《火水未濟》[火水未濟] - 第4章 一戰成名

趙子佩、小仨和管子齊齊走進了玻璃籠內,靜靜的等待體內EVO病毒的全面激活。

突然遠處爆炸響起,火光衝天,卡爾市的居民都被這震天的巨響所驚嚇到,黃小白跑出客廳躍上別墅樓頂,站在塔尖之上遠遠眺望。

微風吹拂過黃小白的臉頰,他的雙耳顫動,瞳孔微縮,焦距和音頻同步拉伸到了爆炸地點,西北角邊境長城,他遠遠的看到長城上被鑽出了一個洞,洞內不間斷的瘋狂湧出無數喪屍,好像在保護着一頭巨型的甲蟲,而爆炸聲便是來自人類和喪屍的戰鬥。

只見洞口已經被人類的城防軍團團圍住,密集的火蛇吞吐,但喪屍好像並沒有攻擊人類,只是一股腦的沖向甲蟲,擋住了射向甲蟲的子彈,掃射不到一會,甲蟲都快被屍體掩埋了。

「報告隊長,據線報,趙子衿逃到巨人城後又折返回來,跑到最近的邊境長城鑽了一個大洞,導致一隻屍甲巨蟲跑了過來,隨即大量喪屍蜂擁而至。」

黃小白聽到有線報,迅速從屋頂飛掠下來,落在了以盧克為首的幾人面前。

「什麼是屍甲巨蟲,我剛在屋頂看到那些喪屍都在保護那隻甲蟲,這是為什麼?」

「你用眼睛看到的?這裡距離長城至少有好幾公里吧,你是幾級變種人?」

「咳咳,還在保密階段。」劉老師輕咳一聲,小聲的一筆帶過。

此時從盧克後方走出來一名帶着眼鏡的中年人,身穿白大褂,扶了扶眼鏡解釋道

「屍甲巨蟲是跟喪屍病毒一同來到地面的,它倆之間存在着互利的共生關係,屍甲巨蟲會在喪屍群內產下一枚卵,屍群為其提供保護,等蟲卵孵化,屍群又會開始承擔起贍養的義務,喪屍尋到的腐肉或者獵物都會剩下一小塊被帶回來,放在小屍甲蟲的身邊供它食用,在小屍甲蟲還沒成熟前這種贍養完全就是無償的,等屍甲蟲成熟後回報就開始了,成熟的屍甲蟲會在屁股尾端長出兩根類似觸角的組織,因為屍群一直圍繞着它,跑來跑去的喪屍一旦碰到觸手,屍甲蟲就會因為刺激分泌出一種特殊的蜜血,有生物學家推測,因為屍甲蟲從小吃腐屍,所以屍氣在體內濃縮聚集,在成年的時候分泌這種特殊的血氣能吸引異性過來,但這種血氣也同樣吸引着喪屍,每每有喪屍吸食了一小口之後就像人類吸了毒品一樣,反應遲鈍,滿臉平靜,興奮卻沒有攻擊性,所以屍甲巨蟲也是被公認對喪屍病毒疫苗的研製有着巨大作用的生物,但可惜人類從未抓到過活的屍甲巨蟲,從剛剛的描述我們也就能知道了,喪屍對這個蜜血的癮頭是有多大,所以喪屍會拼了命去保護屍甲巨蟲,另一方面也不排除可能屍甲巨蟲具有控制喪屍的能力。」

「喪屍不都一直圍着它轉嗎,怎麼突然屍甲巨蟲鑽洞過來後,才有喪屍跟過來保護呢?」黃小白不解的問道。

「那是因為屍甲巨蟲想出來尋找交配對象,平時的屍甲巨蟲活動量極少,基本不會挪動身體,每天被喪屍餵養,你如果在野外發現有一群喪屍經常不挪動位子的,那屍群中間必然有一隻屍甲蟲,那屍甲蟲天天被圍着怎麼去交配呢?有一個機會,那就是屍群吸食它們分泌出來的蜜血後,上癮了,走不動道了,這個時候屍甲蟲才慢慢爬出屍群,用殘餘的血氣用後腳塗抹在光滑的甲殼之上使其增大揮發麵積,母蟲一聞到就會尋着氣味飛過來,因為母蟲也好這口,它自己沒法分泌,所以只能到處尋找公蟲得這麼一口好處,而公蟲趁母蟲毒癮上頭時直接完成交配,交配後的公蟲也很快就會因為盡精而亡,而母蟲心滿意足之後便會尋找屍群產卵,它們一年能有兩胎,每胎只能產一枚卵,所以其實屍甲巨蟲並不常見,不好意思說的有點多了,說到這你們應該都清楚了,闖進城內的那隻屍甲巨蟲想必就是趁喪屍群毒癮上頭之後跑出來的,後面因為喪屍漸漸恢復從而尋找了過來。」

「原來如此。」黃小白和眾人都恍然大悟。

「對了,小白,這位是學校專門研究生物學的郭教授,這次跟着盧克過來也是想親自觀察變種人的異變過程,記錄研究數據。」劉老師向黃小白介紹道。

「郭教授好」

黃小白與郭教授握了握手,郭教授也連連稱讚黃小白身體塑造的堪稱完美,預想跟黃小白約一下時間讓他好好研究一下,黃小白聽聞立刻尷尬的伸回了手,感謝着郭教授的誇獎,但他可不想變成別人手中的實驗對象,郭教授可能感受到他的推脫之意,也並沒有為難,只是閉口不再說話。

「我們不過去幫忙嗎?」黃小白好奇的問道。

盧克隊長搖了搖頭

「城防軍已經在那邊了,我們只是學校的警衛隊,還插不了手,而且他們必然會派遣特種部隊過去,肯定要活抓屍甲巨蟲的。」

突然盧克手裡的無線電發出了呲呲的電流聲,盧克接起。

「報告隊長,他們開始變異了。」

眾人聞言也都紛紛往屋內走去,在進去之前盧克還特意吩咐盯緊城牆那邊的情況。

明月高照,天空的密雲也已然散去,照亮了整片盤古大陸。

趙子衿在一處叢林中緩緩的探出頭,他的身體樣貌早已變成了野獸一般,身高2米,體長2.5米有餘,四肢着地,獸腿鷹爪,蛇尾蠍針,渾身鱗甲,閃耀着黃綠色的青光,好像是孔雀羽毛的顏色一樣,而且在鱗甲之中長出了黃尖白毛,還有數根紫毛,十分漂亮。他的臉還能依稀分辨出趙子衿的模樣,獅頸般的灰色絨毛已經覆蓋住了脖子和遮住了大半張臉,頭上一對稚嫩的小角顯示着此獸還並未成年,一雙貓眼豎瞳在黑暗中放着光,就像來自洪荒時代的上古神獸,令人見之生畏。

趙子衿只是觀望了片刻,身形便已隱沒在了叢林的黑暗之中。

此時玻璃籠內的三人在不停的掙扎,變異的過程是痛苦的,但並非達到無法忍受的地步,趙子佩隱隱咬牙堅持,渾身結出了寒冷的冰晶,瞬間玻璃外就籠罩了一層薄薄的水霧,黃小白輕輕擦拭玻璃上的霧氣,映入眼帘的是一張冰晶玉潔的面龐,美若天仙。

小仨這邊覺醒了視力和速度,他的瞳孔不斷的在幻化,最終變成了宇宙般的星空,深邃又透着莽荒的氣息,他的雙腿瘋狂的在原地奔跑,速度越來越快直到肉眼無法辨別,似有破音之聲傳出,玻璃也隨之產生了共振。

而反觀管子這邊就安靜多了,可是突然在下一秒,眾人發現管子的身體好像在不斷的變大,皮膚表層形成了一塊塊堅硬的甲盾,看起來十分的敦實,像一堵牆一般,可是暴脹的身體並沒有停下,盧克感覺不好,迅速讓周圍的人退後,就在下一秒,玻璃道道龜裂,bong的一聲,玻璃碎成了無數顆粒散落在了地上,管子還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此時的管子身體足足比剛才大了一倍多,渾身的重甲,讓他看起來像極了一輛裝甲坦克,只是多少顯得笨重了許多。

郭教授在一旁不停的拍着照片,並記錄著三個變種人的數據,他拿起測溫器對着趙子佩按下,滴的一聲溫度顯示在零下50℃,又按了一下,滴的聲響卻讓溫度停在了零下53℃,溫度越來越低,直到零下100℃,才慢慢停止了繼續降溫,而由於玻璃籠內外溫差巨大,即使是高強度的防爆玻璃也經受不住如此溫差,慢慢的產生了一道道裂痕。

眾人有了經驗,也不等盧克下令,齊齊往屋外跑去,只有郭教授還在仔細的觀察,不願離去,劉老師和盧克兩人折返拖拽着郭教授,才把他帶離了現場,黃小白並沒有走遠,他在門口觀望,擔心的看着趙子佩。

而同時小仨的玻璃籠因為產生的共振頻率越來越高,玻璃表面也產生了道道裂紋,就在下一瞬,他們倆的玻璃籠同時炸碎開來,管子只是條件反射的抬手擋住了面龐,打在他身上的玻璃渣就像砸在了鐵皮之上,只是發出了無數聲叮咚叮咚的脆響,就紛紛彈落在地,黃小白轉身躲在了門後,等爆炸結束,慢慢探出頭看了看。

此時小仨正躲在管子的身後,無盡的寒冷向四周輻射,趙子佩還是陷入了自己的意識之中,表情痛苦。

黃小白二話不說飛步上前,頂着極度寒冷一步步靠近趙子佩。他的鱗甲顫動,黃金血液在體內迅速翻湧,慢慢的黃小白體表產生了大量霧氣,溫度也不斷的上升,突然他一把抱住了趙子佩,冰火相交,陰陽融合,霧氣像四周蔓延,兩人像置身於仙境之中,尤其唯美。

突然黃小白輕聲的在她耳邊說道:「子佩,我在,別怕。」

趙子佩在幻境中聽到了黃小白的聲音,就在下一刻她突然睜開了眼睛,冰寒之氣迅速收斂,冰雪消融,她一臉疲憊的看着黃小白。

「小白,我沒事。」

「嗯嗯,沒事就好。」黃小白也隨之恢復了正常,撫摸着趙子佩的頭。

「哎呀,還好我剛才跑的快,要不然就被冰封了。」小仨吐出了一口氣,慶幸的笑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