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給大叔後,我繼承了億萬資產》[嫁給大叔後,我繼承了億萬資產] - 第4章 東窗事發

安然在休養了兩天後,基本上恢復了之前的身體狀況,她這兩天幾乎天天都窩在院子里的藤椅上,要麼看書,要麼發獃,連話都很少說。

安然在家裡獃著有些煩悶,就問她爸能不能出去轉轉,安一岷見她這兩天還算規矩,就答應了。

而一旁的安衡眼見小妹離開了之後,這才走到他爸身邊,「爸,要不,我們回江市吧。」

安一岷一聽這話茬就覺得不對,「什麼?」

「爸,我記得之前爺……」安衡的話突然戛然而止,只因為他爸正一臉嚴肅的盯着他。

安一岷盯著兒子,眼底神情複雜,他從未提過自己的來處,照理說兒子絕對不會知道他來自江市。

但他後知後覺的發現,兒子用了回這個字,回江市這個回字,足以看出來兒子對他的事情,並不是一無所知。

然而他二十多年沒和那邊接觸,那兒子又是怎麼知道的?

安一岷想到有一種可能,眼底閃過一絲幾不可查的冷意,「他們,來找過你了?」

安衡不安的抿了抿唇,沒吭聲。

安一岷一見他這反應,心中就有了計較。

「什麼時候?」安一岷又問。

安衡下意識的避開他爸突然凌厲的視線,有些不安的避開那灼人的目光,「就,就上次你受傷,在醫院的時候。」

安一岷聞言深深的看了兒子一眼,「為什麼瞞着我?」

安衡有些不安,他沒想到他隨口一提,他爸竟然有這樣大的反應,「爸……」

安一岷問,「他們讓你來當說客的?」

「不,不是。」

安衡看着他爸眼底的失望,當下心中一急,「我當時不知道他們是誰,後來……」

安一岷見兒子面帶急切的解釋,這才意思到也許事情並非他猜想的那樣,他放緩了語調,「你慢慢說。」

安衡這才緩緩道來,「當時你還在重症監護室,正當我一團亂時,他們出現了,不僅給墊付了醫療費,還給了一張卡,當時我沒要,因為不曉得他們是誰,看我不收他才坦白身份。」

「後來家裡的錢不夠付醫院後續費用,我就用了那張卡里的錢。但之後我都一分不少的還回去了 。」

安一岷聽完眉頭皺的更緊了,「還回去?你們事後還見過面?」

「爸,我雖然不知道你們到底有過什麼不愉快,但……」

「你別管這些事。」

安衡閉了嘴。

在他的記憶中,從來沒見過他爸這邊的任何一個親戚,直到他爸出事的那一年,當時醫院來了幾個人,那些人一看氣質穿着,顯然就不是一般的人家。

後來對方主動坦白身份,他才知道原來他們就是他爸從未提起過的家人,而他爸原來是有親戚的。

他當時就問過,既然他們是親戚為,為什麼多年來他卻一次也沒見過他們?

對方陷入了沉默,他也不好再問。

而此事,他對他爸一直守口如瓶。

同時,自從上了大學就開始勤工儉學,一點一點往那張卡里存錢,幾年過去了,他最終存夠了錢,於是,親自將那張卡和一些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