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給大叔後,我繼承了億萬資產》[嫁給大叔後,我繼承了億萬資產] - 第6章 躲過一劫

晚飯後,安衡敲了敲他爸的門,「爸,睡了嗎?」

屋內沉寂了片刻才傳出聲來,「沒有。」

「爸,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談談。」

「進來吧。」

雖然他們身處鄉下,但從小他爸就教育他們兄妹,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空間,進別人房間必須先敲門,徵求同意了才能進,更不許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往裡沖。

屋內的燈光略微有些暗,看樣子是他爸特意關大燈,只留下一盞泛黃的小燈。

屋子雖不大,但卻異常乾淨簡約,白牆上只有一個全家福相框和兩盞小燈。

一個一米八的大床佔了整個屋子的一大半,用他爸的話來說,人的一生,一大半時間都是在床上度過的,所以一定要一張又大又舒服的床。

屋內各色傢具都是他爸親手打磨雕刻,整個屋子除了一張大床一方衣櫃,一套書桌椅子外,基本再無其他。

安一岷側靠在床頭,眼見兒子緩緩走了進來,他才坐直了身體,「怎麼了?」

安衡拉過書桌前的紅木椅,在他床前坐下,「小妹想要去鎮上自己租房住。」

安一岷太了解自己的兒女,沒有細問,他只點了點頭。

「爸,你怎麼看?」

安一岷想了想才說,「下晚自習太晚了,丫頭一個人住我不放心,這幾個月,我搬去陪她吧。」

安衡幾乎沒費什麼力,就讓他爸答應了這件事情,畢竟他爸考慮的更為周到。

「另外,小妹說想去江市讀大學。」

安一岷倒是不驚訝,畢竟她姑娘成績一直不錯,江市是大城市,小地方的孩子憧憬大城市也無可厚非。

只是他弄不清安衡問這話是什麼意思,據他所知,安衡一樣也想去也江市讀書發展,「你不也一直想去江市念研究生,一起去吧。」

安衡見他爸沒有表示反駁的意思,繼續說:「小妹和我的意思是,我們三一起去。」

「我之所以贊同,是因為你一個人在這裡我們不放心。在同一個地方,我們都還能互相照應,這要是離得遠了,鞭長莫及。你要是有點事情,我們來回跑都來不及。」

安一岷沉默良久後,才看向兒子, 「行吧,租房的事情你去辦,另外你們現在最重要的是好好備考,丫頭還有不到四個月就考試了,你考研也不到半年了,都要好好準備。」

「若是你們都考上了江市的大學,爸會跟你們一起的。」

安衡神情一喜,「真的嗎?爸。」

安一岷點頭,「但我有言在先,你們兄妹倆不可以和他們扯上半絲關係,你妹妹不知道這內情,但你心裏要有數。」

「爸,我知道了。」

「爸,我能問問你為什麼和那邊斷絕往來?」

安一岷看了一眼兒子,半響沒說話,因為有些話他是真的說不出口,一個是他愛的人,一個是生他養他的人。

他無論選擇誰都是錯,雖然糾結為難,但他並沒有絕望。

但自那事之後,他幾乎天天都在絕望中度過,甚至覺得活着沒什麼意思。

他不敢相信,一手養他養大,培養他承認的親媽,會做出那麼狠毒的事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