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萬里不如你》[江山萬里不如你] - 第2章(2)

可這權宜之計成了事實,倉若鈺懷孕了。
而她被打入冷宮,從此孤燈相伴。
這一夜的夢,反反覆復,夢境越來越有血有肉。
到了下半夜,她便清醒了,坐起身打開隨身攜帶的電腦上網查周公解夢。
然而網上沒有任何信息能解釋她這樣一個完整的,帶着故事性的夢意味着什麼。
熬了大半夜,直到清晨聽到寺廟敲鐘的聲響,她才起來,去拜見無玄大師。
無玄大師見她疲憊不堪的樣子,搖了搖頭。
帶着她盤腿坐在蒲團上誦讀經文。
裊裊沉香,無玄大師平穩無波的聲音由遠而近,由近而遠的似隔空傳來。
她心神恍惚,似乎聽到母親的聲音,在她極小的時候對她說。
「你不要讓任何人知道你的能力,否則會被人當成怪物來看。」
咚……咚……咚……
無玄大師停止了誦經,而是敲了三下木魚,劉玥才從那陣恍惚之中清醒過來。
「你母親早已永登極樂世界,反而是你,心魔難除。」
「心魔?」
她反問。
「施主,你前緣未了,善有人苦苦惦記,這一世才會諸多煩憂,放下,方得始終。」
「我該如何做?」
「從哪裡來,該由哪裡去。」
無玄大師雙目清明,看着她,彷彿在看着遙遠的過去。
「我從哪裡來?」
「七七四十九天之後自有定數。」
無玄大師不再說話,而是目送她離開。
周成明偶爾會給她打越洋電話,語氣里早已忘記之前的不愉快,電話內容都是聽他絮絮叨叨在國外的所見所聞,分享大事小事。
劉玥不吱聲,也不掛斷。
如果有事忙,便會開了免提,任他自言自語,而自己忙自己的事。
他倆都沒有朋友,親人也都已經不在世,所以感情雖談不上熱絡,但彼此心中以兄妹相稱。
「劉玥,我想定下來,不想再漂泊了。」
周成明忽然感傷。
而劉玥正在翻着一本地藏經,正看到萬法皆是因緣所生,即是因,也是果。
如果超度眾身,脫離六道輪迴。
腦子裡便想起了無玄大師說的,由哪裡來,回哪裡去。
所以心不在焉的聽着周成明的話。
「劉玥,你在聽嗎?」
「嗯。」
「我說我想定下來了,找個好女孩結婚生子,再也不飄泊。」
「你早該這麼想,師父也不會被你氣死。」
劉玥脫口而出。
周成明確愣在電話那頭,沉默不語。
「我掛了。」
「再見。」
劉玥掛了免提,繼續看地藏經。
窗外的天,烏雲密布,似要下大雨。
索性躺回床上補眠,昨夜被夢境干擾,便未睡好。
外面風雨大作,窗戶被風吹的哐當作響。
她竟然又做夢了,越來越清晰的夢,甚至能體會到夢中的痛楚。
夢裡,下着傾盆大雨,電閃雷鳴之下,整個木製的窗戶像被雷電劈成兩半,屋內也隨着閃電,被照的蒼白。
她躺在一張冰涼的床上,肚子絞痛,豆大的汗珠從她的額頭上一粒一粒的冒出來。
旁邊站着一個老婦,哭着對她說。
「六姑娘,你再忍忍,大夫馬上就到。」
她已經痛的精神恍惚,但是她清楚的知道,大夫不會來的,大夫不會來這無人問津的六池宮。
隨着一陣一陣的劇痛,她的身體有溫熱的液體流出。
是血,染紅了整個床單。
一旁的老婦驚懼的喊道。
「六姑娘,你撐着啊。」
老婦已驚慌失措,哭的不能自己。
「你別哭,去叫三王爺寅肅來。」
她算平靜。
「好,好,我馬上去,我馬上去。」
老婦踉蹌着,連傘也未撐,便赤腳跑了出去。
風停了,雨也停了,她面如死灰躺在床上。
許久之後,老婦才回來。
如她所料,一個人回來的,噗通一聲跪在她的床前。
「三王爺不肯來,他說六池宮裡人的死活,他不管。」
「六姑娘,對不起。」
老婦跪在床前哭聲凄厲,比她這個流了產的女人還凄厲。
「他在哪裡?」
「在鈺妃的房內。」
一瞬間,她的臉成了死灰色。
血已不再流了,她掙扎着爬了起來,不顧老婦的拉扯。
一個人走出了這座冷冰冰的六池宮,目光茫然,力氣已被抽空。
此生,再無可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