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鬼千金:被迫和忠犬綁定》[見鬼千金:被迫和忠犬綁定] - 第005章 混入葬禮

程池房間的基本構造和白心蕊住的客房基本一樣,只是他的生活氣息更濃重一些。

多了一張寬大的配套褐色桌椅,飄窗上是茂盛的紫色樹莓和玫瑰小種,進門開燈的左手邊還懸掛着半人大小的巨幅螞蟻王國,螞蟻在容器內挖隧道造窩,井然有序,不亦樂乎。

然而這一切的生機,都在他蒼白的面色下黯然失色。

忍着水臭味兒走進,白心蕊用手去探程池的臉頰。

好燙!

程母在門邊擔憂,沒有絲毫聞見異臭的不適。診所醫生給的診斷是無異常,正常情況的發熱,醫生不可能發現不了。

白心蕊心中有了計較,這事去醫院大概也解決不了,甚至還會浪費時間,鬼知道水鬼是安的什麼心。於是一道添油加醋的跟程母說了說了這水邊昏迷的多種中邪說法。

「可是咱們總不能信鬼神,不信醫生啊!」

「阿姨,醫生是不是說了程池體征正常。」

程母疑惑,「是說了,可是……」

白心蕊搶答,「可是他到現在還沒醒。」

程母不說話了。

「我不是說非讓您信這個,只是現在咱們也沒別的法子了。程池的狀態奇怪,咱們真能安心等到明天嗎?」

白心蕊把程母冰涼的手包全握在手中傳遞一些熱意。

「試一試,總比坐以待斃強。您說呢?」說罷她轉頭看向身後的郝佳恩和趙倦,「我們這麼多人在呢,看不出什麼名堂咱們馬上喊停!」

她言辭誠懇,程母有些動搖。程池從小就體諒大人,懂事起就幾乎沒生過病,忽然見着孩子在蒼白的一張臉,老母親心裏那叫不是一個滋味。

「那咱們試一試?」程母猶豫地望向郝佳恩和趙倦。

白心蕊自知才和他們相識一日說的已經夠多,此時雖然着急卻也只能耐心等他們的反饋。

趙倦心大,直接問道:「試倒是可以,問題是哪裡去找能看鬼神的人?」

郝佳恩應道:「是啊,我倒是可以拜託父母親戚那邊打聽一下,可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問到的。」

白心蕊看向窗外,冬日的枝椏光禿,正好讓人給綁上了燈籠,黑夜裡一片火紅的星星點點,忽然靈光一閃。

……

嬌小的女性操縱着比自己高大許多的電瓶車,後面還載着一個比她大隻的白心蕊。

小路崎嶇,坑坑窪窪也沒能打亂她的平衡感,一路風馳電掣走坎過水的,彈起來屁股都得蹦得離開坐墊。

白心蕊由衷的想要讚美郝佳恩,緊抱着她腰部的手又緊了緊。

白心蕊,「你好強!」

郝佳恩微微臉紅,「基本操作哈。」

停好車後,郝佳恩看向眼前的院壩,基本整個院子都支起了墨綠色的雨棚,似乎是為了預防這個時節的夜雨。震耳欲聾的往生曲目來回播放,花圈靠滿了院牆。

郝佳恩猶豫,「我們真的要去嗎?我們都不認識人家,而且這是人家家的葬禮啊……」

白心蕊整理了一下剛被冷風吹得凌亂的儀容,「不上也得上啊。」

看着郝佳恩為難的樣子,白心蕊不忍為難萌妹,畢竟是自己出的餿主意。冬日裏白事多,外出做法事的先生也多,只能是賭一把。

白心蕊,「你在這等我吧。」

聞言郝佳恩眼睛一亮,「真的嗎?」

「真的,要是我被人揍的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