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碎虛空》[劍碎虛空] - 第七章 一戰成名

「呸!」程華平狠狠的淬了一口,咆哮一聲,好像發狂的野獸似地,再度向南宮煌衝擊過去。

吸取前幾次交手的教訓,南宮煌不敢再冒然被兩人纏上,於是看到程華平來襲,立即全力奔跑繞着戰台遊走,盡量和兩人拉開距離,與他們打起了消耗戰。

「比身法是吧?看你小子能支撐多久!」程華平猛一咬牙,立即施展初級身法踏雪無痕步法追逐上去,武昌盛毫不示弱,也施展初級身法從另一個方向打算堵劫住南宮煌。

「哼!」看到兩人上鉤,南宮煌暗自好笑,他這根本不是什麼身法,而是單憑體能在奔跑,雖然很消耗氣力,但相對於程華平和武昌盛兩人消耗內勁來說,他卻要佔據很大優勢。

因為戰場乃是圓形,又沒有任何牆壁之類的阻隔,即使兩人全力施展身法,但想要追到南宮煌並對他下手也不是那麼容易,幾次三番都被南宮煌成功逃脫,偶爾攻擊到南宮煌,以南宮煌那恐怖的抗擊打能力也根本對他造成不了任何傷害,反倒是累得那兩人氣喘吁吁、內勁消耗極大。

可再看南宮煌臉不紅、氣不喘,依舊遊刃有餘的遊走在戰台之上,乍一看那戰台似乎都是南宮煌的殘影似地,在那泛黃的燈光照耀之下顯得格外耀眼。

「聚氣六層的修者竟有這麼精純充盈的內勁以及如此強大的抗擊打體魄,他究竟是怎麼修鍊的?」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周文斌等人看到南宮煌被程華平兩人追逐了足有十多分鐘,以這樣的速度來計算少說也跑了三四十里地,但南宮煌依舊好像沒事人一樣,可程華平兩人卻累的滿頭大汗、老臉泛白,這顯然說明程華平兩人內勁的消耗極大,而南宮煌卻沒怎麼消耗內勁。

然而整個過程中南宮煌沒有吞服一顆靈丹恢復內勁,這在外人看來以為南宮煌的內勁精純度高的嚇人,其實他們都不知道,南宮煌之所以戰鬥了這麼久還能保持這種極佳狀態,都是因為鐵片靈力對其身體的改造和淬鍊,想想一個能扛着abc 多斤重的物體急速奔走一個小時的恐怖人物,面對這樣的奔跑當然輕鬆自在。

「等等!」就在所有人以為南宮煌即將要反擊之時,他突然停了下來揮手叫道。

「呼,呼……」

「哈哈,你小子終於跑不動了吧?」

「知道再這樣下去沒意思,想主動認輸了是吧?」

「算你小子識相!」

程華平和武昌盛聞言頓時一喜,你一言我一語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但是讓所有人都震驚的是,南宮煌面對兩人諷刺的話語不屑的笑了笑,接着扯開腰間的帶子竟然直接將自己的眼睛蒙了起來。

「啊?」整個場面頓時嘩然,所有人皆是瞠目結舌。

「這小子也太自信了一點吧!」周文斌嘴角抽搐了一下吃驚道。

「來吧!」蒙好眼睛,南宮煌對着兩人招了招手道。

「啊!你小子太目中無人了!」

「簡直自尋死路!」

面對南宮煌如此囂張、鄙夷、釁般的動作,程華平和武昌盛徹底暴怒了,幾乎是不約而同、爭先恐後的向南宮煌衝過去。

「就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