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雀》[家雀] - 第10章 小鹿亂撞

言秋秋頭也不回地往外跑,神情窘迫,引得守在門口的陳方好奇伸頭張望。

她回到住處,臉上剛剛被林訣觸碰到的那一塊地方像是被煮熟了一樣,引得整個臉通紅。「可惡,林訣真是撩而不自知啊,還是說他是故意的,總感覺沒有什麼好事會發生。」 她隨後搖搖頭,清醒了一下,用手捧起清涼的井水潑在臉頰上,清爽了不少,然後好好地把臉清洗一番。

誰能想到,第一天去書房就出了洋相,這也太丟臉了吧。言秋秋不禁打起十二分精神,想着等下一定要好好表現,留下好印象。

於是轉身走出住所,走向藥房的方向,正好可以把林訣每天都要服的葯拿了送去。還是那個葯童,一來一回他們也熟悉了,他見言秋秋來了便把煎好的葯裝在藥盒里遞過來。

她突然想到了什麼,去膳房給月兒打了個招呼,拿了一碟蜜餞。這黑漆漆的葯光是聞着就苦得令人皺眉,配着甜的蜜餞送服,應該會好一點吧。她雖然在現世還是個有着愚蠢且清澈的眼神的大學生,但為人處事這一塊還是把握得住的,作為好的丫鬟,要時刻想公子之所想,憂公子之所憂,正所謂沒那個命卻操那份心。

她殷勤地提着藥盒來到了書房,笑眯眯的看着公子,把葯碗和蜜餞呈上,「公子,這是今天的葯,我還為您取了一盤蜜餞,葯太苦,配着吃甜一點。」

林訣玩味地眯起眼睛,像觀察獵物的獸:「你是在為我考慮嗎?可是,我不喜歡甜的東西呢,不過你有心了。」 說罷,他盯着言秋秋等待着她的回應。

「還請公子恕罪,為公子考慮是身為奴婢該做的,是奴婢逾越了。」 她小心翼翼地低下頭,不敢與他對視,回答得滴水不漏,心裏實則慌的一批。

「何罪之有呢,你伺候得我……很好呢。以後在我面前,不必自稱奴婢了。」 你是我的藝術品,那惹人憐惜的姿態真是可愛呢,可是不知道被剝皮的時候是什麼神情呢,會用你那濕漉漉的眼睛盯着我嗎?抑或是會反抗呢?不必擔心,我會好好對待你的。

「請查收,攻略對象好感度增加5。」許久沒聽到的機械聲像是天籟,言秋秋在心裏舒了一口氣,還好沒踩到變態捉摸不透的雷區。

「是,謝公子。」 說罷,她站在一側,繼續為他磨墨。

他拿起白瓷碗,勺子碰到碗沿,發出清脆的聲音。一勺接一勺,不緊不慢的把葯喝了下去,絲毫面不改色。

是了,不愧是變態,連喝葯都那麼優雅,與我等常人就是不一樣。言秋秋想起她之前調理身體時也喝了一段時間中藥,每次喝葯前都會給自己做好久的內心工作,然後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仰頭把葯灌下去,過後狂喝水狂吃糖把久久縈繞在舌尖而不散的苦味壓下去。

她正在心裏想着,表面呈放空狀。突然修長的手推着一小疊蜜餞到她面前,這雙手真好看啊,蒼白清瘦且骨節分明。誒!!不對,言秋秋一抬頭,林訣正笑着看她,可笑意並沒有達到他的眼底。

此時外面的陽光從窗欞照進來,給陰鬱的少年姣好的容貌上鍍上一層柔光。但這樣的場景太矛盾了,林訣此時神性與魔性共存,明明此刻自己站着,他坐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