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花魁》[極品花魁] - 第4章 納蘭信德提親

花媽媽聽完如煙的話別提有多高興了,女人,尤其是青樓的女子,誰還不想傍上個富家公子什麼的給自己贖了身,娶回家去,從此清清白白的做人,這如煙果然也是這樣的。想到這花媽媽忍不住笑道:「好好好,都聽你安排。」

花媽媽做老鴇這麼多年了,自然是懂得權衡利弊的。如今如煙鬆口肯見客自然是歡喜的,沒準心裏早就想嫁入納蘭府。這納蘭府可是百年大家族,祖上世代那都是侍奉皇帝的,如今當政的納蘭司徒更是一身榮功被任命為領侍衛內大臣。

納蘭大人雖年過半百,但膝下只有兩子,分別是正房所生長子納蘭信德,以及二姨娘所生次子納蘭容若。

大公子生得一臉英氣,寬堂濃眉,喜好舞刀弄槍,長年累月下來也就練成了如今健壯的身軀。

中國素來就有「皇帝愛長子,百姓喜幺兒」這句話,不知是納蘭信德和納蘭大人同樣武將出身,脾氣一樣臭,還是愛屋及烏的作用,這納蘭大人就喜歡自己家的小兒子納蘭容若。

這納蘭容若生得英俊。一臉的詩書才氣,跟自己的二夫人一樣聰慧過人。周歲抓鬮時捏着毛筆不放,納蘭大人便請了當朝的太師做他的老師,這二公子也爭氣,在皇帝60歲大壽時還只是一個四歲的娃娃,卻寫的一手賀壽詩讓皇帝都讚不絕口。

花媽媽滿臉歡喜的答應着退出了房門,頭上插的牡丹花也隨着身子的笑顫越發生姿。

花媽媽走後我直接來到桌前清點着我的金元寶。雖說我是穿越過來的,現在的黃金也不知道以後能不能帶回去,但哪有人不愛財?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個道理在哪裡都是行得通的。不行,財不外漏,我要找個地方先藏起來。(題外話:我要知道花媽媽收了一百萬黃金說啥我也不會覺得自己有一百兩就是個暴發戶。花媽媽,你個殺千刀的給我這麼少)

藏好了金元寶我開始收拾打扮了,畢竟晚上可是要見納蘭公子的,也不知道這人長什麼樣,不過來逛青樓的估計也不是什麼好鳥。

我換上了一套西域舞娘的裝扮,這套衣服還是找花媽媽花重金買的,這個朝代交通沒那麼方便,服飾也沒流通,想買套異域風情的服裝都不容易,忍不住懷念我們那個可以網購的世代。好在也算是買到了。

男人嘛逛青樓無非就是為了找樂子,我可是本着賣藝不賣身的想法,當然,如果對方讓我滿意我會自己動手,畢竟我可是新世紀的大好女性。這些中原男子也是很少見到外面的事物的,如今我也不會吟詩不會作賦,索性發揮特長來個異域舞娘。

我正躺在軟塌上吃着水果,腳還不規矩的放到了香案上晃動着,門「吱吖」一聲打開了,嚇得我直接一個激靈坐了起來。

進來的正是納蘭信德,他看着眼前這個叫牡丹的姑娘也是嚇了一跳,這穿的是什麼?下身長褲套裙子的穿搭就不說了,這身上的是什麼?又是露胸又是露肚子的,就是拿自己小時候的肚兜來恐怕遮的也比這多。頭上的紗巾是什麼玩意?臉上還掛着珠寶的遮面,身上也全是珠寶點綴,這女人怕是把所有珠寶都穿戴在了身上吧。可又不得不說,這樣看着她好美,好有韻味。

我也抬頭看上進來的男子,一身黑衣,體格健碩,濃眉下一雙桃花眼炯炯有神,腰間掛着一塊關公漢白玉,旁邊還配了一個墨綠色的香包。我腦中突然蹦出那句「風陵渡口初相遇,一見楊過誤終身」,這納蘭公子與古天樂演的楊過相比起來怕也不遑多讓。

納蘭信德走進屋直接坐在了桌子旁,伸手拿起桌上的茶杯就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絲毫不敢看如煙的臉。

我看着眼前的男子,一屁股坐到了他對面,伸手去拿他手旁的茶杯。

納蘭信德心中一驚,這女人要幹嘛?雖說自己早已成年,但早年因為不得父親寵愛一直在邊關鎮守,這些年父親年歲漸高身體漸漸不行,怕有個什麼閃失,自己才被調回京城盡孝。男女間的這些事雖說他懂,但到底沒怎麼接觸女性,這青樓的女子果真輕浮,一來就要往自己懷裡撲嗎?

我拿過茶杯,看着面前男子拘謹的模樣,這臉怎麼還紅了?這男子怎麼看也有二十七八吧,逛青樓還能臉紅,我在心裏暗暗思量着要不要逗逗他。

納蘭信德見女子只是伸手拿茶杯不由得尷尬到臉紅,他這都是什麼思想?到底這青樓還是不該來,自己也是氣不過花了上萬金,想着來看看這牡丹姑娘到底是一位什麼樣的女子能吸引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結果把自己害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納蘭公子,不如我給你跳支舞吧。」我先開口打破這股寧靜。

納蘭信德又喝了一口茶微微點頭應道:「好。」

我嘴角露出不經意的笑,這納蘭信德果然跟我想的沒錯,不出意外還是個純情小處男。我忍不住想逗逗他。

我起身站到了納蘭信德面前開始跳了起來。旋轉,扭腰,抖胯……身上的銀鈴隨着我身體的扭動碰撞發出聲響,我以納蘭信德為圓心繞着他舞動着身體。

納蘭信德臉越發紅了,這女人在玩火嗎?一會用手撫摸自己的身體,一會把臉貼到自己的臉旁,更要命的是她居然大膽的坐到自己懷裡,還一個勁的搔首弄姿。天,他是個男人,堂堂七尺熱血男兒。鬼知道他忍得有多辛苦,只一個勁的拚命喝茶,滿滿一壺茶被自己都喝見底了。

看着納蘭信德這個樣子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