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桃花運12149》[極品桃花運12149] - 第7章 我要保護你

陸晨坐在這個陌生城市的一間茶餐廳里,總覺得還是不大安全,逃得不夠遠。看看周圍的人,他都有點毛骨悚然,總覺得會有人撲上來,立刻把自己給扭住綁起來似的。沒準,這直接一個大麻袋就套過來呢!

琢磨了半個鐘頭後,他決定還要再逃!

要逃得更遠!

這才逃出了abc 四百公里,起碼還得再逃一兩千公里。

他打開手機百度,看着地圖琢磨了一會兒,選中了一千五百公里外的福海省雲舟市,這才略微鬆了一口氣,直嘆人生不易,不如意事居然有十之七九那麼多!

他拉開旅行袋,看看裡邊僅存的一疊百元大鈔,臉上露出一絲凄然。靠,就在一個月前,這一點錢,還不夠他呼朋喚友去酒吧喝一晚的。

他忍不住破口低聲罵:

「特么!萬茜,你那麼折辱老子,把老子害得那麼慘,連銀行卡都不敢用,只能用現金。遲早有一天,我會……呃不,沒有這一天,我們一輩子別再見。」

此話說得斬釘截鐵,絕對沒有鬆脫的地方。說著,他眼前好像晃過了那兩個不堪回首的日子。那天上午,他還在嘉應市最高級的酒店裡的最豪華的套房裡,摟着一千嬌百媚的小明星睡覺覺。忽然,房門猛地就被踹開了!

砰!

那豈止是踹開,整扇門都飛了進來,狠狠地撞在門對面的牆壁上,把牆紙都震裂了。天花板上的吊燈都一陣劇烈搖晃!

而踹飛這扇門的,不是一個孔武有力的大漢,而是一個亭亭玉立、冷艷非常的女漢紙。她大步走了過來,猛地掀開被子,露出兩個光脫脫的人身子。

小明星在尖叫,被女漢紙一巴掌就抽暈了過去。

而陸晨呢,那一頭秀髮就被女漢紙拽住了,硬生生地拖了出去。外邊的客廳里,已經站了七八個面目或陰森或難堪的男男女女。

陸晨驚恐萬狀地捂着雙腿之間,乾澀地喊着:「爸!媽,我……」

他的話被女漢紙冰冷的聲音打斷了:「這就是你們的兒子,在跟我結婚的前一天,還和別的女人鬼混!說老實話,我非常厭惡他,但和他成親是我們兩個家族很多年前訂下的,也關係到我們家族的臉面,我會跟他結婚!但是,如果他跟我結婚後還在外邊鬼混,我絕對不會饒恕他!除非他打得過我,否則……」

說著,她猛地抬起腳,就往陸晨的褲襠處狠踏過去。

在所有人的驚叫聲中,陸晨歇斯底里地喊:「萬茜,你敢……」

穿過陸晨的指縫那高跟鞋的鞋跟,鞋跟尖端正好頂在了他顫慄的小弟上,頓住了。

「慫貨!」萬茜毫不留情地訓斥。

當時,陸晨恨不得立刻死過去算了。所以,當天晚上他就打了包袱逃跑了。

這個萬茜,跟他都是嘉應市兩個武道家族的繼承人。兩個家族的前身既是以前所謂的武林世家,也是現在的商業巨鱷。兩家聯姻屬於必須的傳統,是家族興衰不息的強有力保證。但是,兩人的發展卻截然不同。

萬茜非常自強,不單單將祖傳的各項武道絕藝練得爐火純青,還把家族企業打理得井井有條,蒸蒸日上。而陸晨呢,功夫馬馬虎虎,也不會做生意,典型的一花天酒地富二代。

在這種情況下,陸晨決定逃婚,不逃就是死路一條啊!

雖然萬茜表態,如果能打得過她,她就任陸晨為所欲為。

問題是,陸晨只有被她打死的份!

想起這些慘烈的往事,陸晨不禁搖頭嘆息。他深知,這一逃,先別說自己家族,萬茜肯定會派出大量人手去逮他回去的。

要是被抓回去了,下場可想而知!陸晨想想都蛋疼無比。

就在陸晨感慨人生的時候,茶餐廳進來一個女孩子。她很漂亮,嫩白得接近透明的肌膚配着眉目如畫的臉蛋,讓人我見尤憐。

而且,她居然穿着薄薄的白色弔帶睡裙,那睡裙還真短,領口大敞,隱隱綽綽地露着兩座玉峰。下邊呢,白花花的大腿都露出了大半。腳下拖着一雙拖鞋,白嫩的腳趾上點綴着紫色帶星星的趾甲油,誘惑力十足。

不過,這個女孩神色凄惶不安,好像正在遭到誰的追殺似的。

她去櫃檯邊叫了一杯草莓汁和一份最簡單也最便宜的茄子飯,從睡衣小口袋裡掏出一小卷鈔票,單張沒超過十元的,小心翼翼地數出了錢給營業員。

然後,女孩捧着這些簡單的吃食,在整個茶餐廳掃視了一會兒,竟然走到陸晨的身邊,低聲問:「先生,我能坐到你裡邊去么?」

在女孩進來的時候,陸晨就發現她了。那楚楚動人的氣質還真讓陸晨欣賞,換成以前,早就上前去搭訕了,但現在正逃亡,只能壓抑着。

但沒想到,她居然主動走了過來。

陸晨看看周圍,空位到處都是,為什麼她就要來我這裡,不是看上了我吧?

他看看女孩那白嫩的肌膚和露出來的一些性感帶,輕咳一聲:「呃,小姐,其實我不是一個隨便的男人……」

「你誤會了!」女孩趕緊說:「我也不隨便,只是……只是因為某些緣故,我想坐在比較隱秘的地方,你這裡比較適合。」

還真是,陸晨為了逃避敵人的追蹤,非常小心,他在茶餐廳選擇的這個位置是最邊角的,前邊有室內花帶掩着,後邊又有柱子擋着。坐在這裡,很不容易被人發現,而他又能全方位看到周圍的情景。

「呃,好吧!」

陸晨老臉一熱,站起身來讓女孩進去坐裡邊的位置,他再坐下。這一坐下,就感受到了女孩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熱力,低頭一看,一截白嫩非常的大腿就在旁邊,不由得陸晨不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

逃亡途中的艷遇,到底要不要呢?

雖然女孩不是來隨便他的,但陸晨深信自己的魅力,就算現在沒錢了,憑着一張臉和一張嘴也能哄得人家隨便起來。

但是,她那樣子完全就是很有事的樣子,又讓陸晨躊躇,千萬不要惹事上身才好。

女孩獃獃地扒了幾口飯,一下子把飲料喝光了,忽然就說話了:「先生,借我手機好么?我就講一個電話,很短的。」

這個可以有,陸晨掏出手機給她。

女孩撥了一個顯然很熟悉的號碼,但對方顯然關機了,自動轉為留言功能。那個女孩就低聲說開了:「阿雅,我是上官婉。我從陳韜那裡逃出來了,正想辦法離開。他在這裡有些勢力,我擔心會被他抓回去。真要被他抓住,我準備了刀子,會扎進自己脖子……」

陸晨聽得驚心動魄。靠,這是演哪出?

「不管怎麼說,我不會讓他得逞。雖然我曾經愛過他,也被他拐到這裡來了,但我絕對不會把身子給他的!他休想得到我身體里的七生花,休想稱霸這個世界!」

身體里的七生花?稱霸世界?話說,這是在拍電影嗎?

陸晨越聽越奇怪,雖然他出身的武道世家,也算是現代社會的奇異存在了,但聽着這個叫上官婉的一席話,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

「阿雅,我這是借別人電話打的,你不用回了。如果我能逃出來,我還會找你,如果逃不出來,麻煩你好好照顧我媽媽,對她說,我對不起她!謝謝你……」

上官婉終於說完了,臉上都是淚,連手機上都是淚。她細心地用餐巾紙擦乾手機上的淚水,還給陸晨,低聲說:「謝謝你。」

「不用謝。」陸晨接過了手機。看着上官婉那梨花帶雨的臉蛋,再就有一種心疼的感覺。真真同是天涯淪落人啊,自己在逃女人,她在逃男人。

不過,那七生花聽起來很強大的樣子,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陸晨很好奇,但沒問,他默默吃飯。想來想去,雖然自己有憐香惜玉之心,但現在都自身難保,加上那個叫陳韜的貌似有些勢力啊,就不要惹事了。

接着,他聽見上官婉打了兩個噴嚏,扭頭一看,她那雪白的肌膚都泛着淡青了,顯然有點挨凍了。他嘆了一口氣,從行李袋裡翻出一件襯衫,打開來就給她披上了。

「沒事,都會過去的,自己注意健康和安全。」陸晨淡淡地說了一句。

上官婉臉上露出感激的神情,她穿好了陸晨給的襯衣,系好扣子,感覺好受一點了。她扭頭看看陸晨的側影,咬咬牙,輕聲說:「我想要兩百元買車票,可是……沒有錢。」

陸晨二話不說,就從兜里掏出五百元,從桌面上推到她面前,說:「有多的錢,路上買點什麼吃的吧。」

上官婉收了錢,哽咽着說:「你真是好人。」

我是好人?我是好人就不會老盯着你的大腿看啦!問題就在於我喜歡給錢給美女花,換在以前,像你這種美女,別說五百,第一步給你五萬花,第二步看你表現。

陸晨想着,禁不住又在上官婉那雙還敞露着的雪白**大腿上盯了幾眼。上邊還浮着幾根細細的青筋呢,看上去很優美,摸摸肯定很舒服。他壓抑住綺念,說:「同是天涯淪落人,既然有緣相見,當然要幫一幫。」

「啊?你也是逃避別人的追捕?」上官婉一陣驚訝。

陸晨點點頭,三言兩句說了自己的情況。他當然不可能說得那些詳細,只說自己要被逼着娶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兇悍女人,然後不得不跑路。

上官婉感慨:「你也挺可憐的,不過你現在逃出這麼遠,應該安全了。我呢,我要逃的那個人,就在這裡,正在四處追捕我,各個車站肯定有他派的人手。而你,你要是被抓住了,最多就多了一個不喜歡的老婆,我就只能死了。」

說著,顯得更可憐了。

陸晨琢磨着,覺得自己還可以進一步幫幫這個女孩。於是,他默默地從行李箱里拿出了一條長裙,還有假髮、帽子和一雙鞋子。這些可都是他避人耳目的家當,靠着這些玩意兒,他才幾次從敵人眼皮子底下逃脫。

把這些東西給了上官婉,低聲交代了一會兒,就讓她眼睛大亮:「真的行?」

陸晨點點頭:「試試嘛!」

上官婉就捧着這些東西,鬼鬼祟祟地進了洗手間。十幾分鐘之後,她出來了,走回到陸晨身邊。

她就像變了人,變成一個披着淡黃色長發、還戴着一頂大大遮陽帽的嬌艷女郎。

這得認真看,才能看出是剛才那個穿睡裙的女孩。

陸晨表示滿意,這女孩子的領悟力不錯,照着自己的指點,能夠用這些東西遮掩住自己的特點。不過,上官婉接下來的一句話讓他差點吐血:「先生,你確定你要是男扮女裝的話不會更引人注目?你長得很英俊,男扮女裝,肯定也是一個大美女。」

呃,這是讚美嗎?

「總之,你好自為之了,我也只能幫到這了,祝你好運。」

陸晨站了起來,走了出去。沿着大街往前走,此時天色已暗,華燈初上。他決定今晚就住在這座城市了,找間隱蔽點的旅館。雖然身上無數不多的錢又沒掉了五百塊,還沒了一套行頭,但陸晨倒是不在意了。

這幫人還是挺快樂的,特別是幫一個美女。

想着,忽然聽到後邊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一下子就走到他背後了。陸晨頓時警覺,是追兵?他猛地把身子往旁邊一閃,然後一扭,朝後伸手一抓!

雖然打不過萬茜,但陸晨怎麼說也是武道世家子弟,幾招拳腳還是會的。

只聽嬌呼一聲,一個柔軟而又富有彈性的身子跌入了他懷裡,而陸晨的手,正掐在了她細膩的脖子上。

陸晨嚇了一跳,趕緊鬆手,然後問道:「你怎麼跟來了?」

對方正是上官婉。

她含着淚花,揉着脖子,怯生生地說:「先生,我也不知道去哪裡,我想……我想跟着你一起逃,彼此也有個照應,好么?」

陸晨乾脆利落地拒絕了:「不行,我剛才已經說了,我只能幫到這。我也在逃難,不想多事,加上那個追捕你的人不有些勢力么?恕我無能為力!」

說著,他扭身就走。邊走,邊傾聽後邊的動靜。後邊,上官婉沒跟來。陸晨鬆了一口氣,卻又覺得不安。特么,我這好像有點不是人啊!我還是以前的我么?以前,我不是特別愛英雄救美,然後等着美女以身相許的么?

不過,陸晨又安慰自己,今非昔比,我現在是虎落平陽啊,我沒辦法。

走出了上百米,陸晨還是忍不住扭頭看了,一看就頭大了。

只見上官婉靠着一根電線杆蹲下,側着身子用雙手抱着電線杆,腦袋一側也頂到那裡去了,她渾身都在顫抖,顯然哭得挺厲害的。

天色都暗了,昏黃的路燈打在她身上,顯得她特別蕭瑟和無助。

陸晨雖然是花花公子,但從來都不缺乏一定的愛心,特別是對美女。他咬咬牙,大步走了回去,站在上官婉的身邊,沒好氣地說:「你不是說有人追捕你嗎?你在街邊哭成這樣,目標非常明顯,一下子就被發現了。」

上官婉泣不成聲:「我……我怕,我好怕……」

「行了行了,唉!當我上輩子欠你的,起來!我帶你離開。」陸晨說。

可是,上官婉大概是受的驚嚇太大,又太累了,站是站起來了,卻東倒西歪站不穩,別說走了。陸晨無奈,不管三七二十一,將她背了起來。

背着上官婉向前走,感受着她那熱淚一滴滴地落在自己脖頸上,陸晨的感受也算是有些奇妙。以前不是沒這麼背過美女,都是玩兒,哪像現在,是為了救人。

「謝謝你,先生……你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

「別拍馬屁,有種就對我以身相許!」

「啊?你……你……」

「開玩笑了,那麼怕幹嘛!」

「嗯,我就知道你開玩笑,先生……你叫什麼名字啊?」

「陸晨!」

……

陸晨背着上官婉,找到了一間乾淨而隱蔽的旅館。他本來還想要一間房的,但想想,不能好事做着做着就變成做壞事了,有損難得出現一次的形象。

所以,還是要了兩間房。

呆在自己的房間里,陸晨考慮着應該怎麼辦,難道就真帶着這個上官婉一起去逃命?看來也只能這樣了,把她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然後各走各路就行了。

當然了,如果安全的話,也不在乎能有一些快樂的事發生。

不過,這個上官婉的身份很神秘啊!

陸晨一直在琢磨她那七生花是什麼玩意兒,為毛那個陳韜得到了她的身子,就會得到七生花,就能夠稱霸世界?

一般人估摸着會當笑話來聽,但陸晨出身武道世家,打小知道古往今來許多奇人怪事,雖然沒聽過這七生花,但卻能夠鄭重對待這事。

不過不方便問,它肯定是上官婉的秘密,陸晨也不想多事。

他沖涼之後,立刻上床睡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