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星球》[寄生星球] - 第0章 引子

沙漠上幾輛越野車飛快的行駛着,輪胎的軌跡很快就被風沙掩蓋,毒辣的太陽絲毫也不放過這不能再乾旱了的地方。

凱特在第一輛車裡引路,手裡拿着GPS,不停地揮着手指示方向,在這麼炎熱的沙漠里,開一下口都感覺快要被吸幹了水分。

來城裡支援的**軍指揮長讓他來這裡轉移文物。對方雖說是支援部隊,但在敵方猛烈的攻勢下也只是勉強抗住了,那指揮長倒是一臉輕鬆的說沒事。但凱特可是當地武裝的帶頭人物,被這麼打發出來挖墳,真的是讓他很不爽,他倒覺得那指揮長怕是要帶着文物逃跑,畢竟那麼年輕的指揮長,他還是頭一次見。

凱特摸了摸手臂上那條猙獰可怕的傷疤,不禁打了個寒顫,經歷了幾次真正的戰鬥反而讓他更害怕了死亡,猙獰的巨獸在腦海里閃現。那古墓里的東西絕對能賣個好價錢吧,凱特咧着嘴沖旁邊的駕駛員笑了笑,彷彿在看一個死人。

汽車最終停在了一片沙丘旁,凱特跳下車從後備箱抽出一個鐵杴,用力在沙丘上挖,鐵杴深入沙丘,發出鐵與石頭碰撞的聲音,另外幾輛車裡幾個人也跳下來幫忙。

一塊半人高的黃色巨石慢慢露出來,大概也就只有這幾塊殘破的巨石可以證明這裡曾經的輝煌了吧,這裡是埃及金字塔的殘骸。

凱特扔掉鐵杴,指揮着其他人把指揮長給他的裝備從車後搬了下來,兩米多高的白布遮擋着那東西,從外形上看是個人形,凱特用力一把掀開白布,一副人形裝甲暴露在陽光下,裝甲通體漆成白色,在陽光的照射下讓人睜不開眼仔細去看,裝甲後邊背着兩隻劍槽,各插着一把大劍,劍的長度絕不是人類可以操縱的。但當這幅裝甲與人體連接後,卻可以輕鬆的揮舞這兩把巨器。

凱特咧着嘴注視着裝甲,揮揮手示意操作員準備動工,他跳上裝甲掃了一眼前面正在挖掘的工人,他嘴角上揚笑着說:「快讓這一切結束吧。」

裝甲啟動發出轟鳴聲,一塊一塊包裹到凱特身上,頭盔扣上他閉着眼等待連接的最後幾秒。裝甲上不配置槍械,這讓他皺了皺眉頭,他依然懷念自己舉着AK掃射時的激情四射,不過畢竟不是對付人類的武器,眼前的屏幕顯示出藍光,他向前走了兩步適應了一下。「拜拜了。」凱特抽出一把巨劍揮向人群,巨刃撕裂空氣發出尖銳的聲響,人類在這武器面前顯得如此弱小,儘管凱特第一次使用裝甲,並不熟練,單是一把巨劍就讓他累的夠嗆,但這玩意光靠揮拳便可以致人於死地。

慘叫聲沒持續太久,凱特用力一揮劍甩掉鮮血,雪白的外骨骼上紅色顯得格外刺眼。

凱特操作着裝甲開始向下挖,殘損的金字塔默不作聲的任憑摧殘。這是座最近才發現的金字塔,不知是何原因,它在百年前就被摧毀,消失在無垠沙漠中,由於近年戰事,並沒有人來開發過,墓室沒有很深,凱特不一會兒就觸碰到了一塊完整的花崗岩石門,他舉劍用力砸了下去。

幾千年無人問津的法老墓室照射進了第一束陽光,墓室**擺放着一尊金棺,它的色澤不因歲月而喪失光芒,凱特激動的跳了下去,丟掉手中的劍,發出瘋子般的笑聲大步走向金棺,笑到口水嗆到肺里,用力咳嗽了幾聲,又繼續看着金棺伸出機械臂貪婪的撫摸着。

「And I know my life would all right, if I could see it on the silver . You were the lowdow rebel…..」安靜的墓室中突然響起音樂聲,凱特警惕的回頭,「嗨!」一個少年打着招呼從石門口跳了下來,將近兩層樓的高度他在落地時腿甚至沒彎一下。

「『Jame Deans』聽過沒,好老的歌啦。」少年拍了拍腰間的老式錄音機,「話說這磁帶超難搞的,我跟你說啊,我修個磁帶那老頭敲詐我二三百,要不是就他會修,我真想。。。」

凱特看着眼前自顧自喋喋不休的少年,頓時惱羞成怒,「你是誰?隨行來的人里我可沒見過你。」少年停下嘴,關掉音樂,站直了身體,語氣裡帶着些許傲慢「Lowdown rebel(背叛者),長官讓我殺掉你,然後帶走這些文物。」

正經不過三秒少年又開始手舞足蹈的抱怨,「讓我殺你也太大材小用了吧,估計就是讓我來帶走那棺材,真是嫌我閑着沒事亂給我安排活!話說那傢伙也真是缺錢啊,都想到挖墳了。」

凱特盯着少年向他走去,外骨骼踏在地上發出低沉的聲音在墓室里回蕩,「那你可真失算了,竟然等我裝備了外骨骼才出來。」

少年掏掏耳朵,斜着眼瞪了凱特一眼,「我只是不想干狗乾的活。」

凱特愣了一下,然後五官因憤怒而扭曲,他伸手到背後拔另一把劍,但拔劍的動作持續暫停了好一會兒,「怎麼拔不出來!」凱特吃驚道。

「當然了,那把劍只有我能**。」少年不知何時已經到了凱特身邊,伸出手撫摸着外骨骼,「你看它多美啊!它可是第一次嘗到人血,但真的好噁心啊。」

凱特反過身猛的向少年揮拳,少年輕描淡寫的彎腰躲過,再次抬頭凱特與少年正面相對,少年左手按在頭盔上,右手伸到懷裡,看着凱特輕輕說:「這個可以在外面打開的,讓隊友可以互相解救,嗯,不是,是叫醒對方。」少年手指在頭盔側面用力一扳,右手掏出一把手槍,頂到凱特先從頭盔中漏出的嘴裏,扣動扳機。

與大腦的連接斷開,外骨骼定格在揮拳的那一刻,少年扔掉手槍走向金棺,「缺錢?還是別的什麼?還是讓我來,雷歐那傢伙還差點跟我吵起來!」他一邊推開金棺一邊小聲嘀咕着,金棺打開,已經成半灰了的木乃伊和各種金制器具逐個亮了出來,「媽的,還真缺錢!」少年嫌棄的抓出木乃伊扔到後面,他打開播放器隨着音樂的節奏扭到外骨骼邊上,一邊吹口哨一邊將屍體從裏面拽了出來,他把手伸到裏面摸索了一會,不知按了什麼,外骨骼順從的發出響聲並舒展開來。

少年跳上外骨骼雙手伸平,機械安靜的發出響應,各個部件逐一扣在少年的四肢上,引擎發出轟鳴聲,頭盔應聲扣上,發出紅光,與大腦百分百連接。

少年撿起地上的劍握在手中,用另一隻機械手抓起金棺,他的操作就像外骨骼是與他一體似的,他甚至讓外骨骼隨着自己繼續扭着步子向前走。

然後「咔嚓」一聲,之前被他丟在地上的木乃伊被踩的四分五裂,但殘餘的部分完美的卡在了機械臂的縫隙中,少年像甩黏在鞋上的口香糖一樣用力踢,腳下的殘骸中突然掉出一顆黑色的珠子,在落地的瞬間珠子發出藍光,裏面像是液態的熒光物體不斷衝擊珠壁,少年詫異的伸手去撿。

完全沒有預兆的,一隻鋼爪突然從上方的石門中破出,扒着石門用力一掰,洞口擴大一隻巨獸滑落下來砸到墓室中。

閃着金屬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