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星球》[寄生星球] - 第1章 邂逅4

切希小心翼翼的走到圍欄拐角,手電筒的光打到前方,沒人,她失望的皺了皺眉頭,垂着胳膊走到拐角盡頭靠着牆坐了下來。

她在兩星期前遇到乞丐,很顯然不是本地人,他領不到**的救濟糧,身上除了爛衣服沒別的什麼東西了,所以他連去地下**堵博換點食物也沒籌碼,沒人在意一個人餓死在巷子里,但切希幫了他,每天從自己的食物里省出來幾個馬鈴薯,陸陸續續給他送了十幾天了。

切希無聊的撥弄着手電筒的開關,燈光在狹小的過道里一閃一閃。

之前每次來時乞丐都會給她講故事,他說自己是個流亡的尖兵戰士,是最強的尖兵戰士,曾與柯洛將軍並肩作戰過,然後瞎吹一大堆傳奇戰績,什麼一個人殺掉十隻逃兵瑪駰從夜晚的雨林里全身而退,什麼在百年無雨的撒哈拉沙漠里踩着乾屍砍瑪駰,還在烏克蘭從人販子手裡救出幾十個難民孩子,他還說自己是第一批接受納米改造的尖兵。

但這些切希都當做故事來聽,也僅限於故事,最強的戰士是柯洛將軍,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乞丐很幽默,她挺喜歡他的,但看來這次沒故事了。他會不會太餓了就出去找吃的了?會不會以後都見不到他了?切希稍稍有點失落。

但亞長城包圍下的這麼小一個城市,總會再遇見的。世界在幼小的女孩心中似乎很小,小的只能容得下一個城市,城市中有她們一家,媽媽和她。

切希從來沒見過自己的父親,在小時候母親告訴她,父親是最強的部隊——尖兵的一員,她第一次見到父親的面貌是在客廳柜上的黑白照片里,照片前還擺着幾柱香,那天母親一句話也沒說,只是戴着黑紗,要麼跪在照片前,要麼坐在沙發上沉思。

父親是英勇戰死的,那晚母親抱着她對她說,那是兩年前的埃及戰役。

忽然兩個不和諧的聲音將切希從回憶中拉了回來,她迅速關掉手電一聲不發。

「你別抱這麼緊!」一個女聲壓着聲音低吼道。

「不行啊!我可不想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去!」另一個聲音打着顫小聲叫着。

「聲音小點!」女聲不耐煩的斥責,又微喘着氣說:「到頂了。」

怎麼回事?切希坐着不敢動彈,木欄里有人?暗室?裏面的兩人又開始小聲的交談。

「開不開燈?」

「這裡空間好像很大,不要輕舉妄動。」

「那我先探探路,小姐你跟好,我來保…….」男聲一邊說一邊站起來走動,還沒說完傳來一聲肉體與木板撞擊的悶響,男聲慘叫了一下捂着鼻子蹲下抽搐,「為什麼?。。會有牆?」隨即他停頓了一下,若有所思的說:「尼祿,我們被包圍了!你快走,別管我,拿到裝備再來救我!」

尼祿打開礦燈,看着眼前的場景長舒了口氣,「你剛才再往右走一步就完了。」

地面上是三米多寬的洞口,周圍被木板圍着,能站人的位置離洞口最多一米,景償後怕的往後退了退又摸了摸鼻子,「我去,流血了。」

尼祿沒理他,打着礦燈沿木縫看向外面。

切希在男聲嘮嘮叨叨時小心翼翼的站起來,踮着腳尖屏住呼吸,貓兒般不發出聲響輕盈的一步一步向樓梯靠近。忽然木欄里的燈光轉了一圈直照在切希臉上,她愣了一下撒腿就跑,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跑,她可不想和什麼奇怪的東西牽扯上關係,她飛快的奔向樓梯,前腳剛踏上,旁邊的木板伴隨一聲巨響裂開,一隻手破開木板精準的掐住她的脖子,她驚恐的閉上眼睛,木板像紙片一樣被撕開,尼祿像開了一扇門似的在木板上撕開一塊矩形缺口,她丟掉手裡的木板甩了甩頭髮。

。。。。。。。。。。。。。。。。。

戰爭產生巨大的貧富差距,是無論如何都不可避免的,亞長城二級以內的地區人民生活水平保持在戰前四十年狀態,二級防線以外的地區發展水平平均至少倒退一百多年。

戰中偏遠地區的城市每星期發放一次救濟糧,救濟糧以馬鈴薯為主,這種食物最容易填飽肚子,為的也只是填飽肚子,但也有少數富豪安逸的吃着從其他物資豐富的城區運來的美味佳肴,至於他們為什麼不遷往其他城市,比起錢財,他們還是更看重自己的命,只能抱怨自己在戰爭白熱化階段前來這裡。

伊犁哈薩克自治州,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5個自治州之一,駐地伊寧市。是中國唯一的既轄地級行政區、又轄縣級行政區的自治州,地處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西部天山北部的伊犁河谷內,在戰前是個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