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穿書後暴君天天逼我營業》[救命!穿書後暴君天天逼我營業] - 第3章 鄭美人

夜黑風高,月明人寂

柳青渝提着拖拉的裙擺,鬼鬼祟祟跑進御花園。

清兒跟在她身後,擔憂勸道:「美人,宮中晚上都有巡邏,若是被抓到,是要被處罰的。」

柳青渝躲在一從半人高的牡丹花後,觀察這巡邏離開,快速跑到白日摔倒的地方。

憑着醒來時的記憶,柳青渝迅速找好位置,展開雙臂向後倒去。

只聽『砰』的一聲,接着是清兒震驚的聲音,「美人,你怎麼又摔倒了!」

柳青渝眨眨眼睛,除了後腦勺疼痛,再沒有其他感覺。看來是摔的方位不對,柳青渝起身,面對着地面再次倒下。

下巴重重磕在地上,牙齒咬到舌尖,鑽心的痛意讓柳青渝眼淚瞬間充滿眼眶。

清兒也是眼眶發紅,「美人,你怎麼了?你別嚇清兒。」

柳青渝趴在地上,一邊忍痛,一邊反思着是哪裡不對,為什麼沒有穿回去,難道是因為沒有暈過去?

清兒聽到遠處的腳步聲,知道是巡邏的侍衛過來了,焦急道:「美人,咱們回去吧,被侍衛發現可就不好了。」

柳青渝自然也聽到了腳步聲,「看來得明日再來試了,先回去。」

主僕兩人離去後,不遠處的樹梢上人影晃動,幾息之後就又沒了動靜。

一身黑衣蒙面的男子恭敬跪在龍章殿內。

「陛下,柳美人深夜到御花園,故意摔了兩跤後,方由丫鬟攙扶離去。」

「故意摔兩跤?」炎冽將手中酒一飲而盡,「有意思,繼續盯着,看她還有什麼動作。」

「是。」暗衛無風抱拳,眨眼便消失在殿內。

含慶殿內,鄭美人對着妝奩台獨自傷神,貼身丫鬟從殿外輕聲走進來,「美人,該歇息了。」

鄭美人扶着嬌嫩的臉龐,神情微冷,「陛下呢?」

跪坐在主子腳下,香蘭回:「陛下今晚歇在龍章殿。」

鄭美人神情這才轉暖,「看來陛下也沒有那麼疼寵柳青渝,受傷了也不過是着人送回宮殿,看都沒看一眼。」

香蘭閉口不言,輕手輕腳打理着主子的頭髮。

不過片刻,鄭美人神情忽然又猙獰了起來,死死捏着香蘭的胳膊,「那是我不好看嗎?為什麼陛下從不在我宮中過夜?」

胳膊上痛意加重,香蘭不敢痛吟,說著以往的說辭,「美人,許是陛下朝事繁忙…」

「可我都入宮一年了,這一年,他連我的宮門都未曾踏入。」鄭美人瞪大眼睛,眼中帶着怨恨,「我對陛下一心一意,陛下為何不來我這兒,偏偏柳青渝那賤人入宮才不過三月余,殿下便常常到風清殿,還宿在風清殿!」

香蘭趴在地上,安撫道:「或許美人可以多到風清殿走動,趁機和陛下培養培養感情。」

鄭美人一聲冷笑,「這個主意不錯,就這麼辦了。」

香蘭鬆口氣,總算安撫住主子。

——–

向來有認床毛病的柳青渝翻來覆去睡不着,好不容易睡著了,卻被噩夢驚醒。

清兒在偏殿守夜,聽到柳青渝的驚叫,慌忙跑進來,掀開床幔,拿出帕子給柳青渝輕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