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全世界以為我和男主HE了》[快穿:全世界以為我和男主HE了] - 第3章 我嬌寵了偏執校草(3)

蘇眠老實地掃完地過後,去查了元裴的課表,跑到金融系,坐在最後一排,盯着元裴,愁着怎麼樣才能完成任務。

好兄弟光着膀子睡覺都沒毛病,牽牽手怎麼了?

課間休息,元裴拿着水杯,去打熱水,蘇眠見到機會來了,灰溜溜地跟上去。

元裴站在走廊處,仰頭喝水,恰有立秋的風吹過來,掃過他的發梢,衣服飄揚,帥的人隨便喝一個水,都像一幅比例完美的畫。

看着元裴上下滑動咽水的性感喉結,實在是太性感,蘇眠都有點渴了。

「看夠了嗎?」元裴將水杯的蓋子擰緊,掃向蘇眠的目光有點不友好。

這男的,真的有大病,先是喝醉了強吻他,現在又像跟屁蟲一樣,他到底圖什麼?

「……啊哈?」對上元裴的目光時,蘇眠的眼神有點閃躲,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特別真誠地說,「那個元裴,這幾天我痛定思痛,進行了深刻地自我反省,我對我之前不妥當的行為,跟你道歉,我不是故意的。」

元裴比蘇眠高出半個頭,垂眼看着他『誠摯』的模樣,目光落到他的嘴上時,多了幾分深沉,沒有再多看,便高冷地將頭撇開。

「我想過了,與其每天冷着臉,不如我們就不計前嫌?」蘇眠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元裴的神色,愣是看不透這冰塊在想什麼。

「不如……你就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一回?我以後不會了!」蘇眠豎起三根手指,一副要對天發誓的模樣。

元裴盯着蘇眠,依舊不吭聲。

「要不,我們交個朋友吧?以後就是拜把子的兄弟了,你出門直接報你眠哥的名字,誰敢欺負你,我打爆他狗頭!」

蘇眠特別義氣,說話時,還不忘伸出手,示意着元裴要握手。

要是元裴自願和他握手,那也應該算是牽手了吧?

熟料,一道晴天霹靂砸過來,元裴冷漠地說,「我有潔癖,不喜歡與陌生人接觸。」

「……」蘇眠咬咬牙,為了活命死心不息,「我挺愛乾淨的。」

元裴:「……與我無關。」

「……」

兩人站在走廊處,已經引來了不少人的圍觀,畢竟是學校兩大帥哥在走廊碰頭,哪一個角度,都是靚麗的風景線,不少的妹子拿起手機在瘋狂地拍照了。

「那是不是大一的新生蘇眠,建築系系草,真的挺帥呢!」

「校草和系草,他倆好pay!給我鎖死了!」

「嘖,蘇眠看起來好卑微哈哈哈,是要回家跪地板了嗎?」

「這顏值,真的配一臉,這身高,真是上下分明,萌萌萌!」

元裴似乎不打算和蘇眠有過多的糾結,邁步往前走,準備回教室。

沒走兩步,蘇眠的爪子就握住了元裴的手臂,「元裴,你不和陌生人接觸,那我把你當兄弟了,以後我有一口飯,那就分你半口,真的!」

「那需要我謝謝你么?」元裴的低嗓在風中顯得有幾分寡淡的冷,垂眸掃過蘇眠握在手臂的手。

他的手指修長勻稱,白皙好看,偏偏用來打架鬥毆。

「……那倒不用。」蘇眠的頭一歪,故意湊到元裴的耳側,輕聲地說,「既然都是好兄弟了,你能不能牽一下我的手?」

元裴愣住了,面如死灰,一個眼神都不給。

「我沒有別的意思!好兄弟嘛,就是光着膀子一起睡覺,澡堂互相搓背,那也是沒啥的!」蘇眠眼皮跳跳,着急地解釋。

「你還想和我一起睡覺?」元裴冷不丁地問。

「……」我不想,你特么別誤會?!

「你還要澡堂搓背?」

「……」不,我不是,我沒有,你別瞎說!

「蘇眠。」元裴將他的手甩開,挪開幾步,冷漠地說,「你離我遠點。」

「可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