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神河》[來自神河] - 第10章 重生

「喂,這傢伙暈死過去了。」

其中一個大漢用腳抵了抵易飛的頭,血肉模糊的腦袋隨着腳尖左右擺動。

「怎麼辦,雲哥?」

有人問道。

陶海雲沉默地看着慘不忍睹的易飛。

今天這個傢伙頭一次反抗自己,這是讓他最驚訝且憤怒的,但是看他如今這個半死不活的慘樣,也應該是教訓夠了。

……

「趕緊收拾一下把他拖到巷子里吧,這大路上要是經過什麼人就麻煩了。」

陶海雲說道。

他們也應該慶幸是在這個時間點,學校後門的街道上一個人都沒有。

放學的早就回家了,上班的還在上班,空曠的街道上只有陶海雲和他的小弟們,以及暈倒的三個人。

「那這兩個女的呢?」

大漢指了指手裡的羅婭和倒在路邊的易沫,他的眼裡滿是對這兩個尤物的渴望。

不只是他,另外兩個人也有着同樣的心態。

畢竟他們都是和陶海雲一起混了三年的人,品性都敗壞的不盡相同。

陶海雲的嘴角浮現一抹陰森的笑容。

「羅婭歸我,至於易飛的那個妹妹……你們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明白!」

三個壯漢淫笑着,伸手就要去扒易沫的衣服。

結果每個人都挨了陶海雲狠狠的一拳。

「這裡好歹是大街上啊,蠢貨!」

「說得對說得對,咱這不是太激動了嘛。」

「別老想着那些了,我們先趕緊把這個畜生……」

陶海雲說著回過頭去,卻愣住了。

他口中的「畜生」已經站了起來,傷口的血液將白色短袖染成深紅。

滴答,滴答——

滋啦——

鮮血滴落在地面上,很快又離奇地蒸發消散。

「易,易飛?」

眼前的景象讓陶海雲不能理解,但他很明顯的感受到了——周圍的空氣在沸騰,在躁動。

一切的源頭就是那個莫名其妙站起來的易飛。

「呼……呼……」

易飛低着頭,粗重的呼吸聲從鼻腔里傳出,沒人知道他此時到底有沒有意識。

但是四人都震撼於他身體上的異變。

「那是……血管嗎?」

其中一個人顫抖地指着易飛的皮膚。

紅色的絲線和電路一樣交錯延伸,埋在通紅的皮膚下方,感覺隨時都會破開那層薄薄的細胞,化身成為一個令人恐懼的怪物。

事實上,此時的易飛和怪物相差無幾。

強制解開阿托斯之盒的封印後,易飛的心智一時間無法承受如此強大的侵蝕。

現在的他,就是阿托斯之盒的化身,是它百分之一的力量在人世間的瘋狂!

「死……」

【易飛】緩緩抬頭,緊緊盯着陶海雲。

令人驚懼的是,他的眼眶中漆黑一片,證明他現在完全不是活物。

「干,幹嘛?」

陶海雲後退幾步,他發現自己的腿在發顫。

在害怕?自己在害怕這傢伙?

【粒子轉移】

「人呢!?」

陶海雲傻眼地望着前方的空氣。

「大哥!背後背後!」

幾個大漢慌張地叫喊着。

「啥?」

陶海雲連忙轉身,但已經來不及了。

易飛的拳頭已經貼在了陶海雲的背部。

【兩百倍空氣流速】

「噗——」

莫名其妙的擠壓力讓陶海雲狠狠吐出了一口血霧,他感覺自己的骨骼都被碾碎了。

其他幾人也看傻眼了,身強力壯的陶海雲竟然因為易飛簡單的一拳而口吐鮮血,癱倒在地。

「咱們快跑!」

其中一人大聲喊道,慌不擇路地逃開了。

另外兩人也是摸爬滾打得溜遠了。

「喂,你們……」

陶海雲的身體素質也不是蓋的,在經過剛才那一擊後,他還能勉強站起身。

易飛轉過身來,面無表情地「盯」着陶海雲。

「死……」

易飛又念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