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季》[樂季] - 第10章 你跟我回家

電影院內,季序靠在座椅上懊悔,不應該逞強吃特辣的炒米粉,默默擦着額頭上緩緩沁出了冷汗。

電影正到大結局,樂禮還沉浸在故事中,根本沒有注意到季序。

故事很符合樂禮的心意,講的是一個方外女子和帝王的愛恨情仇。

初見時,她是刺客,再見時,她是青樓花魁,他一見傾心,陪她江湖廟堂,出生入死見有了很多朋友,有對酒當歌花前月下,有腥風血雨死裡逃生。

故事的最後,她始終沒有跟心愛的帝王回宮,後宮也不該是她的歸宿,告別了朋友愛人,她一個人浪跡江湖。

積累的傷終究是傷透了身體,她去世時身邊沒有一人,只有天上弦月彎彎,只有遠方宮殿歌舞昇平。

電影結束,看客一點點散去,樂禮也跟着一起走了出去,她還沉浸在故事裏。

季序收好爆米花和可樂跟了上去,走齣電影院,樂禮才注意到季序表情不好看。

「你身體不舒服嗎?季序」

「有沒有一種可能,是我帶入女主,感同身受了?」

「你?看不出來啊,同道中人…季序,你懂我!」

說著說著,樂禮都快感動了,居然有人比自己悲傷,可能是故事深入她心,她對季序的鬥嘴也信以為真。

「可你不懂我,可惜了,小禮」

話音剛落,季序的胳膊直接搭上了樂禮的肩,樂禮有點嫌棄的扒了扒季序的手。

「懂你什麼?懂你占我便宜嗎?季序你有問題…」

季序把被趕下來的手又搭了回去,整個人垮靠着樂禮。

「嗯,我靠會兒…」

「憑什麼?」

「你不是說我們是同道中人嗎?」

季序總是不正面回答樂禮的問題,但也不能說跑偏,只是會影響到樂禮的思緒,容易被牽引。

「我怎麼感覺你不舒服,季序,你可別碰瓷啊!」

推搡了幾下,樂禮發現季序彷彿沒有什麼力氣和她玩鬧,停下腳步,細細看了看季序,才發現他臉上一點泛白,病殃殃的。

「你到底怎麼了?我陪你去醫院看看吧…」

季序還是靠在樂禮身上,懶洋洋的,想到可能是因為中午就開始等着樂禮小區門口,沒有吃東西就直接吃了爆辣米粉的原因,季序無奈的搖了搖頭。

「沒事,就是空腹吃了太辣了,有點不舒服,休息一會兒就好了。」

聽到這個原因,樂禮開始後悔,就不該激季序點爆辣。

她不知道他是空腹,她也不知道,自己一把年紀還喜歡這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