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穿成對照組後,我翻盤了》[六零:穿成對照組後,我翻盤了] - 第10章 餓暈了

想着朱春梅的事,徐秀英感覺很壓抑。

這個不懷好意的重生者,讓她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感。

突然,不遠處傳來一陣吵嚷聲,打斷了徐秀英的思緒。

好像有人暈倒了!

徐秀英趕緊過去查看,發現李桂蘭已經在了。檢查完,李桂蘭開口道:「她就是中暑,加上肚子太餓。先搬去樹蔭下喂點水,再去掛點葡萄糖,就沒事了。」

暈倒的人是田雨。

因為災荒,田家餓死的餓死,逃難的逃難,如今家中只剩姐弟兩人。

女同志七手八腳的,趕緊將田雨搬到了陰涼處,並且給餵了水。

然而,在掛葡萄糖的問題上,大夥都犯了難,紛紛推說要上工。

掛葡萄糖,得去鎮醫院。不說請假耽誤工分,就是葡萄糖也要錢。

田雨家裡的情況,大夥都了解。這錢墊了,基本等於救濟,拿不回來。這年頭,誰家也不富裕,誰家也不願意出回不了頭的錢。

李桂蘭倒是想刷好感度,但田雨被判定為非重要人物,無法免費支取商品。她的積分剛兌換完顏丹,得留着積分救治重症病人。想着,李桂蘭匆匆離開了。

這時,今天看護農具的徐秀英,被抓了壯丁。大夥說她暫時不用幹活,讓她去送田雨。

徐秀英被團團圍住,感覺到了村民前所未有的團結。

要是別的事被人架着干,徐秀英早翻臉了。但是,這救助人的事,她拒絕了,過不了良心這一關。

不過,她一個人可搞不定。她是好心,但這年頭好心沒好報的事可不少。她哥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救了別人,但也讓自家陷入困境。

徐秀英聽着周圍吵吵嚷嚷的建議,一時間犯了難。

「你們幹啥圍着英子?」徐建軍一到地頭,就看見閨女被村民圍住了,連忙出聲呵斥。

聽到老爹的聲音,徐秀英暗道救星來了。

村民七嘴八舌的,把事情說了一遍。徐建軍明白閨女是被大夥推出來當把舵子了,「你們指望英子幹啥?咱找大隊長,看他咋安排。」

聽聞爹的建議,徐秀英暗罵自己是個豬腦子。她一向習慣獨立解決事情,都忘了這年頭講究的是集體主義。有事就找大隊長。

李鐵根立馬拍板了。看病的錢大隊出,從田雨的工分里扣,算大隊買糧。至於送人去醫院,由徐秀英負責,老鄭的牛車先緊着她們用。

聽到大隊長妥當的安排,徐秀英立馬領着錢,攙扶着田雨找鄭叔。扶着田雨,手上瘦骨嶙峋的手感讓徐秀英震驚。田雨比她還瘦,只剩骨架子了。

鄭叔趕的牛車還算穩當,不過因為路差,顛顛簸簸的,徐秀英感覺自己的屁股挺疼。

牛車順利到了醫院門口,田雨的針一時半會兒掛不完,但鄭叔的牛車是吃飯的傢伙事。徐秀英不想耽誤鄭叔賺錢,就約定了時間,讓他先走。

強忍屁股的疼痛,徐秀英穩穩攙住暈着的田雨下了牛車,碰巧遇到了在鎮上做活的大哥。

徐國慶趕忙上前問詢:「英子,你咋的了?咋要去醫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