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國寶熊貓的古代養老生活》[論國寶熊貓的古代養老生活] - 第九章我說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嗎?

「王爺。」看着他受傷了,雲雙等人頓時急了,有人去關了機關開關,都圍了過來。

「無礙。」鋆止染說了兩字,視線仍然落在熊多魚身上,很難讓人忽視。

熊多魚心中的慌亂止住,再看一眼自己的爪子,確認毛毛蟲不在了,才徹底鬆口氣。

只是,剛剛發生了什麼?

回想了一番,她小心翼翼的抬起頭,一下就看到了鋆止染還在滴血的傷口,又對上他那淺琥珀的眼睛,忍不住縮了縮頭,心虛。

「咕咕咕。」她說她不是故意的,信嗎?

「王爺,就是這熊撞的你?這不是那日上官公子帶回來逗玩的熊么?」雲雙也認出了她。

心中有些震撼,王爺多久沒有受傷了,沒有想到會因為一隻熊受傷,這得多大的力才把功力深不可測的王爺都給撞的踉蹌。

「放開。」

鋆止染冷冷說,熊多魚眨眨眼,這才反應過來,剛剛自己過於受驚,還下意識的抱住了身邊的東西,也就是這位爺的腿。

她趕緊鬆開拉開距離,坐在地上一雙前爪子交疊放好,頭也低低低,一雙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十分乖巧看着就讓人忍不住心軟的樣子。

「這隻熊,剛剛從水裏面出來的?」雲雙看着她一身濕漉漉的樣子。

「屬下記得它之前在斗獸場看着十分人性化,該不會是那羅林故意讓埋伏在這裡暗算王爺的吧?」旁邊和雲雙長得十分相似的雲瀾忍不住猜測,他們身為鋆止染的左右手,自然思考的比較多。

之前王爺就發現了它的不對勁,還有一開始木樨和雪狼的互斗,竟然是演出來的,他讓暗衛潛入關押斗獸場看過,剛剛在斗獸場上抖的臉紅脖子粗的木樨和雪狼還靠在一起曬太陽,而這熊也在這群野獸中十分如魚得水,讓他們稀奇的很。

不過那時候他們忙着布局拿下段郡王他們一家,就沒有花費多餘的心思在這些野獸上,如今這好好的熊從池子裏面冒出來,不得不讓人懷疑了。

「咕咕咕。」自己被懷疑了,很危險,熊多魚趕緊解釋,手舞足蹈的,一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表示餓了,又指了指池子。

「她是不是在和我們表達什麼?」雲雙奇怪。

「你來抓魚的?」鋆止染忽然開口。

這危險的人真聰明,熊多魚趕緊點頭,一雙小眼睛裏更是無辜。

「但本王為何信?剛剛你撞上本王,準確度高,本王又如何相信你不是故意?」

啊?熊多魚咕咕咕說著,手舞足蹈的,一邊比劃毛毛蟲,然後一身毛都立起來的表示驚恐。

鋆止染看着,眼底閃過一抹暗光,卻說:「你被羅林威脅了,所以緊張,是同夥,卻不是存心害我。」

「???」剛剛以為的聰明都是假的,她當即又急切切的解釋,但一群大男人,都是面無表情的看着她。

她忽然泄氣了,腦袋放在地上,為難死熊了。

「你是說看到了這個?」忽然,鋆止染拿過一根箭,隨手挑起了什麼,然後放在她面前。

哦不。

熊多魚頓時一身毛都豎起來了,只是奈何身邊沒有躲藏的地方,只好把自己縮成了一個球。

一個圓滾滾的球。

鋆止染眼底閃過笑意,隨後將東西扔掉,示意雲雙帶人搜查私器。

沒錯,就是私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