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了我自己》[賣了我自己] - 第10章 吃的

第二天早上,謝尤易剛睡沒多久,鬧鐘就響了起來,昨晚吃完飯後,他其實來不及有太多時間思考,他說的話,對林欽書一個姑娘傷害多大,就立刻投入工作。

謝君麗去世,很多人都在暗中盯着君尤,君尤旗下的一個公司,原本計劃將在明年四月上市,所有人都在為公司上市做準備,他必須時刻盯着這個項目。

還沒去國外之前,謝君麗其實就已經安排好人控制住謝家人,只是沒想到,還是給他們鑽了空子,跑到林欽書面前來。

才打開房門,就聞到熟悉的香味,他開門的手頓住沒動,隨後重新抬起腳,走向廚房,果不其然,就看見林欽書在廚房忙碌的身影。

就跟前三天一樣,她早上早早就起來,給他準備好早餐,晚上的時候,無論多晚,她都會坐在窗子邊,看着萬家燈火,靜靜等着他。

在謝君麗走了之後,她又給了他家的感覺。

不管她是不是別於用心,他其實應該感謝她的。至少她在這種時候,給了她家的感覺。

只是謝尤易沒想到,昨天晚上,他說了那麼傷人的話,她今天還會繼續給他做早餐。

林欽書很愛很愛他吧。

謝尤易瞬間覺得自己就是個王八蛋。

在這一瞬間,謝尤易甚至想,不管林欽書心機有多深,至少她愛他這個心是真的,光是衝著這份沉重的心意,他都不應該再對她說那麼混賬的話。

林欽書端着一鍋粥,因為鍋太燙,手邊又沒有一塊毛巾,糾結一番之後,直接伸手去觸摸把手,風風火火地端着粥沖向桌子。

謝尤易見她看都沒看自己,又衝去了廚房,知道她一定是在生氣,於是默默去洗漱之後,乖乖地坐在桌子上,想着待會兒該怎麼開口。

等了一會兒,就見林欽書端着一個小鍋,從他面前穿過,又坐在他面前,跟他禮貌性地點點頭,就低着頭埋在鍋里了。

林欽書的廚藝,其實不咋滴,就比謝君麗做的好吃一點點,可他卻覺得,這是他吃過最好的飯菜。

謝君麗不會做飯,而且又忙,所以從小都是謝尤易做飯,長大了,母子兩人都忙,連坐在一起,吃一頓家常便飯的時間都很少。

看着面前只飄着一點肉絲的粥,再看對面那香氣滿滿的一鍋,肚子里的饞蟲很快就被勾出來了,嘴裏的口水在不停分泌,他喉嚨來回滾動,盯着對面的一人一鍋。

林欽書似乎毫無所覺,一心一意埋在鍋里,她吃東西不快,雖然在農村出生,吃飯的時候反而給人一種高貴優雅的感覺,一舉一動都好看極了,快要趕上古代那些大家閨秀了。

謝尤易也不好一直盯着人看,又不好開口跟她討要一點她鍋里的,只好沒滋沒味的吃着碗里的白粥,邊吃邊瞅對面。

看着林欽書吃完,鍋直接被她放在桌子上,說了一句:「那就麻煩你洗一下鍋了。」

說完,直接回了房間。

做飯炒菜林欽書包了,可謝尤易並不是什麼都不需要做的,她炒菜,他洗碗,雖然她沒有明說,但意思很明顯,每次吃完飯都會說一句「那就麻煩你洗一下鍋/碗了」。

看着鍋里剩下的紅湯,謝尤易終於下定決心,以後不要再說些豬狗不如的話,刺激林欽書,就算想讓她對他死心,也多的是別的方法。

主要是他不想再聞着滿屋子的香味,喝着沒滋沒味的粥了。

謝尤易喝好一頓沒滋沒味的粥之後,林欽書已經收拾打扮好走出來。

「今天事情有點多,我先走了,我先去那邊招呼一下。」林欽書的聲音依然溫柔,好像完全忘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謝尤易更加糾結了。

出了謝家大門,迎面吹來的冷風灌進圍巾里,讓林欽書打了個寒顫,又縮着脖子、踮起腳尖,張望着叫的車有沒有到。

天氣太冷了,她不想掏出手機來看車到的時間。

回國之後的這三天,謝尤易忙,林欽書也沒閑着,她以前從來不知道,辦一個葬禮這麼麻煩,整場葬禮下來,身心俱疲,幸好謝尤易派了湯助理幫她,不然她准得兩眼一抹黑。

不過湯助理也是個大忙人,所以林欽書找到了文清夢,前前後後下來,很多事情都是文清夢幫忙張羅的。

原本辦葬禮這種事,應該是謝尤易的事,可後來公司那邊接連出事,林欽書只好主動從謝尤易手裡,接過這份苦差事。

謝君麗對她有恩,為了她的事情操持,辛苦就辛苦吧。

最後一天了,明天就可以解放了。林欽書這麼告訴自己,去跟文清夢碰面。

參加葬禮的人很多,一整天下來,林欽書差點兒累癱瘓,幸好文清夢幫忙着,不然,林欽書都不知道結束以後,自己是不是從此癱瘓。

「累吧,自己一個人扛了這麼久。」文清夢很自然地伸手去握住林欽書的手,「累的話,我給你捏捏?」

「這……還是不麻煩你了。」要這麼一個仙女給自己捏捏,壓力山大好嗎?

「不麻煩。」文清夢站起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