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了我自己》[賣了我自己] - 第10章 吃的(2)

來,說:「你放鬆點,我之前學過一點,手法雖然沒有專業的好,但也不差。」

林欽書也沒有問她一個大小姐以前為什麼學過這個,她哪裡敢嫌棄啊,趕緊說道:「清夢你這麼厲害,我哪敢嫌棄你,就是你也跟着我累了一天,還是我給你先捏捏吧。」

文清夢按着她重新坐下,「好好坐着,你會按摩嗎?」

林欽書:「……貌似,不會。」

「行了,你就好好享受吧。」文清夢說:「你是不是跟所有人都這麼客氣啊,我跟你說啊,你這樣很容易找不到朋友的。」

林欽書:「……我還真沒什麼朋友。」

「難道你還沒把我當成朋友嗎?」文清夢故意打趣。

「你是我在這裡的第一個朋友。」在這個所有人都不歡迎她的氛圍里,文清夢還願意跟她說話,跟她做朋友,她很感激,也很珍惜,不然也不會想着請她幫忙了。

林欽書知道,謝尤易討厭她,所以他那些朋友,也沒人喜歡她,何況她自己的性格也不討喜。一個人對你的態度什麼樣,看他朋友對你的態度就知道了。

文清夢跟這裡的人都不同,她就像脫離於世俗之外,活得洒脫又自在,最重要的是,跟她相處,令人很愉快。

說起來,兩人也沒見過幾面,林欽書都有些難以置信,她這麼一個慢熱的人,居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恨一個人迅速親近起來。

晚上謝尤易回來的時候,臉色特別難看,林欽書問他:「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謝尤易看她一眼,長長吸一口氣,擠着眉頭說:「沒事,就是跟謝家人吵了一架而已。」

他說得雲淡風輕,但林欽書之前領教過謝家人的難纏,一時間倒有些感同身受。

「你先坐下,我去給你弄點兒吃的。」林欽書轉身往廚房走去。

謝家人來,除了是要求繼承財產,她想不到他們來做什麼。

自家的女兒死了,也不見他們在葬禮上落一滴淚,在他們臉上甚至都看不見一點兒悲傷,不像是死了她們的女兒和媽媽,更像是一個陌生人。

這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林欽書現在也總算明白這個道理了,不過這麼不要臉的,她還是頭一回遇到。

女兒死了,甚至等不及葬禮結束,就只想着瓜分女兒剩下的財產。

「吃點好吃的,心情會好很多。」林欽書端着兩碗紅通通的麵條,放在兩人面前。

這一看就能把人辣噴火,能吃嗎?

似乎看懂了他眼裡的未說出口的言語,林欽書笑了笑,說:「那我先吃了。」

說完,就低着頭吃面。

她左手拿着勺子,右手拿筷子,麵條會放在勺子上吹一下再吃,從頭到尾,謝尤易發現她沒有咬斷一根麵條,看她吃東西,就享受了一把什麼就叫優雅的進食的感覺。

林欽書這個人真的很奇怪,明明只是農村出來的,可是很多時候都表現出了較好的教養。如果不知道的,有的時候,還以為她是哪家千金小姐。

原本這次的葬禮,他不太放心讓她去操持,還特意讓湯助理跟在她身邊,如果出現任何突發事情可以聯繫他,可她的表現大大出乎意料,一切都被她安排得明明白白。

湯裏面放了太多辣椒,吃着吃着,鼻涕跟着跑出來了,林欽書正準備抽紙巾擦鼻涕,就對上了謝尤易的目光。

「嗯,怎麼了?」她愣了一下,隨即又若無其事地抽出一張紙巾,把鼻涕擦掉,又說:「你再不吃,坨了就不好吃了。」

謝尤易胡亂移開視線,「嗯,這就吃。」

林欽書做飯的手藝一般,謝尤易也對這碗面沒多大期待,沒想到吃了一口,突然就停不下來了。

她這煮麵的手藝簡直沒得說的,一碗普普通通的面,到她手裡,不知道怎麼的,就變得特別好吃。

大概是以前獨居練的吧,謝尤易猜測。

「你這是怎麼做的?」謝尤易也顧不得辣不辣了,一臉興奮地看着林欽書。

林欽書:「秘密。」

謝尤易:「……別跟我說這是家傳秘方啊。」

林欽書停下筷子,微微眯起眼,說:「不,這是林欽書獨門秘方,只此一家。」

謝尤易不由得被她這難得一見的調皮逗笑了,也跟着開玩笑:「那怎麼不去申請個專利啊。」

林欽書:「一聽這話就知道你是商人了,我自己的獨門秘方,那肯定是我自己把它藏起來,才更放心啊。」

「嘖,」謝尤易說她:「一看就知道你沒有商業頭腦。」

林欽書大大方方承認:「嗯,你說得對。」

謝尤易:「……」

林欽書:「現在心情有沒有好一點?」

謝尤易點頭:「嗯。」這大概是這麼久以來,他們相處得最輕鬆愉悅的一次了。

「我跟你說啊,以後心情不好了,就多吃點辣,吃辣心情會變好。」

「可以考慮。」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