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府,劍姬的時代》[幕府,劍姬的時代] - 第7章 浪人(2)

後面的軍警指揮着,隨即走向秋花。

秋花看着此人走向自己,眉頭微皺,此人身上煞氣太重,不是什麼善人。

「都散了吧,不要影響交通。此人我們會嚴格按照幕府律法嚴肅處理。」其他軍警驅散着眾人

周圍人群也漸漸散去。

「多謝這位小姐仗義出手,維護了我們千山鎮的秩序。介紹一下,我叫北原鳴,軍警司士長,負責該地區的秩序。」北原鳴伸出手來,並露出了自認為很和諧的笑容。

「不知道小姐如何稱呼?」

「我叫秋玲,舉手之勞,不必多謝。」秋花感受着北原鳴上的煞氣,沒有伸手。「何況這人有辱武士風貌,換其他武士也會動手的。」

「哈哈,秋玲小姐真是深明大義啊。」北原鳴不動聲色的收回手,笑容更甚。

「見笑了。」

看見石川河已經攙扶起女人和女孩到牛車上,秋花也隨即告辭離去。

「派人跟上去,看看他們住哪。」北原鳴看着秋花幾人漸漸遠去,吩咐着下人。

「真是迷人。」北原鳴想起秋花的容顏和不卑不亢的樣子,喃喃自語道。

「秋玲姐姐,多虧了你,不然妹妹和娘肯定會出事。」車上石川井小心的拍打着母親和妹妹身上的灰塵,露出一絲感激。

儘管當時秋花不讓自己下車,但還是從路人那裡知道了此事。

「真是多謝你了閨女,沒有你我都可能被那惡人劈死了。」石川河也是一陣後怕。

「是啊,真是多謝你了,恩人。」女人也從石川河那裡知道了認識秋花的來龍去脈,有點感嘆真是巧合。

「客氣了,伯伯伯母。」秋花有點不好意思。「本就是你們有恩於我,我又怎麼能不報恩。」

「剛才那人做了壞事,就算你們沒幫我,我也會出手的。」秋花笑着。

儘管秋花如此推脫,但夫妻倆還是感激不盡。

很快便到了石川一家,是一個大院子,石川河解釋自己多年做一些小生意所以住的還挺大。

一進屋子,石川河趕忙請秋花坐下稍等,自己給夫人和女兒敷上藥叮囑好好休息,然後奔向廚房去做飯。

秋花和石川井等人則在大廳里等待,幾人聊的熱絡,氣氛融洽。

「來嘍,菜來嘍。」石川河從廚房端出菜品還有米飯擺到桌上。

「閨女,餓了吧,來吃飯,都吃飯。」看着秋花與夫人都相處不錯,也是開心。

「謝謝伯伯,那我就不客氣了。」秋花早已經餓了,感謝後便吃起飯菜。

「唔——爹,真好吃,吃的真豐盛。」石川井嘴巴塞的滿滿的,還和妹妹搶肉吃,含糊不清道。

「吃飯都堵不住你的嘴。」北川麻美笑着,臉上的傷因為敷上藥也已經消下去不少。

夾菜給搶不過石川井的石川花,笑罵道「多大的人了,還跟妹妹搶飯吃,小餓死鬼。」

石川井比了個鬼臉,然後埋頭接着扒飯。

秋花看着眼前這一幕,想起自己的經歷,心裏有些許羨慕。

「母親,終有一天,我們一定還會團聚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