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府,劍姬的時代》[幕府,劍姬的時代] - 第8章 感動(2)

/p>

「小嘴真乖~」

院子里一片祥和的氣氛。

「行,退下去吧。」軍警司內,北原鳴聽完報告,讓這三人下去。

「老子沒吃午飯就去干這屁事,你也不表示表示?」報告的倆人心裏瘋狂編排着,身體卻恭敬的退下。

「誰知道那女人竟然得了士長的鐘意,幸虧沒跟那女人起衝突,要不然就完了。」先前入鎮關卡檢查士兵也吐了一口氣。

幾人退下後,北原鳴陷入沉思。

北原鳴桌子上放着關於石川家的資料,資料顯示秋花與石川家並不相識,為何秋花要隱瞞身份。

「秋玲嗎,你到底是誰?」

北原鳴有一種預感,秋玲的身份也是假的,並且秋玲身上一定藏着什麼大秘密。

「秋玲姐姐,該吃飯了,秋玲姐姐。」門外響起咚咚的敲門聲和石川井的話。

「好,我知道了。」秋花迷糊的回應了一句,沒想到自己睡了那麼久。

北川姨熱情的說給自己已經騰出來一屋,非要秋花住下幾天。

因為昨夜沒有休息好,秋花也感覺困了,便沒有拒絕。哪知道竟然一覺就睡到了晚上。

「秋玲姐姐,待會能不能教我一下劍術,我也想成為一個武士。」見秋林姐姐來,石川井眼冒星星。

「去吃你的飯,武士的劍術都是一脈相傳的,哪能傳給你。」石川河皺眉看着自己的孩子,打斷他。

「不礙事的,石川伯伯,我可以教一些簡單的劍術。井弟弟有心學,也是一件好事。」

「啊,真是麻煩你了,閨女。」石川河一聽,樂不可言,自家臭小子還真是歪打正着,要真能學出點花樣,成為武士,那自己可算光宗耀祖了。

飯桌上北川麻美一會給秋花夾菜,一會喂飯給石井花,忙的好不樂乎。

看着秋花逐漸接受不再拒絕,北川麻美認為秋花認可自己,覺得十分的驕傲。

飯後,秋花用劍削平一桿樹枝交給石川井代替劍,給石川井講解了一下武士的力量根源「蕪」和一些基礎的劍術。

秋花並沒有教雨田家族的理心劍法,這劍法現在教給石川井無疑是害他。

時間過得很快,馬上天就黑了起來。

「呼呼,學習劍術好累。」石川井喘着粗氣,成為武士並沒有像他想的那樣簡單。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一定要不斷勤加練習,才能成功。」秋花將他父親教導過的話語教導給石川井。

「嗯,我知道了,玲姐姐,我一定會努力成為一名武士的!」

看着石川井信心滿滿的樣子,北川麻美和石川河感到幸福,孩子確實是成長了。

「行了,兒子,今天不早了,去休息吧。」

「好的,爹娘,玲姐,我先去睡了。」石川井也感到了睏倦,回屋睡覺了。

「怎麼了嘛,伯伯、伯母?」秋花看這樣子兩人是想跟自己說些什麼。

「這樣的,閨女,你對我們家這麼好,我們也沒啥能回報的。」石川河支支吾吾的說著,「想來想去,我們只能拿這個報答你了。」

石川河從懷中掏出一塊布,小心的打開是一塊保存很好的碧玉。

「這是我們家做生意時買的的,我父親當時看這玉成色不錯,便保存了下來。」石川河小心的解釋道,「儘管後來家道中落,但這塊玉我們一直都好好存着,想着以後揭不開鍋了就賣掉。」

「剛剛我和夫人商量了下,打算將這個送給恩人,感謝你對我們家的幫助。」石川河誠懇的說著。

見秋花還想拒絕,北川麻美一把拿過塞進手中。

「閨女,別跟你伯伯、伯母客氣了,在我們眼裡你就跟親閨女一樣。這塊玉給你就收下吧,再客氣就是跟我們疏遠了。」

「好,謝謝伯伯、伯母。」話已至此,秋花只得收下。

見秋花收下,兩人心中的一塊石頭也落了地,坦誠的笑了起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