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竟然扇我耳光…》[男朋友竟然扇我耳光…] - 第4章

象:這傢伙動情之時,是否也是這副債主似的冰冷表情?
他會用低沉的嗓音在對方耳邊輕喚「寶貝兒」嗎?
……我感覺自己臉上開始發燙,於是趕緊戴上墨鏡,想順便去逛個街,再物色兩條戰袍。
這時,手機響了。
我看了眼電話號,快走了幾步,找了個沒人的地方。
「再怎麼說,他也是你爸。
自打他生病,你就回來過一次,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了?」
姑媽越說越亢奮,嘶啞的煙嗓不停刺激着我的耳膜。
我聽她抱怨譴責了好幾分鐘,終於乾咳了兩聲,不緊不慢道:「哪個月沒按時給你打錢?
你自己說。
那些錢,足夠你給老豆請兩個護工輪流看護了。
咱家誰是大夫?
回去能頂啥用?
要不換換,你過來賺錢?」
她終於不吱聲了。
我乘勝追擊:「我每個月打過去那麼多錢,到底都進了誰的口袋?
我不想追究,但也別當我是傻的吧?」
她支吾了兩句,終於掛了電話。
我靠着冰冷的電線杆站了好一會兒,盯着窗外遠處的綠風箏發獃。
對,我得在這邊拚命賺錢,以此留住我爸的老命。
我一定得拿下高晟。
只要拿下他,我就什麼都有了。
※※※周一下班後我先不走,打好車,在公司地下停車場的出口附近等待。
高晟的寶藍色賓利一出來,我就叫司機跟上去。
司機說那車太貴,始終和它保持着一段距離。
跟了十二分鐘,終於到達一座高端樓盤——鑫茂府,東三環寸土寸金的著名富人區。
我望而生嘆,但我沒有退卻。
經過連續四天的蹲守,我發現每晚八點半,高晟都會前往小區斜對面的一家健身俱樂部,九點半再準時返回。
他明顯有強迫症,每天嚴格按照自己的時間表活動。
我瞬間就有了靈感。
鑫茂府我肯定是住不起的,但在兩條街外的中檔小區,租個 40 平的小戶型,我還能負擔得起。
我連夜搬家。
兩天後安置妥當,立即前往那家健身俱樂部,二話沒說辦了張會員卡。
高晟見到我的時候,那張撲克臉上明顯掠過一絲驚訝。
我翻了個白眼,用他剛好能聽到的音量嘟囔:「無語,身為員工,一點自由都沒有,這到底是什麼孽緣啊?」
他沒吱聲,默默去那邊做杠鈴深蹲。
做完四組,他又想來蹬腿。
可我正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