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嬌妻:穿到七零撩糙漢》[年代嬌妻:穿到七零撩糙漢] - 第5章 你推她做什麼

循着記憶,阮佳繞過家旁邊的雜樹小土坡踏進一個大院子。

「喲~這不是那個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呀?」

一道脆亮的女聲傳來,阮佳偏頭往堂屋門口睨了一眼。

宋青峰的侄女,宋招娣。

方臉大眼,胸前垂着兩根麻花辮,坐在一張矮凳上,手裡拿着鑿針和鞋底子,吊高了眉毛和旁邊的妹妹笑作一團。

「咳~」她清了清嗓子,雙手交握端在小腹上,抬高了下巴,「你是天邊那一…了屋恩輪,明月。知嗷照,井了我滴心方。我是如此滴歡…西一喜,文…呢屋安暖…了,我滴每個葉…屋安晚。」

「笑死個人,剛學會幾個字就給周知青寫情書,不要臉!」她譏諷地笑着,眼裡寫滿痛快。

阮佳煩躁地嘖了一聲,無聊又熱血的十五歲小妹妹也就剩這點樂子了。

兩句話四個錯字還帶拼音的所謂情書,倒不是原主寫的。

是她妹妹寫的。

因為下雨,她的褲子來月事弄髒了,曬在屋檐下的褲子又沒幹,隨手拿了掛在床頭的褲子穿了就去隊大堂學習。

去得早也是為了早些見那個周知青。

一群人圍着周知青看他在黑板上畫畫,倒也沒畫什麼有藝術的玩意,就是畫了一棟歐式建築,畫功馬馬虎虎。

一群人驚嘆不已,周知青居然住這麼漂亮的洋房!

周知青每天都要用畫畫來展示他那個大城市的各種事物,社員們也愛看新鮮。

畫房門口的梧桐樹時,粉筆不夠了,她習慣性地掏兜。

她的褲兜里常帶着半支粉筆,總是在他粉筆不夠的時候默默遞上去。

沒掏着粉筆不要緊,掏出來一個紙團,她疑惑地順手展開看,全然忘記褲子不是自己的。

粉筆沒遞上來,周知青回頭看她,眾人也看她。

然後,她就這樣莫名其妙替妹妹背了鍋。

「癩蛤蟆來我家做什麼?思想有問題的地主女別髒了我家的地!」宋招娣握着鑿針不客氣地指着阮佳。

阮佳一點也不想搭理這個以正義為幌子來泄私憤的小妹妹,摘了斗笠繞過她直接往堂屋走。

身後噌的一聲,急促的腳步響起,剛有一隻手碰到她的肩膀,她哎呀一聲踉蹌幾步精準撲進宋青峰懷裡。

砰!

咚!

陶缽摔在地上四分五裂,斗笠甩得老遠,宋青峰結結實實後腦勺着地。

阮佳趴在他胸膛上尷尬低咒:草率了!忘記老式建築還有門檻這種絆人的玩意!

得益於農村土坯房全是夯實的泥土地面,宋青峰還不至於頭破血流,不過也夠讓他惱火了。

「招娣!你是閑出花來了嗎!」

他捂着後腦勺單手扯開阮佳推到一邊,臉色鐵青坐起身,瞟了一眼滿臉痛苦捂着膝蓋使勁揉的阮佳,語氣嚴厲了許多。

「你推她做什麼!」

「我、我沒….沒下力氣….」宋招娣垂下腦袋,攥着鑿針,大拇指無意識地來回刮著針尖。

整個家裡,她不怕爹娘,就怕小叔和姑姑。

剛才真沒下力氣啊,鬼曉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