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相夕》[念念相夕] - 第4章 送你一束白玫瑰吧

汽車駛過的地方都是蘇念念腦海里碎片記憶,她腦海里會時不時浮現一些畫面,讓她感覺到頭疼,但還好沿途風景倒是很漂亮,蘇念念拿出手機沿途拍攝記錄著,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她很喜歡記錄生活中的這些小美好,然後在發到微博上與粉絲分享。

范南夕說去的地方遠,還真是挺遠的。他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才到目的地,蘇念念都已經在車內睡了一覺了。

「念念,醒醒了。」

范南夕看着副駕駛已經睡着的小姑娘,有些無奈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蘇念念後知後覺的回過神,揉了揉眼睛看向車外的一切。這裡綠樹成蔭,完全遮住了陽光,十字路鋪向林子的盡頭,前方還有一條小溪,岸上還坐着了幾個大叔在釣魚。

「這是哪?」

蘇念念迷迷糊糊的下車,耳邊縈繞着禪的叫聲。

范南夕故作神秘淺笑回應:「我的秘密基地。」

「這地方我怎麼有點似曾熟悉的感覺。」蘇念念小聲嘀咕着。

「跟我走吧。」

范南夕沿着那條十字路一直向前走,蘇念念緊緊的跟在他後面,眼睛卻不停的東張西望,還被說這裡的感覺挺舒服。

這條十字路不算長,沒走一會兒,就看到了一棟漂亮的小房子,周圍一片花草,五顏六色的。緊接着就是一陣陣香味撲鼻而來,說不出具體是什麼味道,因為有多種花香混合在一起,聞起來就別有一番滋味兒。

「到了,歡迎來到我的秘密基地。」

范南夕站在門口,看着與自己並排的蘇念念,這裡是專屬於他的秘密基地。

「這裡是花店嗎?」

蘇念念在門口探頭探腦的看着。整個房屋都被花草包圍着,裏面的空地更是種植了多種鮮花,屋內的房門被緊緊關着,但是依稀可以聽到裏面傳來的嘈雜聲。

「嗯……..可以這麼理解。」

「不過這裡不賣花。」

范南夕說完便朝着裏面走去,又朝着蘇念念勾了勾手,示意她跟上,接着便敲響了裏面的房門。

開門的是一位頭髮花白的老奶奶,穿着碎花襯衣,戴着老花眼鏡,微微駝背,手裡還抓着一束花。

「奶奶,怎麼你來給開的門啊,潔姨呢?不在家嗎?」

范南夕見到門口的是奶奶,立刻彎下腰扶着奶奶,蘇念念在一旁看到也立即搭了把手。

奶奶笑嘻嘻的,沒有開口說話。

范南夕扶着奶奶讓她坐到沙發,又順了順她的頭髮,語氣溫柔極致,「奶奶今天真好看。」

奶奶開心的笑了笑,依舊沒有說話。

「奶奶,這是念念。」范南夕溫柔的叫喚着:「給您帶來的新朋友。」

蘇念念也跟着喊了一聲,語調輕而溫柔:「奶奶好,我是念念。」

雖然她還不清楚奶奶怎麼了,但是看起來眼神很獃滯,精神狀態不太好。

奶奶看着蘇念念,一隻手輕輕握住了她的手,然後將手裡的那束花放到了蘇念念的手裡。

蘇念念愣了一下,看着范南夕。

「這是奶奶送給你的,說明她很喜歡你。」

「也歡迎你這位新朋友的到來。」

「謝謝奶奶,我很喜歡。」蘇念念立刻向奶奶致謝,奶奶輕拍着她的手,滿眼的慈祥,蘇念念盯着這慈祥的眼神不禁有些出神。

范南夕將蘇念念拉到一旁,她才回過神,范南夕很小聲的向她解釋着:「自從奶奶兒子去世後,身體狀態一直都不好,查出有老年痴呆症後再也沒有開口說話。」

「奶奶的兒子是一名**。在出任務時,為了救一個小女孩跟一名小男孩意外去世了。」

范南夕神色逐漸暗淡下來,頓了頓,「而我就是那個小男孩兒。」

「我心裏很愧疚,也一直在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彌補奶奶。可奶奶從未怪過我,她也只是說,為人民服務的職業就有做好犧牲的準備,她很自己的兒子是一名**。」

說到這裡,蘇念念眼睛有些酸澀,眼淚不停的在眼眶打轉,能說出這樣的話,胸懷是該多大的博大啊。

忽然大腦一陣刺痛襲來,蘇念念捂着腦袋「嘶~」的一聲。

「怎麼了。」范南夕皺着眉頭問道。

「沒事沒事,我聽你說完腦海里就出現一些記憶碎片,想要看清畫面時就會有點頭疼。」

「那要不要扶你去休息會兒。」

「沒事兒,沒那麼嬌氣,你接着剛剛的說。」

「哦!奶奶告訴我,她想開個花店,因為她兒子的夢想就是開個花店,她想幫他兒子實現夢想。」

你實現不了的夢想,總有人會以另外一種方式幫你實現。

蘇念念聽着他的言語,看着白髮蒼蒼的奶奶坐在沙發上,滿滿的心疼。

作為一名人民**的母親,她確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