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鵬程萬里》[鵬程萬里] - 鵬程萬里第3章  

程先生現在可有錢了,給我買的包,十幾萬砸下去眼睛都不眨。
我看着他簽單的背影,在那麼一瞬間,心裏升騰起種異樣的感覺。
我覺得我許念,一個什麼都普通,那麼努力也只上了個普本,原生家庭又差,更沒什麼本事的女人,活到這個份兒上,也算是夠可以的了。
你現在走出門去往大馬路上看,這麼熱的天,路上來來往往了多少打工人,在我這個年紀,能活到我這個份上的女人,不多了。
可是我路過商場樓下的施華洛世奇,看到那款雕成了孤星伴月模樣的耳墜,依然是挪不動步。
程先生說好看是好看,就是透着一股子廉價味,塑料似的,指不定戴兩天得掉。
我想了想還是買了。
心血來潮戴了兩天,上面的水鑽果然掉了,還得拿 502 粘。
十年前我就喜歡那個款式,可惜沒有錢,程先生也沒有。
他見我喜歡,省吃儉用要給我買,我想了想還是算了,他得買房子,我倆要結婚,他還得想辦法說服我家裡人。
於是我就故意繞着那櫥窗走,當時我的確太喜歡它了,我喜歡那個星星和月亮。
願君如月我如星,夜夜流光相皎潔。
我喜歡那個寓意和溢出來的浪漫。
如今看,也不過是一地的碎玻璃。
程先生這段時間工作忙,挺久不回家。
他同事的太太約我喝下午茶,話里話外暗示我,程先生約莫跟那女孩兒一起住外頭了。
她提點我,像程先生這種地位的男人,外頭有那麼一兩朵小花也正常,就是別給她弄出孩子,不然這財產……她說著卻又打住了,憐惜的看了我一眼。
是啊,我沒孩子。
也再沒機會生孩子了。
距離今天,程先生已有兩個月零十三天,沒回過家,也沒給我打過電話了。
這些年我一直都緊守分寸,他不給我打電話說明他忙,或者是沒想打,又或者到現在,他早已想我不起了。
十年的光陰,足以厭倦一個人。
何況還是我這樣的人。
十年前我的家人非常看不上程先生,在我面前說了那麼多他的壞話。
我爸直接給我打電話,說程浩那婊子養的一窮二白,想跟你結婚?
他憑啥?
他憑一張嘴結婚啊?
一天天的,話說的好聽,半個子兒拿不出來,不就是想白嫖嗎?
我爸說,這種白嫖的男人,你趕快讓他滾。
我爸打電話時我在做菜,開了免提擱在油煙機上,洗菜時一回頭看見程先生,拿着十一朵紅玫瑰站在門邊,臉色蒼白,搖搖欲墜。
那是年輕的他第一次給我買花。
半晌,他揚了揚手裡的花,慘淡笑說,許念,你忙,我去陽台抽根煙。
那時候我挺恨程先生的。
也確實待他不好。
他那麼大一人,還老跟人打架,也不肯腳踏實地,找個穩定工作同我過日子,整天在社會上遊手好閒的跟人稱兄道弟,他說是在做生意,但我也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我畢業後,做着自己不喜歡的工作,每天上班 14 個小時,扣扣搜搜省下那麼點兒錢,想在本市買一個小房子,再布置的溫溫馨馨。
女孩子么,滿腦子的粉紅泡泡,當時滿心滿眼都是要一輩子跟他在一起,相夫教子,和和美美。
而他總是沒個定性。
今兒投資做這個生意,明兒投資做那個,雖說有賺有虧,但總體來說是虧的。
他不以為意,說人這一輩子那樣長,怎能不遭受點挫折呢,虧就虧了,就當交了個學費。
我一聽虧了,整個人就咯噔一下。
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能得到我想要的安穩。
那時候我總是沉默一會兒,說程哥,你有沒有想過我。
他宗聳聳肩,說想過。
我說程哥,我們失敗太多回了。
他梗起脖子,說那又怎樣。
他說他一窮二白,大不了從頭再來。
那我呢?
每到這時候,我就會歇斯底里地問他,那我呢?
那會兒我也不會控制情緒,總是大哭大鬧着說,程哥,我就想要一個家,一個小小的家。
貧也好,富也罷,我就想跟你一起,建個小小的家。
我說我這樣的要求也過分嗎?
我說程哥,你出去看看,這世上那麼些女孩子,好的壞的,美的丑的,不都在這樣安安穩穩的活着嗎?
我哭着說程哥,咱們別折騰了好不好,我怕,我真的好怕,難道我不配嗎?
難道我要的很多嗎?
程先生說,等等,再等等。
三年之後又三年,又三年,又三年。
原本觸手可及的未來,變得不真實而遙遠。
程先生自己也很焦慮,老是叫我別鬧,別給他添麻煩。
他那時候遇到低谷,瘋狂抽煙,頭髮大把大把的掉。
他說他做生意已經很辛苦了,要我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緒,別再給他添亂。
可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