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帶娃閃亮登場》[前妻帶娃閃亮登場] - 第7章 你沒資格趕我(2)

是南枝?」
慕朝北冷冷的眼刀射過來:「那個女人早死了!」
剛才吹口哨的是慕朝北從小的發小——方悅,是個海市聞名的紈絝二世祖。
方悅一聽這話,興奮地雙手搓着:「慕哥,我光看她背影我就熱血沸騰了。」
他說著就往前走。
身後傳來冰冷的聲音:「你不想死的話可以試試。」
方悅詫異回頭:「慕哥,她到底是誰啊?難道是……那個俊俊的……」
身邊的某人很適當地提醒:「想多活幾天就閉嘴吧!俊俊根本沒有媽。他是試管嬰兒,生母不詳。」
方悅意識到了什麼,識趣閉了嘴。
慕朝北冷冷看了兩人一眼,轉身傲然走上了會場。
他所過之處,閃光燈頻頻閃爍,萬眾矚目……
……
顧南枝進了會場後,發現很多人盯着自己,甚至不少打扮得很貴氣的男士也禮貌地與她搭訕。
顧南枝是混進來的,只能硬着頭皮和根本不認識的人寒暄。有人給她遞上名片,而她包里什麼都沒有隻能尬聊。
她現在只期盼能看見慕朝北,然後找個機會道歉,求他放過她和她的公司。
正當她東張西望的時候,一道聲音冷冷傳來:「呦,這不是曾經顧家的千金,顧南枝小姐嗎?」
一位打扮得很精緻時髦的年輕女人充滿敵意地看着她。
顧南枝再傻也聽出對方的敵意了。她微微挺直腰,禮貌問:「你認識我?」
那年輕女人冷笑:「我當然認識你了。對了,顧伯伯和那個姓秦的小三聽說在A城過得很逍遙自在呢,你去看了沒?」
顧南枝的臉色沉了下來。
她聽見了竊竊的議論聲。
「這就是顧家的千金小姐啊?她爹是……顧德全?就是逼死原配和小三跑路的那位?」
「顧家當初挺風光的,可是自從顧德全迷上了一個女人後,整個公司就破產了,嘖嘖……原配也瘋了,跳樓死了……」
「真慘啊……」
顧南枝聽着難聽的議論,冷冷盯着眼前的女人。
有些事她可以忘,但是有些事她是到死都不會忘的。
她不會忘記自己父親發瘋了一樣捲走家裡所有的錢,帶着小三揚長而去的背影。
她不會忘記冰冷的太平間里,母親到死都閉不上眼睛的樣子。
她更忘不了,那段日子她是怎麼和弟弟熬過去的。
這時一位穿着黑西裝,戴眼鏡的斯文男人拉住那年輕的女人:「戴嬌,行了,別說了。」
戴嬌一甩男人的手,大聲說:「我怎麼不能說了?!顧家不要臉的事多了去了。」
「程書禹,你是不是還愛着這個賤人!是不是?」
「你和她從小訂婚,你和我說是她顧南枝貪慕富貴所以和你退婚了,你被人家打臉到這樣,你現在還替她說話?」
「……」
戴嬌喋喋不休地用各種難聽的話罵著顧南枝和身邊的未婚夫程書禹。
程書禹沉了臉:「嬌嬌,你私下想怎麼說就怎麼說,現在是公共場合。你……」
戴嬌明顯是刁蠻慣了。她對着顧南枝氣焰囂張地說:「顧家都破敗了,你這是什麼身份也配來這兒!你這個破爛戶,我這就讓經理把你請出去!」
顧南枝從剛才就一直沒說話。因為有些人和事都不記得了。
她不記得自己和眼前這個看起來老實本分的程書禹居然訂過婚。也不記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如戴嬌說的那樣因為貪慕虛榮所以和程家退婚。
不過聽到戴嬌要把自己趕出去,她冷冷笑了:「戴小姐,我不知道我和你有什麼恩怨。但是我不是你請來的客人,你也沒有資格趕我出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