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源窟》[千源窟] - 第4章 我要終結這荒唐的世界

鄭江遙陰沉着臉,手僵在半空中。

「老頭兒,你給我回來!」

鄭江遙撕心裂肺的狂吼着,他想要衝上前去把老占拉回來,卻被二牛一把摁在地上。

「江遙!老占心意已決!你是知道的,他勸不動的……」

「啊!啊!啊……老占,別走,別走啊……」

鄭江遙哭成了淚人,臉上糊滿了眼淚和鼻涕。他死命的掙扎,地上的土揚進了他的嘴裏。他吼的嗓子都啞了,但最後卻只換來一嘴的灰。

「江遙,別這樣,江遙……」

二牛聲音有些顫抖了,看着鄭江遙拚命挽留老占,他不禁也眼眶濕潤了。但他很清楚,老占是在用他的命來換鄭江遙哥倆兒的命。如果日後天輝能再次崛起,那他們哥兒倆都能過上好日子。

說白了,老占就是在賭,他在用自己僅剩一年的命賭一個可能——有人能站出來拯救天輝大陸,拯救天輝受難的原住民……

老占快步邁去,步伐堅定,未見一絲動搖。他走上傳送台,眼神中只有從容。這世上他已經沒有其他牽掛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們哥倆兒啊……

不遠處的鄭江遙似乎已經哭得力竭了,喊叫的聲音弱了下去,只隱約聽見一陣「哼哼」的微弱哭聲。

「二牛哥……你放開我……我不會亂來的……」

二牛看着滿臉土塵的鄭江遙也終於有些於心不忍,於是便慢慢放鬆了手。

「江遙,老占這麼做是為了保護你們哥倆兒,可不要讓他的苦心白費了呀……」

鄭江遙從地上爬起來,做好了要乖乖坐下來的架勢。

這下二牛終於可以放心了,長舒了一口氣。可終究還是二牛放鬆警惕了,氣才舒到一半,鄭江遙便嗖的一下跑了出去。

只見鄭江遙直奔傳送台跑去。

此時傳送台已經升起了光,再過幾秒鐘,老占就要被送走了。

二牛飛速追趕過去,絕對不能讓鄭江遙闖入傳送台,要不老占的努力可真的就全都白費了。

正追趕着,鄭江遙卻突然在傳送台前停下了。只見他把兩隻泥手放在嘴前,擺成喇叭狀大聲吼道:

「老占,你不是膽小鬼,你是勇士,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勇士!」

老占隔着光芒屏障,露出一抹微笑。

一陣強光閃過之後,老占消失在了眼前,只留下一個光禿禿的傳送台。

老占,走了……

路邊凋敝的樹上落下了一片微微泛黃的葉,它承載着冬的悲涼與傷痛,也承載着春的希望與萌動。

來時不帶片葉,去時不染絲煙。我孤身來,我獨自去。我匯進冬的寒流里,我融入春的微風中。我阻斷冷意,我送去溫存,只為你能向陽而生……

這就是老占這一生的含義。

鄭江遙雙膝跪地,他雙眼失神,失去親人的滋味着實是鑽心的痛。二牛就在鄭江遙身後喘着粗氣,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話安慰他。

「上帝,如果你存在的話,我要狀訴你!你這個善惡不分、老眼昏花的大混蛋!你為何總是要讓溫柔的人去體驗生命的殘酷,難道你犯的罪自己不曾發覺嗎?啊!?你為何不開開眼拯救這個病入膏肓的世界,為何呀!」

鄭江遙開始抱怨老天無眼,開始控訴上帝不公。

此刻的他深深感受到了這世界的惡意。在羽修星人眼中,他們這些天輝原住民就是用完就丟掉的棋子,如果不反抗不推倒他們的話,天輝原住民將永世為奴!

他不服!他不服羽修星人帶來的新秩序!難道奴役或被奴役才是兩個文明之間正確的關係嗎?不,戰爭的盡頭應該是和平!文明衝突的盡頭也應該是和平!

天空中飄來幾片烏黑的雲,風也變得強勁了。吹散了陽光,吹來了雨滴。

兩秒鐘之後,天空中下起了瓢潑大雨。其他人都拿起板凳慌慌張張的跑回了家去,只剩下鄭江遙和二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