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妃她又改嫁啦》[棄妃她又改嫁啦] - 第5章 一分錢難倒英雄漢

剛走半道,丁香拉着金燦燦白嫩的手,拍打在自己的臉上,不敢置信「王妃,我們打了側妃居然毫髮無損的出來了?」

「那是,也不看看你家小姐是何許人也。

今兒個沒把馮靜兒她shi打出來,算她昨天拉的乾淨。」金燦燦悠然自得的,邁着小步伐,瀟洒的小模樣給丁香看呆了。

她這不是在做夢吧?

小姐的轉變真的太大了,先是搶屋子,後是打側妃,現在連shi都說的這麼順口?

丁香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

痛得她眼淚汪汪,吸了口涼氣。

不過也是,受了這麼大的委屈,是個人也會有所轉變,她也要改改自己的性子了,在不能讓小姐為了維護自己陷入險境。

金燦燦沒好氣的拍了拍她的頭「傻丫頭,還有別叫我王妃,幹啥都得看別人的眼色,我頂多就算個棄婦。」

丁香趕忙擺手,搖着頭「小姐,怎麼能說自己是棄婦呢?若是老爺知道小姐,現在的日子,只怕是……怕是……」

話沒說完,眼淚憋不住,嗚一大聲哭出來。

小姐以前在家那是萬千寵愛於一身,何時吃過這樣的苦,被側妃欺負,三天兩頭挨餓,時不時還被側妃當出氣筒,府上的下人誰見她們不踩上兩腳。

若是老爺和夫人知道,指不定得多傷心。

自小被老爺捧在手心的寶貝,含嘴裏怕化,捧手裡怕摔,嫁入王府過着這樣的苦日子。

原本老爺給小姐準備的那些嫁妝,夠她們吃上幾輩子,在來到王府,她們處處被打壓,變賣的變賣,送人的送人。

搞得現在她們家小姐連身像樣的衣服都沒有。

看着丁香哭的梨花帶雨的小模樣,金燦燦心都酥了。

哎,她這輩子最見不得人家落淚,更何況這小丫頭長的還這麼俊。

不說大家閨秀,好歹也是小家碧玉。

難道她們金府甚產美人?

金燦燦摸了摸丁香的臉蛋「別哭了,你再哭小姐我心都要碎了」

丁香抽搐着聲音「可是小姐,沒有月捧,咱們可怎麼活?」

「放心啦,你家小姐,我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還怕養不活你個小丫頭片子么。」金燦燦拍了怕胸脯保證到。

「噢,對了小姐,奴婢有樣東西要給你,你跟我來。」拉着金燦燦一路小跑到原本她們住的地方。

矮小的茅草房內,丁香手忙腳亂的扒開草堆,將埋藏在草堆裏面的一副畫軸拿了出去。

滿臉內疚,陷入深深的自責當中「小姐,房子燒的太快,小姐其他的畫作,奴婢沒能拿出來,大部分都被側妃燒了。

奴婢拿出來的一些畫作,都被側妃的人燒的燒,拿得拿,這幅是小姐最喜歡的,奴婢偷偷藏起來的。」

「你看看,奴婢將它藏在奴婢睡的草堆下面,又用東西將它遮蓋起來,才沒有被側妃的人找到。」

金燦燦拿起,丁香捧着的畫作,心裏別是一番滋味。

內心泛起的一抹酸,好似烏雲密布,天下大雨,陰鬱着她的整個內心。

好半天才回過神「走吧!我餓了。」

肚子發出「咕咕咕」的叫聲,金燦燦忙着去打日期,已經徹底的忘記,自己從昨天中午就沒吃飯,一直到今天中午。

果然,這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將在兩人餓的前胸貼後背往廚房飛奔而,廚房的大門緊閉,上面貼着條,一行行大字,金燦燦瞪大眼睛,讀了起來。

「愛妃,通天之能,因自食其力,若無本王許可,動之,賠十。」

「我勒個去的!」金燦燦氣不打一處來,撩起袖子,攥着拳頭揮舞着。

就知道百里興安那牲口,不會這麼容易善罷甘休,他這是在趁人之危,知道她餓故意的是吧。

她咬着牙,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行,很好,非常好,自食其力就自食其力。」

難道在這小小的古代,她還會被餓死不成。

百里興安這可是他逼自己的。

金燦燦冷哼一聲「丁香,我們走!」

金燦燦將廚房上貼着的紙,揭了下去,撕成碎片,跟撕百里興安本人一樣,出了口惡氣之後,惡狠狠的朝着門上扔去。

突然想到些什麼,金燦燦轉身往沁雅軒而去,果不其然,門也是上了鎖的,而且還是三道,百里興安防賊呢這是?

不,百里興安就是防賊還不會如此,這就是單純的警示她呢吧!

還真被她說對了,百里興安就是為了警示她。

金燦燦惱怒了,啊啊啊,抬起一腳向門踹去,硃砂門上,一個黑黑的腳印子,油然而生。

百里興安那牲口太過分了!

他這不是防自己,他這是在侮辱自己,沒錯小小的鎖怎麼可能防得了她。

百里心安,那丫的,這是……

傷害性不高,侮辱性極強。

哼!百里興安,咱們走着瞧。

所謂小女子報仇十年不晚,先祭奠好五臟廟,至於和百里興安的仇,以後有的是機會,慢慢報。

「丁香,走,小姐帶你抓魚去!」金燦燦抓着丁香的小手,往花園後方湖邊走去。

炎炎夏日,晌午屬於太陽最毒辣的時候,湖邊,微風徐徐,空氣中夾雜着荷花的陣陣清香。

湖面那五顏六色的荷花隨風搖曳,翠綠的荷葉下,那成群結隊的魚兒,歡快的嬉戲着,你追我趕,好不愜意。

「撲通」個別魚兒更甚,活潑的跳躍出湖面,站在湖邊的金燦燦大喜。

「嘿嘿,丁香,你等着,我們有魚吃了」金燦燦興奮地將衣服撩起,脫鞋,露出雪白的玉足,動作一氣呵成。

抄起早已準備好的木棍,往湖邊開心的走去,湖裡的魚兒,紛紛往金燦燦腳邊游來。

看着這景象,金燦燦有點傻眼了,這些魚是傻了嗎?

怎麼爭先搶後的往自己的方向游過來呢?

莫非是自己人品太好了?

連魚都要爭先恐後的給自己填肚子。

不管了,金燦燦,削尖的樹枝,往那群魚里插去。

一插一個準。

果然自己的手法還是相當的準確,相當厲害,不愧是研發界的天才,當真是干一樣,像一樣啊。

不一會兒,金燦燦拿着魚,往湖邊走去。

丁香則乖乖的在湖邊,架起火把,兩人就在這光天化日下烤魚。

這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