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妃她又改嫁啦》[棄妃她又改嫁啦] - 第7章 兩兄弟的較量

亥時,整個青樓里嘈雜聲一片,就在這時唱台也準備完畢。

硃紅色的唱台上,四處飄逸着水紅色的輕紗,微微浮動,五顏六色的光芒,圍繞在周圍,玫瑰花瓣飄然而下。

那年過半百的。老鴇子,扭動着肥碩的身體,大嘴上抹着紅紅的唇色,那肥嘟嘟的臉上,笑的跟菊花似的。

「哈哈,首先,感謝,各位客官,光臨我們百花樓,各位貴客的到來,使得我百花樓蓬蓽生輝

各位客官,今日總算來着啦,咱們百花樓今天來了兩位有着美如天仙的玉女花魁呢

她們不但長得漂亮,還撫的一手好琴,那聲音猶如百靈鳥一樣,青翠欲滴,保管撩得各位爺不要不要的。

當然了,咱們這兩位花魁呢,獻唱完畢之後,還有最震撼人心的拍賣初夜環節,哪位爺出的價高,就可以與咱們的花魁一夜良宵呢」

老鴇子那三唇不爛之舌在這哐哐一說,下面的那幫男人一個個摩拳擦掌,熱血沸騰,歡呼聲,吶喊聲。

「來,有請我們的兩位花魁,清清,香香!」老鴇子也是厲害的人物,很會拿捏時候。

在男人們吶喊聲最大的時候,最熱情的時候,再讓她們登場無疑是最佳時間。

金燦燦一身淺綠色輕紗,頭髮梳理着簡單的飛天鬢,淺綠色的簪子顯得她皮膚更加白皙細嫩,巴掌大的臉猶如天然的美玉精雕細琢。

彎彎的柳葉眉,水靈靈的大眼睛,炯炯有神,水潤的紅唇,像極了嬌艷欲滴的玫瑰花,讓人想一芳親澤,那清冷的氣質活脫脫的玉女掌門人。

而身旁的丁香一襲粉紅色的輕紗,若隱若現的呈現出她那娥羅多姿的身材,梳了個簡單的雙飛鬢,粉色的流蘇釵鑲嵌着小鈴鐺,一步一響。

小巧的鵝蛋臉,亮如星光的眼眸四處打量着,薄薄的嘴唇微抿着,abc 青絲半垂腰間,纖細白嫩的手臂打着兩個粉紅色的蝴蝶結,懷抱琵琶,緩緩邁着蓮步,清脆的鈴鐺聲,一步一響,猶如哪調皮的桃花仙子。

兩人的出場使得,下面的氣氛更加沸騰了,男人們猩紅着眼睛,熱血沸騰,嘴裏嘶吼的聲音,更加賣力,試圖引起她們的注意一樣。

整個現場熱爆了。

丁香,蒼白着小臉,小心翼翼的靠近金燦燦「小姐,王爺真會來嗎?」

若是王爺不來,她們可怎麼辦?

難不成真要將自己交代在這裡,自己倒是無所謂,可小姐怎麼可以……

良家女子,哪個會來這青樓,風塵女子向來走到哪兒都是為其不容的。

若王爺真的不來,她就算拚死也要保住小姐,決不能讓小姐陷入這虎狼之地。

丁香咬了咬嘴角,欲在說些什麼。

金燦燦看着她那不安的眼神,出聲安慰到「放心啦,像他那種茅房拉屎臉朝外的漢子,一定會來的。」

換句話說就是她敢來青樓賣shen,她就篤定了百里心安一定會來。

百里心安不但會來,而且還會隨着人群叫價呢,畢竟自己可是他的王妃呢。

若是旁人知道,堂堂七王妃竟然在青樓拍賣自己的初夜。

百里心安,不知道得被多少人戳着脊梁骨罵了。

所以百里心安,怎麼會允許自己做有損他顏面的事情呢?

嘿嘿,接下來。正式進入遊戲時間。

金燦燦。纖細如青蔥的玉手,在古琴上撩撥了幾下,水潤的雙眸,猶如一汪清澈見底的清泉。

含眸垂笑着,臉上的輕紗若隱若現,水紅色的輕紗,在微風的吹拂下,若有似無的飄逸着。

唱台下方的男人們,無一不是,吶喊着,揮舞着,暗下決心,一定要拿下這等撩人心弦的小妖精。

金燦燦手裡的古琴,發出清脆的錚錚聲,那琴音高時清脆,低時委婉,猶如高山流水般,無一不牽動着人們的心弦。

漸漸的人潮中安靜了下來,漸漸的懷抱琵琶的丁香,符合著金燦燦的節奏,緩緩的彈奏起來。

金燦燦淺笑着,配合著臉上那輕紗的飄動,那笑容動人心弦,緩緩張口

「啊~~啊~~

~~你撫琵琶奏琴弦,我做戲子樓台前,怎樣心中地形間,白髮亭中細百年…………」

動人委婉的聲音,一出,眾人微眯着雙眼,滿臉的享受,陶醉在其中。

老鴇子捏緊着手裡的手帕,激動的打着哆嗦。

這哪是小曲兒,此等歌聲,當真是,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

這唱的,她感覺自己的心都化了,老鴇子開心的笑着。

哎呦喂,這下子賺翻了,賺翻了,她果然沒看走眼。

這古箏,和琵琶的配音,無時無刻不在撩撥着人心,這琴音,當真是繞樑三日不絕於耳。

眾人陷入深深的夢境中,突然琴聲戛然而止,下方的眾人,紛紛張開雙眼,滿臉的驚愕,此等歌聲,簡直就是天仙吟唱的。

一瞬間摩拳擦掌,老鴇子笑眯眯的站在唱台上,老臉都笑出花來。

「各位客官可還滿意呀!

媽媽我可是聽的如痴如夢的呢~

咱們這兩小花魁,可是我百花樓百年難遇的天姿呢?

接下來,開始咱們最精彩的環節,拍賣環節,各位爺,到你們大展身手的時候到了

接下來,就看哪位爺,能夠與我們清清,香香,共度良宵了」

「1000兩白銀,每次加價不得少於,500兩,各位爺開始加價吧!」

底下的人,瘋狂了,紛紛激動的喊着,此時包廂之中,百里雲崢坐在窗檯邊,白衣飄飄,有一搭沒一搭的把玩着自己的鬢髮。

紅潤的薄唇,微微勾起,火熱的目光打量着唱台上的金燦燦「小娘子,又遇見你了呢……」

下方人聲鼎沸的吶喊着。

「我出一千五百兩!」

「我出2千兩」一位穿着金色衣袍的老男人,扭動着肥碩的身子,眼裡冒着火紅的金光。

「切,就你這點身家,竟敢與我爭搶!

當真是屎殼郎趴鞭翹,光知道騰雲駕霧,不知道死在眼前」一個瘦弱如猴,滿臉蠟黃的男子尖酸刻薄的說著。

「老子出3千兩,你們誰敢跟,就是與我太守府為敵!」

該男子面色憔悴,眼眶發青,大喝着,一看那樣子就,縱慾過度,經常留戀於花叢之中的,情場浪子。

底下的人群,紛紛切了一聲,冷哼着「奪花魁,看得是身家雄厚,而不是靠威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