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嬌村花嫁給了悶騷糙漢子》[七零嬌村花嫁給了悶騷糙漢子] - 第7章 大打出手(2)

他們夫妻二人一臉懵逼的互相看着對方,玲玲不是去鎮上上班了,怎麼回來跟阿香打起來了。

丁文成此時也顧不上許多,扔下手裡的鋤頭,就往家裡走,走了幾步,回頭髮現王金蓮還在那杵着,扯着嗓子道:「想什麼呢,還不趕緊回家去。」

回來的時候,他們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到了。

院子里,衣服,鞋子,被褥還有書本都散落了一地,就跟鬼子大掃蕩了一樣,他們進來,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從房裡隱隱傳出一陣低低地抽泣聲,王金蓮此時也顧不上那麼多了,直接從衣服上面踩了進去。

周玲一頭長髮就跟雞窩一樣,蓬亂着,身上也是烏漆麻黑的,就跟在地上打了滾似的,正蹲在地上,埋頭哭着。

聽到動靜,抬頭一看是靠山回來了,此刻眼淚就跟泄了閘的洪水一樣奔流不息,聲音也更是高亢了許多。

兩人還是小的時候因為一雙新買的鞋子打過架,只不過那時候就是互相推搡,還不敢像這樣動起手。

王金蓮看到女兒面上淌滿了淚痕,胳膊上也有幾塊大的烏青,心疼得不得了,但是她更是知道此時唯有示弱才能博得好感,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才把竄到喉嚨口的怒氣給壓下去了。

於是佯裝生氣,不顧三七二十一,一巴掌拍到了周玲的腦袋上,高聲罵道:「你個敗家娘們,以為錢是大風刮來的,這樣糟蹋東西,把衣服鞋子扔的到處都是。」

周玲本來剛剛被丁香抓頭髮,心裏就很委屈了,現在又被她媽不分青紅皂白地掄了一巴掌,就更是委屈了,頓時嚎啕大哭,聲音響徹雲霄,方圓十里都能聽到。

丁文成過來將孩子直接拉到身後,面上滿是不悅,生氣道:「怎麼好好的動手打人呢?」

王金蓮作勢還要打,被丁文成一把拉開了。

「玲玲,你說是怎麼一回事?你早上不是去鎮上上班了,怎麼這個點就回來了。」

丁文成轉身問道身後的人,當務之急還是應該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周玲想起這個事就越發的憤憤不平,於是將自己去了鎮上糧店報到,卻被那裡的人直接趕回來了的事說了出來。

那裡管事的說根本就沒收到趙德貴的信兒,他們已經重新找人了。

王金蓮這才反應過來,難怪之前丁香答應的那麼爽快,還讓他們巴巴地去把隊里的工作給辭了,估計這個小賤人早就想擺她一道,故意讓她們兩頭不落好。

丁文成二話不說,直接衝進了丁香的房裡,見她正氣定神閑地往手臂上擦藥油,看來剛才打架她身上也是掛了彩的,只是這會兒卻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

「阿香,到底是怎麼回事?今天玲玲去鎮里糧店報到,那裡的人怎麼說你舅舅沒有給他們說,還說他們已經重新找人了。」

剛才打架雖然周玲被打慘了,只是因為她腳行動不便到底還是吃了虧。

她慢悠悠地把藥油蓋子給擰緊,這才抬起頭來說道:「舅舅是去說了的,只不過他人微言輕,那裡的管事又個個都是見錢眼開的主,興許是別的什麼有門路的人給他塞了什麼好處,他就把這個工作給別人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