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嬌寵:她成了四爺的心上寶》[清穿嬌寵:她成了四爺的心上寶] - 第003章 賞賜

翌日,天還沒亮,四阿哥準備進宮。

走到府門口,忽然想起什麼,扭頭對蘇培盛道:「許氏那兒……可是許氏來着?」

蘇培盛彎腰道:「是,主子爺,有位許格格來着。」

四阿哥皺着眉,沉吟片刻,道:「去庫房挑些賞賜,給許氏送過去。」

蘇培盛愣住了,昨兒夜裡不是許格格伺候的,怎麼突然賞賜起來了?

但四阿哥說的,蘇培盛不敢多問,忙應了嗻。

心道,這位許格格不一般啊,只是前兒夜裡伺候了一場,就讓主子爺記住了。

可得仔細些了。

四阿哥卻是想着,本來答應要去許氏屋裡,卻沒去,那樣小小的一個人兒,怕是要有怨言。

他堂堂四阿哥不好出爾反爾,讓一個格格笑話,就送些賞賜過去,算是安慰她了。

他也不必心裏惦記着這事。

四阿哥拋下這事,騎馬進宮去了。

蘇培盛親自去正院要庫房的鑰匙,因為後院庫房是福晉管着的,少不得要經福晉的手。

四福晉愣了愣,笑了下,「我讓金嬤嬤去開下庫房,有勞蘇公公走一趟了。」

蘇培盛忙稱不敢,謝了福晉,同金嬤嬤去了庫房,挑了幾樣不算多貴重,但又上得檯面的金銀珠寶之類的。

然後蘇培盛向金嬤嬤告了辭,金嬤嬤隨後回到正院回稟福晉。

四福晉表情淡淡的,「隔了一天,四爺還能想起這位許氏,可見伺候得好,不過這份上心能有多久,還要看她的本事了。」

忽然笑了起來,「這下子李氏要氣瘋了。」

金嬤嬤跟着笑,「到底是上不得檯面的,能得主子爺幾分在意已是難得了。」

福晉道:「李氏懷着身子,若四爺果真對這位許氏上了心,不妨就讓她伺候一陣,總歸是進了府的,不能不管了。」

收到蘇培盛送來的賞賜,許瑩瑩很是詫異,怎麼突然又來賞賜了?

不過四阿哥還惦記着她,沒忘了她,也算是好事吧。

許瑩瑩高高興興地收了賞賜,「多謝蘇公公。」

白荷機靈地拿出一個荷包給蘇培盛。

許瑩瑩笑道:「這個給蘇公公底下的人喝茶。」

蘇培盛不客氣地收了,「謝許格格。」

甭管此刻主子爺是何心思,總歸這位剛進府,一切未定,沒道理拒絕。

送走了蘇培盛,許瑩瑩看着這些賞賜,眉開眼笑,這段日子的吃喝賞賜是不成問題了。

身為主子,除了自己的吃和穿,打賞底下奴才也是很有必要的。

白天她還擔心手裡的銀子不夠呢,這下子就救了急。

雖然不能拿出去換錢,但是能用來賞賜身邊人,多少能貼補一些。

府里的格格一個月的月例銀子只有五兩,主要是用來打賞底下奴才。

吃喝有府里管着,但也僅限於早點和一日兩餐,其他時候餓了還需打點膳房那兒,就需要銀子了,全靠手裡那點月例銀子。

用和穿就靠逢年過節的賞賜。

可想而知,這點月例銀子哪兒夠的?吃喝,加上賞賜,很快就用完了。

那些奴才可不會跟你客氣的,精着呢。

自己院里的人平時也要賞,還有前院來的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