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嬌寵:她成了四爺的心上寶》[清穿嬌寵:她成了四爺的心上寶] - 第003章 賞賜(2)

>

所以沒點寵愛,只靠月例銀子度日的根本不行。

有點寵愛的還能靠着四爺額外的賞賜彌補一些。

唉,果然印證了飯票的重要性,伺候好這位長期飯票,她以後的生存就不成問題了。

問題是能維持多久呢?

秋格格又來了。

看着這些賞賜,眼裡妒意瘋狂地湧出來了,「哼,不知用了什麼狐媚手段,這麼點賞賜就把你高興成這樣,真沒出息。」

許瑩瑩笑道:「那也比某人什麼也沒有的好。」

秋格格自打來的第一晚伺候了四阿哥,後來就沒了,也就第二天早上,福晉那兒賞了一些,四阿哥可沒單獨賞賜。

擱這兒酸誰呢?

秋格格怒了,抬手就要打,許瑩瑩再拿起一根針朝她手心扎了過去。

秋格格痛得縮回手,捂着手,氣急敗壞,「你怎麼隨手拿根針?」

許瑩瑩笑盈盈的,「就是防你這樣亂咬人的呀,難不成等着被你打?」

幸好她見這個管用,就隨身帶着,免得這傢伙再來找事。

果然還是不死心。

秋格格被氣瘋了,想教訓人,又怕那隨時來的針,只得氣呼呼地離開了。

許瑩瑩把針放了回去,哼,經了這兩次,秋格格應該不敢再隨便動手了。

至於告狀。

一根針,扎了也看不見摸不着,沒憑沒據的,福晉哪兒會為這點小事責問她的?

這一天又無聊地過去了。

到了傍晚,許瑩瑩吃了晚膳,百無聊賴地在自己屋外的院子里數螞蟻。

天涼了些,就進屋了。

不一會兒,就聽說四爺往這邊來了。

但這院里住着她和秋格格兩個人,不知四阿哥是去秋格格那兒還是來她這兒。

許瑩瑩不好出去迎接,怕鬧笑話。

秋格格卻已經打扮齊整,歡歡喜喜在屋外等着了,見了四爺就請安,聲音嬌滴滴的。

「給爺請安。」

誰料四阿哥腳步都沒停,徑直去了對面許瑩瑩那兒。

秋格格一抬眼,頓時咬碎了銀牙。

許瑩瑩匆忙出來迎接,「給爺請安。」

心想,這次四爺沒被李氏攔下。

大概是李氏快要生了,不好意思天天攔着不讓四阿哥去別處。

四阿哥看她一眼,白白凈凈,笑容甜美,眼神閃了閃,便進了屋。

許瑩瑩看了眼對面站着的秋格格,嫣然一笑,扭頭進了屋。

秋格格跺了跺腳,回屋去了。

臉丟盡了。

許瑩瑩端着茶過去,「爺喝茶。」

四阿哥坐在桌前,接過茶,沒喝,擱在一邊,打量着她,問了句,「可讀過書?」

許瑩瑩心想,她一個格格,不好賣弄,而且她來了這兒確實算得半文盲了,但又不好說什麼也沒看過,叫人輕看了去。

她道:「回爺的話,讀過詩經,但認識的字很少。」

她家裡是南邊的,純純的漢人,雖然她爹只是個小小知縣,但當了官,肯定少不了讓女兒讀書的。

讀過詩經很尋常了。

算起來,同是南方來的,李氏的爹是她爹的上司呢。

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