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我是天道爸爸的小錦鯉》[清穿之我是天道爸爸的小錦鯉] - 第1章 新人入府

康熙四十二年,四貝勒府,長青院。

「格格,該起了。」

一名圓臉青衣婢女站在床榻外輕聲叫道。

「……嗯,讓我醒醒神。」一截白皙的手臂從紗帳中伸出來,無力地揮舞了兩下。

要暖春說,她家格格哪裡都好,姿容上國色天香,完勝後院以美色出名的李側福晉,要不然李側福晉也不會因為看不過小主,而罰跪小主。處事上,待人隨和,從不無故打罵奴才。就是這性子實在憊懶了點,每天不睡到日頭升起從不起床。

蘇玉濃滾動着翻了個身,躺在床上懶懶地想,今個早膳該叫些什麼呢……

這是蘇玉濃穿過來的第三個月。三個月前,她還在末世過着死氣沉沉的日子。

蘇玉濃是一名孤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大學選擇了旅遊管理專業,她的人生計劃就是畢業後積累足夠的資金,然後找一個風景如畫的城市,開一家民宿,從此過上鹹魚般退休養老的美好生活。

對,她就是這麼佛系。

而蘇玉濃敢這麼做的底氣就是她是老天爺的親閨女,身負錦鯉運,要啥有啥。

錦鯉運在財氣方面的表現就是,她買飲料從來都是再來一瓶;參加抽獎,回回都能中獎;買**,雖說不是百萬大獎,但是每一回都能中個幾百上千塊,以至於她得每買一回**就得換一家店,才能不被別人發現她的好運;找兼職,總能找到完美適合她的高薪工作,無論什麼時候……

而在人脈方面的表現就是,從小到大,她總能遇到心懷善意、賞識她的貴人。孤兒院院長,學校老師,老闆……正是因為如此,她才能抓住機會去不斷發展、充實自己。

可是這鹹魚的生活卻在末世到來時戛然而止。

末世來臨時,蘇玉濃剛裝修完民宿準備營業。她幸運地覺醒了木系異能,可戰鬥,可種植。跟着倖存者來到了一個大基地,加入了官方的戰鬥小隊,順風順水地升級異能,每一天都在為了生存奔波。

雖說解決了生存問題,可是這樣的日子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盡頭。無時無刻地看着自己戰友逝去後親人的痛不欲生,蘇玉濃感覺到了茫然和不知所措。

因為她從小到大就是一個人,沒有親人,雖有朋友,但也是淡淡之交,沒到推心置腹的地步。她生來就是孑然一身。

在一次救援任務中,為了掩護戰友突圍,蘇玉濃選擇了與喪屍同歸於盡。她閉上眼前還在想,我的好運就此到頭了嗎,天道爸爸不管我了嗎。

蘇玉濃本以為這就是自己人生的結束,可誰知竟穿越到了清朝康熙年間,初入四貝勒府的格格蘇佳玉濃身上。

康熙四十二年,已有一子一女的李側福晉再次被診出有孕。時值大選之年,福晉烏拉那拉氏為了分薄李側福晉的寵愛,特地進宮求來了格格蘇佳氏和格格伊氏。

蘇佳玉濃為滿軍旗人,蘇佳氏是其滿姓,其漢姓為蘇氏,故蘇佳玉濃又可稱其漢名蘇玉濃。

蘇佳玉濃剛入府,四爺隨聖上巡幸塞外不在府中。在逛府中後花園時,遇見了心高氣傲的李側福晉,李側福晉因為原主容貌出眾而倍感威脅,以不敬尊卑為由將原主罰跪兩個時辰。

蘇佳玉濃本就是一名早產兒,身體嬌弱,在烈日炎炎下跪完兩個時辰後因暑熱猝死過去,再醒過來時就變成了從末世穿越過來的蘇玉濃。

也幸虧蘇玉濃穿越過來,並且末世時的木系異能隨之而來,用木系異能不斷滋養身體,才沒有發生四爺府上格格死亡事件。

「格格,水來了。」另一婢女暖夏端着黃銅水盆進屋前來道。

蘇玉濃慵懶起身,緩步走到屋**,隨手接過暖春遞來的濕帕子,敷了敷臉,才開口:「早膳叫了么?」

「還沒呢,周小茂正在外面候着呢。」暖夏答道。

暖春,暖夏和周小茂是原身跟前伺候的奴才,暖春和暖夏是貼身丫鬟,周小茂是太監,另外還有院子里的粗使雜役若干。

「讓他去膳房提些粥和涼菜即可,天太熱了,沒什麼胃口。」

「是,奴才這就去。」暖春轉身離去吩咐周小茂。

格格的冰例是有數量限制的,天熱的情況下,蘇玉濃只有在午休和晚休時才會用冰,省下來的冰還要用在膳食上,滿足口腹之慾。

雖說蘇玉濃有木系異能,但是這木系異能也不是萬能的,不能做到讓她不畏寒暑。經過這三個月的實踐,蘇玉濃髮現她的木系異能主要有以下三種功能。

一、滋養身體。原本這具身體先天體弱,通過每天運轉木系異能,先天缺陷已經被彌補。當然,所花費的能量也是巨大的。原本末世時異能等級為十二級,而蘇玉濃是十級異能者。調養好身體後,蘇玉濃的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