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我是天道爸爸的小錦鯉》[清穿之我是天道爸爸的小錦鯉] - 第4章 府中家宴(2)

過夜,哪怕是懷孕的李側福晉也不能破例。但是也沒有給李側福晉臉色,這就是有孩子的好處啊。

四爺其實打從進正廳就看見了坐在末位的仙女格格。蘇培盛剛才已經告訴過了,新進府的蘇格格容貌過人,想必他的仙女格格就是蘇格格了。

四爺在見到仙女格格之前,自認是一個在女色上一向有自制力的人。可是自從在府門一眼相見,四爺心中無法抑制地升起了一股渴望,極其想要把仙女格格擁入懷中,溫柔待之,珍重視之。這股渴望來的洶湧而莫名其妙,四爺卻並不排斥。隱隱之中,彷彿有一道聲音在說,面對它,它會給你的人生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只是可惜今晚按規矩是要去正院的,明天要去李氏的西側院,見到仙女格格還得再等等。

四爺少年時讀到書上關於美人的詩句,曾經默默幻想過他心儀的愛人:她必定有一張俏麗如三春之桃的芙蓉面,一雙脈脈含情的桃花眼,一張點櫻朱唇,一口含珠貝齒,一雙纖阡玉手。此時此刻,他的心上愛人就坐在那裡,凝霜賽雪的一隻手正執着木筷,優雅地進食,一舉一動間,柔情滿滿。

四爺注視蘇玉濃的時間過長,眾人都有所發現。

李側福晉攥緊了筷子,心中暗恨,狐媚子。

福晉嘴角淡淡勾起,李氏失寵的一天看來指日可待。

伊格格心中驚喜,看來她選中的大腿前途無限。

宋格格則隱晦地看着弘暉,眼神幽遠。

散席後,福晉跟着四爺回了正院,眾人各回各院。

西側院。

「啪。」李側福晉剛進院就憤怒地摔碎一盞茶杯。

「哇……」弘昀被嚇了一跳,大聲地哭了出來。

「把阿哥抱下去。」李側福晉甩手對着二阿哥的奶嬤嬤說。

待眾人都出去後,孫嬤嬤開口勸道:「側福晉您可萬萬不能生氣,您正懷着身子呢。」

孫嬤嬤是李側福晉的奶嬤嬤,是李側福晉懷弘昐時與四爺求情,特地從李府調到李側福晉身邊伺候的。

知書和知畫趕緊把碎了的茶杯收拾起來,並換上新的。知書和知畫是李側福晉身邊的一等丫鬟。

李側福晉憤懣不平地說:「嬤嬤您是沒看見剛才爺看蘇格格的眼神,爺可從來沒用那種眼神看過我。「

孫嬤嬤勸說:「側福晉,主子爺也就是貪個新鮮,您跟主子爺有這麼多年的情分在呢,身旁還有大格格跟二阿哥。等您平安地生下腹中的阿哥,主子爺的心自然會回來。」

「可是我現在懷着孕根本伺候不了爺,都讓那個賤人得便宜了。「李側福晉猶憤憤地說。

孫嬤嬤聞言道:「側福晉,後院不是還有幾個侍妾嗎,實在不行,找一個好拿捏的,控制在手裡。」

李側福晉搖搖頭:「不行,那幾個這幾年也沒有得寵的,爺看不上她們。」

孫嬤嬤心思一動,先對知書、知畫吩咐道:「你們倆收拾完就退下吧。」

等知書、知畫出去後,孫嬤嬤才說:「側福晉,您看知畫如何,這個小丫頭還算有幾分顏色,也好拿捏。」

李側福晉聽完,心裏思量了一會,雖然感覺便宜了一個奴才,但是自己眼下根本無法伺候四爺,倒也不失為一個辦法。等她生完腹中的這個孩子,再把知畫遠遠地打發到一邊去。

「嬤嬤,爺的問題解決了,可是我還是看蘇氏不順眼。當日在後花園,怎麼沒把她的那張臉給曬壞了。」李側福晉抓住蘇格格不放。

孫嬤嬤聽到蘇格格在後花園罰跪的事,眼前靈光一閃:「側福晉,主子爺可是一個十分看重規矩的人。我們何不拿蘇格格不敬尊卑的事說一說,相信主子爺聽說了以後對蘇格格的印象會大打折扣。」

李側福晉雙手一拍,聲音都高亢了:「嬤嬤好想法。明天爺肯定會來我這裡,我先在爺面前訴訴委屈,以後蘇氏再怎麼說爺都會認為蘇氏在狡辯。「

孫嬤嬤又加了一把火:「明天老奴就把蘇格格不敬尊卑的消息傳出去。用不了一天,全府上下就都會知道。主子爺剛回府,肯定還不知道這件事。一旦主子爺聽說,一個格格敢對懷着身孕的側福晉不敬,於情於理,都得處罰蘇格格。」

李側福晉有點擔心地問:「嬤嬤可要當心,不要被其他人發現痕迹。」

「側福晉放心,老奴當初從李府出來時,夫人給了老奴一份名單,名單上都是李府想方設法在主子爺開府時埋下的釘子,絕對可用。其中有一個在花木房的粗使太監,他阿瑪是個混的,欠了賭債,把他們兄弟倆都賣給了人伢子,他唯一的弟弟現在就在李府的莊子上呢,這人絕對可用。而且這個小太監當天就在後花園當值。一個太監喝醉酒說幾句胡話是常有的事。」孫嬤嬤保證道。

「那就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