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我是天道爸爸的小錦鯉》[清穿之我是天道爸爸的小錦鯉] - 第5章 謠言頓起

正院。

福晉洗漱完走進內室,四爺已經躺在床上不知是否入睡。

福晉輕手輕腳地走到床邊,放下紗帳,掀開被子安靜地躺了下去。

等了一會,福晉輕聲地試探道:「爺,這回選秀新入府了兩位格格,都安排在東跨院了。」

四爺回:「後院的事福晉一向管理的很好,爺很放心。」

說完這句話,四爺便不再多言,二人一人一鋪被子靜靜入睡。

福晉沉默地等了一會,待身邊四爺的呼吸聲平穩後,方翻過身面向床帳外。

福晉心中想,從大婚的那日起,四爺一直對她就淡淡的,只有敬,沒有寵。哪個女人心中沒有幻想過和自己的夫君舉案齊眉,白頭偕老呢。

剛開始時,她還心中鬱郁。後來還是她的親生額娘點醒了她,她身為嫡福晉,只要有爺的信任,掌管好後院就可以了。

爺的寵可以分給不同的人,來的快,散的也快。而爺的信任卻只會給嫡妻,只有她能夠一直陪在爺的身邊。

她什麼都不用做,只要好好地看着弘暉長大,這座府邸現在的女主人是她,將來的男主人會是自己的兒子,後院誰也越不過她去。

今天家宴上爺看蘇氏的眼神她也看見了,她相信李氏霸寵十餘年的日子就要到頭了,額娘說的果然是有道理的,後院的寵妾來來去去,只有她這個嫡妻一直不變。

第二日,四爺在福晉的伺候下洗漱完,在正院用了早膳,便去上朝了。

走出府門時,四爺心中還在想明晚就能看見仙女格格了,內心有點期待,有點激動。

蘇玉濃照例在長青院內和後花園逛了一圈,吸收完天然精華後,回到書房繼續她的識字大業。

邊看書蘇玉濃邊思考,後院的日子日復一日,無聊又單調。女人們只能等着男主子的寵愛,怪不得衍生出了一出又一出精彩的宅斗、宮斗大戲呢。她每天無所事事,相比於末世,這樣的日子雖然安穩,但是卻消磨了她的意志。

她能培養點什麼愛好呢?原身從小體弱,全家上下如珠如寶地呵護着長大,沒有對她寄予太高的要求,女紅琴棋書畫不過泛泛。書法倒是不錯,蘇玉濃在現代沒有練過書法,原身臂力柔弱,書法也不堪一提。她可以趁此從頭開始練。

除此之外,一朝穿越到清朝,她還能做些什麼呢?

蘇玉濃也是看過穿越小說的,許多穿越女不是入朝堂,在朝政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以一己之力改變了歷史的走向,就是搞發明,勇創新,推動歷史進程。這些蘇玉濃自認是做不到的。

蘇玉濃想到她的木系異能,或許她可以嘗試用木系異能來培育新的良種。現在的水稻、玉米產量都低,她可以用異能試試能不能提高畝產量,最好能夠讓清朝的平民每一人都能吃飽飯。

打斷蘇玉濃思緒的是院子里周小茂和暖夏的爭吵聲。

「讓他們進來回話。」蘇玉濃放下手中的書,對一旁伺候的暖春吩咐道。

周小茂進前給蘇玉濃行禮:「奴才給格格請安。」

「怎麼了,是府中發生什麼事情了嗎?「蘇玉濃開口問道。

周小茂回答:「格格,府中不少奴才都在議論您不守規矩,不敬尊卑。」

暖春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哪來的傳言?」

「奴才也不清楚最先是從哪裡傳出來的,只不過大家都在說當初格格您剛進府,自恃美貌,碰見有孕的李側福晉,不甘行禮,才被罰跪在後花園。」周小茂繼續回稟。

暖夏急聲辯道:「一派胡言,格格當日見到李側福晉立馬就行禮了。李側福晉根本就沒讓格格起身,直接就以禮儀不規範罰跪了。」

暖春聽完應聲說:「格格,這傳言分明就是衝著您來的。不管當日的事實如何,這話再繼續傳下去,假的也要變成真的。您現在還沒侍寢,而主子爺和李側福晉之間是有情分在的,何況李側福晉現在還懷着孕,主子爺這時先聽見這個傳言,對您的印象肯定不會好。「

暖夏慌張地說:「格格,這可如何是好,主子爺一旦認為您不守規矩,以後可就難了。」

蘇玉濃看了一眼面露驚慌的三人,內心倒是鎮定。

她細細想了一會,歷史上的四爺能夠登基,定是胸有城府的。蘇玉濃不相信,後院發生的這些事,四爺會不知道前因後果。要知道,歷史上的雍正可是一手創建了大名鼎鼎的情報組織血滴子。

這件事難就難在四爺會怎麼看,她一個剛入府的格格,跟生育有功的側福晉相比,當然是後者跟四爺之間的情分更重。四爺是會出手平息傳言,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