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清俏娘子,相公快寵我》[清清俏娘子,相公快寵我] - 第1章 我給大哥做紅娘

西洲,

慶豐二十三年,夏。

大西洲泱泱大國,已經大旱三年,尤其清河郡最為嚴重,放眼望去看不到一絲綠意,就連子育河都已乾涸,河底也出現龜裂。

百姓過得苦不堪言,街頭田埂上屍骨遍野,有甚者食腐肉,嗜血骨,只為活命。

在無吃食的情況下,許多人落草為寇,做起了燒殺搶掠的營生,哪怕你之前是個良人,與狼為伍久了,也就自然而然變成一隻惡狼。

「這次真他娘的晦氣,王家村幾百口人,竟然沒搜刮到一粒糧食。」一個身形彪悍的,長得絡腮鬍子的男人,瞪着雙目咒罵道。

跟在這個他身後的耷拉着腦袋的小個子男人聞言,立馬像打了雞血一樣,邁着他的螺旋腿迅速跟上前:「大哥,這不怪咱爺們,是西良寨子的那幫土匪太他娘的不是個東西,早來一步進村,愣是不給咱爺們留一口。」

小個子男人說完這話,趕緊用餘光掃視四周一圈,生怕有第二個人聽到他的話一樣。

在清河郡,大到八十歲老嫗,小到三歲孩童,無人不曉西良寨子的惡名,就小個子這番話,被西良寨子的人聽到,那是犯了大忌,輕則缺胳膊少腿,重則掉腦袋。

山高皇帝遠,加上這年景,土匪殺人就像捏死只螞蟻這麼容易,更不用以命抵命,腐敗的縣衙也是睜隻眼閉隻眼,只求不摘他腦袋,就「阿彌陀佛」了,哪會有閑工夫管這事,那豈不是給自己找不痛快。

西良寨臭名在外,人們避他們如瘟神般,今日寨子里二堂主「鬼見愁」,策馬揚鞭帶着弟兄們不僅洗劫了王家村,還在半道攔了一個商隊。

「哈哈,出山前三柱香真是沒白燒,頭也沒白磕,這些東西夠咱們寨子的兄弟們吃上一陣子,哈哈……」二堂主看着眼前的戰利品,喜上心頭忍不住狂笑一番。

別人的笑聲能愉悅心情,而這位的笑聲讓人聽得煩躁,驚得馬兒搖着尾巴,雙蹄鑿着地面,欲掙脫韁繩逃開。

旁邊的狗頭軍師幾個跨步來到二堂主身旁獻策,開口前不忘將下他手中的羽扇賣弄一番,又捋了捋幾根稀疏的山羊鬍,畢竟他自詡自己是「小諸葛」,表面功夫還是要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