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破事部:開局簽到萬獸股份》[人在破事部:開局簽到萬獸股份] - 第7章 你擠兌我?

聲音的主人是一名年輕男子,一個前身很討厭的人。

駱佳明,前身…也可以說是許千鼎的前女友朱鎖鎖的表哥。

不僅是表哥,駱佳明和朱鎖鎖還有一層關係,青梅竹馬。

這都沒什麼,朱鎖鎖幼年坎坷,住在親戚家,人之常情。

但這位表哥在前身和朱鎖鎖的交往過程中,沒少使絆子。

原因簡單,他也喜歡朱鎖鎖。

捏麻麻的,這又不是古代,表親壓根不能結婚!

許千鼎從記憶中搜到相關信息後,頗感無語,對這次偶遇更感無語,因為…駱佳明身邊正站在他名義上的前女友,朱鎖鎖。

他的目光只在朱鎖鎖臉上略一停留,乾淨利落地挪開,看向身邊的歐陽莫非,道,「你繼續說。」

這個態度,在座的幾人瞬間領會。

顯然,樓梯口的那對年輕男女和許千鼎認識,但許千鼎並不想理會他們。

歐陽莫非沒有開口,視線在許千鼎和樓梯口那個一襲紅色長裙、勾勒完美曲線的年輕女子間遊走,眼神漸漸玩味。

這裏面明顯有故事啊。

胡強、蘇克傑和龐小白一樣,看似在選食材,實際充斥八卦之火的目光鎖定着許千鼎。

許千鼎露出無奈的淺笑,但,並不解釋。

他不解釋,幾人也不好開口追問。

於是,他們默契地放大討論選擇的聲音,善意地為許千鼎遮掩尷尬。

事實是,許千鼎並不尷尬。

樓梯口,朱鎖鎖見許千鼎一副陌生人的態度,輕輕擰眉,仔細地觀察了他兩眼,發現他似乎有什麼地方不一樣。

「鎖鎖,走吧。」

見表妹視線停在前男友身上,駱佳明慌了,忙催促道。

「好。」

朱鎖鎖輕輕應了聲。

但同時,也鬆開了一直握住表哥的手。

她知道表哥喜歡她,但她不喜歡錶哥。

今天陪表哥來參加同學聚會,主要是給表哥撐場子。

在這座城市,男性外出交際,漂亮女人是增光添彩的。

手中一空,駱佳明心裏更慌,「鎖鎖?」

朱鎖鎖知道他這聲疑問指的什麼,但她卻裝作不懂,扭頭,不解地問道,「嗯,怎麼了?」

她從小寄居在親戚的屋檐下,最擅察言觀色,假意迎合、虛與委蛇談不上熟練,但演技也絕非駱佳明這個媽寶男能比。

當那對清澈的美目對上自己的視線,駱佳明已不知東西。

他甚至有些羞澀地轉開視線,然後又貪戀地回頭去找,發現朱鎖鎖已經移開目光,最後只能略帶失望地道,「啊,沒什麼,走吧。」

在路過許千鼎那一桌時,他深深地看了許千鼎一眼,眼底隱隱透着戰意。

歐陽莫非捕捉到這個眼神,心中的猜測愈發堅定,但她收回視線,正準備搞點事時,對面的胡強連連對她使眼色,一副長輩阻止晚輩調皮搗蛋的樣子。

她也只能作罷,轉了話風,問道,「許經理,今天下午,6點到下班,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裏,我們沒再接一件其他部門發來的任務,是你的功勞吧?」

「真的嗎?」

「許經理,可以每天都這樣嗎?」

她一開口,蘇克傑和龐小白立即出聲。

當時,他們還說呢,今天的聚餐是天時地利人和,一句話,連工作都配合。

沒想到,竟然是許千鼎安排的。

破事部有了這樣一位大神,那他們往後的工作不是…

「你們誤會了。」在蘇克傑和龐小白炯炯地盯着許千鼎,憧憬未來輕鬆工作狀態時,許千鼎出聲,打斷他們的幻想。

許千鼎對上兩人期盼的目光,笑道,「我是很想滿足你們的願望,但…胡經理,你給解釋下吧。」

等了許久的胡強挺了挺腰,一副『終於到我這一Part』的表情,「咳咳,你們啊,一天天的,不知道在想什麼,今天的聚餐,是我和許經理一起發起的部門團建,蘭尼和Lisa都批了,所以到快下班時,你們接的任務會減少,都是其他部門同事理解,不過,勉強點講,也算是許經理的功勞吧,但以後不一定有這樣的情況,所以,少幻想,多腳踏實地,認認真真工作。」

他這一通話,七分真,三分假,徹底破滅了蘇克傑和龐小白準備摸魚的計劃,兩人只覺腰椎一軟,重新恢復成社畜狀態。

「團建聚餐?批了多少?」歐陽莫非似乎還有疑惑。

胡強和許千鼎對視了眼,道,「批的錢不多,但許經理說了,今天你們只管敞開吃,不夠的錢,他來補上。」

「對,敞開吃。」許千鼎點頭道。

這麼一說,前因後果,事實清楚,邏輯通順。

蘇克傑和龐小白化失望為食慾,瘋狂點食材。

歐陽莫非撇了撇嘴,沒再說什麼,卻在不經意的瞬間,捕捉到胡強眼中的僥倖,這讓她對自己的猜測重新拾起信心。

她挪動視線,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