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劍仙:從龍場開始悟道》[儒劍仙:從龍場開始悟道] - 第5章 神喻

妖域。

血之國

這是血皇帝的國度。

在血之國的腹地,有一片天威造就的奇觀——黑風澗。

黑風澗的高崖之下。

向上望去,在穹頂之上,無數鳥妖展翅高飛,遮天蔽日。黑風澗下一群妖魔無論在外界多聲名赫赫還是威震八方,此時都表現的恭敬而又肅穆。

妖魔安靜地趴在地上念念有詞,這是對妖神的祈禱之語,是對血皇帝拉蒙的歌頌。

大妖的旁邊是一片白骨累成的山。而這些骨頭都是人骨。

在累累白骨之中,一個晶瑩剔透的祭壇浮現。

祭壇是骨質的。晶瑩剔透,如一個藝術品一般。

在這畫風粗獷的妖魔中居然顯得有點小清新。

這裡是妖國的腹地。

而今日是妖國的神祭日。

既然是祭祀,那麼當然有祭品。

而這祭品之中就有這四周的累累白骨。

但這如山一般綿延的白骨卻依然不配擺上供桌。

真正的主菜在祭台之上。

一個長着羊頭的怪物披着一件不知什麼物種的獸皮披風,手持一支蒼白的骨頭手杖,一隻手提着一個燃着幽藍鬼火的油燈。

這是一位妖族的祭祀。

它口中念念有詞,跳着詭異的舞蹈。隨着舞蹈的律動,祭台逐漸產生了反應。一陣詭異的光在晶瑩的祭台內湧現。

如果有人族高層能在場觀看就知道,台上和神經病一樣瘋癲的祭祀,正是妖族赫赫有名的血皇帝-人族大敵拉蒙。

它是血妖之國的皇帝,也是人族的死敵。

拉蒙在為神祭日祭祀着妖神,隨着時間的流逝,狂熱的舞蹈逐漸平息。

主菜該上了,拉蒙提着那一盞油燈突然光芒大放。。

只見拉蒙手中的油燈無風自動,緩緩飄在半空之上。

慢慢的飄在了祭台的正**,油燈里的燈油,猶如銀河一般傾瀉而下。

但真有你卻傳出了一陣陣鬼哭狼嚎,肉眼可見的都有你浮現出一個個人頭。

居然是由靈魂凝結而成的靈魂之水,那燃燒的也不是什麼凡火,那是血之火的燃血之火,有着灼燒靈魂的功效。

這些龐大的靈魂也正是祭台之下累累白骨的主人。

隨着這無盡靈魂的注入,原本晶瑩散發著微光的祭台居然逐漸浮現出一絲絲血絲。

如同活物一般在骨質的祭台中浮動着。

原本光滑的祭台表面一個個符文居然凌空出現。

此時的拉姆卻表現的更為恭敬了,他知道那一位即將出現。

一甲子後,神域再次浮現大地。森林的足跡再次踏在了血之國的國度之上。

祭台周圍的空氣彷彿突然開始扭曲起來。他來了。

神出現了。

沒有人知道神靈的真實樣貌是什麼樣的。但神靈的傳說卻一直存在着。

血皇帝拉蒙費盡如此大力祭祀,可不是為了他所謂的信仰。

神靈雖然享受着妖國的祭祀,可為了維持着龐大的信仰,卻也不會吝嗇他的恩賜。

這就是神恩。

或者說這也是妖族龐大底蘊的一部分。

一段晦澀的文字傳入拉蒙的心底。

神說可以給予他一部分突破的底蘊,這也正是拉蒙一直想要的。

血之國因為上一次的戰爭元氣大傷, 而自己付出如此大的代價,為的也不過將這龐大的靈魂轉化為自己的實力罷了。

但這少有的景象卻讓拉蒙產生了一份好奇。

神恩是一種很奇怪的東西,他會給你心底最想要的。會讓你再付出等量的代價後進行補償。

但根據妖族歷史的記載,富足龐大的祭品。會改變神靈的恩賜。

他會把神恩轉變為你更需要的。

或者說變成他覺得你需要的。

或許你覺得既然是神覺得你需要,那就跟着神的意思來不就行了嗎?

但在各種妖族的前輩的一一試探下。

最後 得出了一個結論。

這玩意要看臉。

曾經有妖國花費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