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劍仙:從龍場開始悟道》[儒劍仙:從龍場開始悟道] - 第6章 風雲聚扶風

「報,血妖國入侵,兵鋒已達拒妖關關下。」

一份來自邊疆的急報。如驚雷一樣傳入了京城之中。

在京城一片繁華和歌舞昇平中,這一消息讓平靜的湖面泛起了洶湧的波濤。

所有人都知道了,戰爭又來了。

所有人也知道,山雨欲來風滿樓,真出事了。

血妖國和太**可謂是仇恨值拉滿,兩國間可謂仇深似海。

從太**立國前,血妖國奴役着兩地所有的人族。而太華立國,分割的就是血妖的領地。更是殺戮無數。

兩國之間爭鬥不斷,誰家沒幾個被對手殺害的親戚呢。而如今的二代國主拉蒙更是個戰爭狂魔。與上代國主不一樣的是,它潛力巨大,但狡猾異常,讓泰**損失慘重。

無數人恨不得食其肉吞其骨。

而此時的朝堂上更是掀起了軒然**。

金鑾殿上此時群臣相會,這是距離上次國戰最死寂的一次朝會。

拒妖關的戰報已經傳回,對於這份戰報大家都面面相覷。

血妖國幾乎舉國之力壓上,四大營的東西玄武和 朱雀兩軍已經全員支援上去了。戰況極為慘烈。

而血妖國的拉蒙不知道發了什麼瘋,但此時的朝堂有些群情激奮,上一次戰鬥每家人誰沒死個親戚朋友。兵部有位高官更是兩個兒子戰死,要不是陛下死活不肯讓他孫子上戰場,估計此時他家就無後了。

兵部尚書思考片刻後徑直上前,分析道。

「陛下此次或許另有蹊蹺,我太華與血妖浴血奮戰十八載。以舉國之力將其打退。兩國元氣大傷,此時理應休養生息。」

「而血妖國國內大妖我軍斬殺超四成,此時突然引戰,此戰另有蹊蹺。」

「但此戰我太華必戰,當前理應派大軍前往拒妖關支援。」

一位一臉絡腮鬍的老將則是向前抱拳呵斥道。

「我太華能將其打退一次,那就能打退其兩次。妖國何足懼哉,陛下臣願領兵,前往迎戰血妖。」

這是一位更為激進的官員。

這一位將軍是有名的上陣父子兵,十八載的浴血奮戰,兒子被血妖拉蒙親自斬殺。

其所在建制以三萬兵力阻擋十二萬妖軍,大戰三天三夜,援軍抵達時全軍存活abc 人不足。

此戰,將軍侄兒戰死,同胞弟弟屍骨無存,其軍隊事後被授予鐵軍的稱號。

也是因此此人發誓此生必與血妖不死不休,若不是想要領兵大破妖國,說不定此時他已經到了拒妖關了。

一些主戰的官員則不斷應和將軍的話語。

金鑾殿上的帝王,看着眼下的一幕,面色不為所動。

面對血妖國,朝堂的反應極其一致,那就是戰。

可他的思緒卻不太在這點上。

雖然他名義上是太華的帝王,可真正的權力其實在聖院,或者是說元老院里。

剛剛元老院給他傳音,表示此戰必戰,元老院的高手已經前往拒妖關戰鬥了。

「那就戰吧,至於此事的蹊蹺,朕自有定奪。」這是皇帝的決定。

「血妖國拉蒙想要戰,那我太華就給他戰。但此事也如李愛卿所說表現的極為蹊蹺。也應多做調查。以免打了個糊塗仗。此事朕會遣人去調查。」

「傳朕的命令。此次舉國備戰我要拉蒙後悔這一次的決定」。

隨着皇帝的一聲命下戰爭的車輪開始滾動。

這是兩個負傷的國與國之間的撕咬

一場註定兩敗俱傷的爭鬥。

與此同時,白麓書院的藏書樓樓頂一位老人端坐在蒲團之上。

此人正是太**的鎮國之柱。太**唯一的聖人李長清。

突然,他身後的的擲杯中的一根卦簽突然散發出微光,卦簽從擲杯中飛出直指西南方。

此簽有占卜的作用,可以測算出太**境內將要發生的大事情。

聖人可觀天地,也有着測算天機的能力。

老人掐指一算,發現此事居然天機難測。

這種情況只有一種可能與此事有關的也是一品聖人境的強者。

他眉頭微皺。明白了這一件事並不簡單。

有聖人級的強者潛入了太華境內,而自己居然沒感應到。

接着老人口中默念,一股玄妙的氣息開始凝聚。

在京城之上唯有三品境以上才能觀測到的皇道龍氣開始聚集。

城中不少高手望着上空的氣象。恢弘的氣息讓一些高手喘不過氣了。

卻有部分人趁着這段時間開始參悟起來,這皇道龍氣也是種寶貝。

這是太**國力的象徵,也是讀書人夢寐以求修鍊的真氣。

皇道龍氣不斷向書院聚集,最後在李長清的頭頂上空匯聚成了一個小旋渦。

老人藉助了皇道龍氣進行卜算,這一次總算有了一些成果。

藉助皇道龍氣可以算出太**境內的事情。哪怕是聖人級強者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