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王妃:王爺輕點寵》[傻子王妃:王爺輕點寵] - 第6章 太子生母(一)

蕭弘懿也想活,他也想要看着自己能夠坐上蕭昀恆的寶座,可以操縱別人,也想自己想要幹什麼就什麼。

可他的身體不允許自己做這樣的事兒。

既然已經不行,那就把一切都計劃好,最起碼不能讓蕭亦宸登位。

蕭弘懿握住腰間的玉佩,眼神里充滿着堅毅和狠毒。

「父皇,這次他們為什麼回京這麼快?」蕭弘懿抬起頭,看着龍椅上的男人。

才發現位置上的蕭昀恆頭髮已經花白了。

「他一個月前就開始走了。」蕭昀恆拿起手旁的奏章繼續看着,一點兒眼神也沒有分給蕭弘懿。

「讓他回來是半個月,怎麼可能提前一個月,難道他提前知道了?」蕭弘懿緊皺眉頭,手指還不停的撫摸着椅子上龍頭扶手。

「他是為了來參加端午佳節,碰巧和進宮的事兒碰在了一起。

為了能夠看上端午燈會,他竟然和朕撒謊,說是穿過了黑森林,所以才會來的如此快,他以為自己謊言天衣無縫,以為朕不知道黑森林的事兒,真是單蠢的可笑。」蕭昀恆說起蕭亦宸就覺得他異常的可笑。

他登基時,害怕永康王府知道他的陰謀,一度想要解決永康王府,便派了幾個姦細監視着永康王府的一舉一動。

得出的結論是永康王府不知道他的陰謀,以為都是前幾個兄弟陷害,處處提防着着其他王府,不跟他們有任何的聯繫。

而且自己的那個愚蠢的弟弟還教導孩子要效忠他,為他保家衛國。

可他那不着調的兒子一點兒大義都沒有。

成天就想着去哪裡玩兒,半點兒樣子也沒有。

蕭昀恆在心裏嘲笑了一頓永康王一家,心情舒妥了不少。

「看起來是他的風格,去年的時候,他母親生病了,他也只是去看了一眼就和他的那幫狐朋狗友出去了。」蕭弘懿對蕭昀恆的說法沒有一點兒的懷疑。

「說他做什麼,今日早朝的事兒,你有什麼想法?」蕭昀恆一想起今天早朝的事兒就煩悶的不行。

「兒臣以為衛國公之法不可取,黎粟那邊大旱,顆粒無收,遠水救不了近火,應當讓官府找開倉放糧,實為首策,而不是下發災銀派遣官員前往黎粟,況且如今國庫空虛,已然支撐不起災銀,兒臣以為讓當地的官府想辦法。」蕭弘懿一點兒也不同意文旭的想法,如今國庫空虛,銀子不能隨意花費。

文旭的意思是下令開倉放糧,再下災銀,由官員前往黎粟查看當地情況,根據當地情況再做打算。

可如今皇帝的意思是不想撥款賑災,而是想讓當地官府自行想法子。

「弘兒,想事情得想全面,不能只想了來頭卻不想結尾。歷代的難題莫過於天災,古人想了那麼多的辦法照樣也沒有個解決的法子。

可為什麼會出現天災,弘兒,你有沒有想過?」蕭昀恆語重心長的看着坐在他下方的太子。

蕭弘懿想着蕭昀恆的問題,他不知道為什麼會有天災,蕭弘懿搖了搖頭表示不知。

「天災是上天給的災難,為什麼皇城就從來沒有過天災?是因為我們供奉上天,求上天保佑我們,才會從來沒有出現過天災,他們會出現,是因為他們是低賤的平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