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王妃:王爺輕點寵》[傻子王妃:王爺輕點寵] - 第6章 太子生母(一)(2)

不值得上天保佑他們,他們怎能和我們相提並論。」蕭昀恆想起那些骯髒的平民就覺得噁心,一臉厭惡。

蕭昀恆的一句低賤的平民,讓蕭弘懿很刺心,因為他的母親就是一個低賤的平民,而自己就是平民的兒子。

蕭弘懿的母親是蕭昀恆還是太子時外出辦事兒的時候遇見的,當時蕭昀恆騎馬走在臨安城的大街上,看見了一個賣身葬父的女子,女子叫張蘭英,張蘭英雖然皮膚粗糙,卻是一個難得的美人。

蕭昀恆出錢讓張蘭英葬了父親,收了張蘭英做外室。

過了三個月,蕭昀恆回京沒有帶上張蘭英,張蘭英深知自己已然被拋棄,可是如今的她已有身孕,嫁做旁人已然是不可能了。

於是張蘭英帶着孩子來到了京城,可京城如此大,怎麼能找到蕭昀恆。

七夕佳節,蕭昀恆帶着側妃蘇玉琴出來約會。

心情低落的張蘭英為了為了養活自己和孩子,無奈只能拿着自己繡的綉品出來賣,沒想到,遇到了了那個和她恩愛三個月的男人蕭昀恆。

張蘭英看着蕭昀恆和一個貌美如花的女子動作親密,心一下子就被刺痛了。

她知道男人很有錢,家中一定也有妻子,不然也不會收她做外室。

雖然心痛,但她知道自己必須上前跟蕭昀恆相認,要是不相認,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張蘭英,丟下身前的攤子,朝着蕭昀恆跑去。

蕭昀恆被突然跑出來的人嚇了一跳,定眼一瞧,竟然是自己養的外室。

他當初養外室也是一時興起,新鮮感過去了,才發現了不妥,自己是什麼身份,而她養的這個外室是什麼身份,兩人的身份天差地別。

要是讓先皇知道了那還了得,於是就留了許多銀錢,還寫了一封信,告知張蘭英夫妻情分已盡,從此嫁娶各不相干。

蕭昀恆萬萬沒有想到,張蘭英竟然會來到京城找他,更沒有想到會在七夕佳節相見。

蕭昀恆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擺脫張蘭英:「你怎麼來了,不是已經說清楚了嗎?」

蕭昀恆一臉嫌棄。

蕭昀恆不知道自己當初為什麼會看上這個女人,現在看到她都覺得噁心。

「說清楚什麼了蕭郎?當初你走的什麼也沒說,就留下了一封信和銀子,我不識字,看不懂上面的字,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你,你卻說和我說清楚了。

我都不知道說清楚什麼了。」張蘭英兩行淚流過臉頰,滴在了地上。

其實張蘭英聽到蕭昀恆的話還有什麼不知道的。

張蘭英早就想過自己和蕭昀恆不是一路人,遲早會分開,只是沒有想到會怎麼快。

蕭昀恆看到傷心的張蘭英,心中不由的一陣煩躁,恨不得開口大罵一頓,可是多年的修養不容他破口大罵。

「好,不識字,那孤…我就親口再和你說一遍,我們兩個只是露水夫妻,既沒有父母之命,也沒有媒妁之言,而且還是我將你買回的,我如今不想要你伺候了,給了你銀錢,就是當你走,沒想到你竟然找到了京城來。」越說蕭昀恆就越生氣,越覺得她是自己人生的一個污點,自己怎麼能和這麼骯髒的人在一起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