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背上的天師》[蛇背上的天師] - 第9章 牢獄之災

古廟依青嶂,行宮枕碧流。水聲山色鎖妝樓,往事思悠悠。**朝還暮,煙花春復秋。啼猿何必近孤舟,行客自多愁。

行走在巫山的群山間,時不時聽見幾聲猿啼。正往家裡趕的惠功,不由的便想到了這首詞。

許是在龍王廟時有師傅和師兄弟陪伴,許是學藝忘了想家,許是青蛇白蛇的故事觸動了自己。離家兩個多月,惠功比以往更加想家。

也不知走了多久,惠功來到了巫山縣城。尋了一個茶攤,要了一壺熱茶和幾樣點心,惠功坐下歇歇。

一杯茶剛喝完,兩名官差出現在街道上。一名官差瞧見了風塵僕僕的惠功,便用胳膊肘撞了撞同伴,向著惠功的方向努努嘴。同伴會意,兩人衝著惠功走了過來。

來在惠功桌前,一名官差抬起左腳,踩在旁邊的板凳上,俯下身道:「喂,你是哪裡的道士?」

惠功早瞥見二人的身影,見官差來問話,便答道:「小道曾是巴東縣龍王廟的道士,如今已離開龍王廟,四處遊歷。」

「遊方的道士啊,你怎麼跑巫山縣來了?」官差繼續問,語氣有點不善。

「小道四處遊歷,並無固定目的。今日到此,純屬巧合。」惠功微微皺眉,感覺這官差沒事找事。

兩名官差對了對眼神,然後那名官差繼續道:「近期巫山縣發生了幾起案子,知縣大人命我等搜捕嫌犯,本差覺得你有嫌疑,跟我們走一趟吧。」

惠功本待爭辯幾句,但一想前幾日的卦象,便點頭稱是,隨二人往縣衙而去。再者,秀才遇見兵,有理說不清。跟他們說再多,只怕也是浪費口舌。索性跟着他二人前去縣衙,看看究竟怎麼回事。

而兩名官差見惠功如此配合,還以為是惠功做賊心虛,心下不由得有些得意。

不多一會兒,來在縣衙。

二人通稟過後,手中拿着水煙袋的張師爺走了出來。

師爺估摸着四十多歲,小眼睛、高鼻樑、尖尖的嘴邊留着兩捋鬍鬚,一張口,露出一口褐色的牙來:「縣太爺剛剛審了幾個案子,這會兒正休息,先把人帶下去,下午再審。」

「是。」二人一陣點頭哈腰,然後將惠功送進了大牢。

惠功進入牢房時,裏面已經關了幾個人。

細細一問,才得知幾人的身份:四十來歲、身材短粗、一臉肥肉的那個,是個估衣鋪的老闆,名叫馬越;三十來歲、身材中等的那個,是一個農民,名叫曹金;二十多歲、身材瘦小的那個,是個無業游民,名叫唐清;還有一個五十來歲、高高瘦瘦的乞丐,名叫吳洪。

「幾位可知為何要將我等抓來?」惠功開口問道。

「哎,別提了。」唐清解釋道「大概是半個月前,有人去縣衙告狀,說是自己親人的墳被刨了,逝者的衣物被盜走了,當時衙門裡沒怎麼注意。結果後面陸續有人來報官,這下衙門裡重視起來,便派官差四處搜捕可疑人員,這才將我等抓了進來。」

「原來是這樣。那幾位又為何會被抓來?」惠功不解道。

「馬老闆是因為開着一家估衣鋪,官差懷疑馬老闆那裡是銷贓的地方;曹金則是因為去年偷挖過富人家的墳,被村裡人舉報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