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懷異獸,愛情事業她兩手抓!》[身懷異獸,愛情事業她兩手抓!] - 第2章 送子娘娘?

劉福生大驚失色,問道士何出此言,符紙的確見效了呀!

道士實言相告,既然符紙見效了,那就說明劉福生妻子的病症確是邪祟鬧得,但那三道符是殺鬼符,是道士所能畫出的最厲害的符。

若是邪祟被徹底抹殺,符紙定會燃盡,就算沒死受傷,那符紙也會有損。可若是安然無恙……

接下來不用說,袁月知道,這代表邪祟不僅沒有受傷,反而已經有了警惕之心,沒再輕舉妄動。

陰邪之物報復心極強,接下來便要變本加厲。

劉福生的妻子危險了!

道士說那邪祟吸食妊娠血太久,不再是他可以對付得了的。若是他師兄能聯繫得上的話或許還有希望……

符也只能短時間起到震懾作用,時間久了,再畫新的也無濟於事。為今之計,只有儘快找到有本事的先生來。

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事不宜遲,袁月提出要到家宅去看看。劉福生自然樂意,駕車前往。

生意的確是做的不錯,都住進東山林語了。這小區裏面都是獨棟的小別墅,房價貴得令人咂舌,袁月不知道自己和舅舅什麼時候才能搬進這樣的小區來。

劉福生的房子在園區的中後方,門前不遠處有個小花壇,池水清澈見底,北面是園區做的假山,與另一戶的距離也較為適宜。

南北不漏空,男主事業沖。

客廳光線極好,屋外室內風水局都沒問題。

卧室在二樓,袁月跟着上了樓梯來到卧室,大着肚子依靠在床的女人正是劉福生的妻子,王靜。

王靜知道今天也會有先生上門來看,已經習以為常了。衝著袁月笑笑,也是見她太年輕,沒抱什麼希望的。

「隔壁有東西。」袁月身上那道聲音再次響起。

想起劉福生之前說過的話,袁月問道:「夢見的送子娘娘長什麼樣?」

「白色裙子,跟雕像上一樣。說我三天內會懷上個大胖小子。後來的噩夢也會夢見她,不過具體的醒來就不記得了。」王靜想了想說道。

跟噩夢也有關係,那就不是送子娘娘。

送子娘娘是民間掌管生育的神,再怎麼說也是一方正神,斷斷不會與邪祟扯上關係,更別說那損人身體的現象了。

「是供在隔壁吧?麻煩帶我去看看。」袁月說完,跟着劉福生進了隔壁。

王靜微微一滯,她可沒說自己供了神像,更沒說過在隔壁!這樣一來,對袁月的看法也有所改觀。

隔壁屋子一打開,密密麻麻的雕像畫像擺放繁雜,供桌上的香爐煙霧繚繞。

真是病急亂投醫!沒聽過請神容易送神難嗎?

袁月凝神望去,琳琅滿目的神像大都是無用的,只其中一處有淺淺的灰色。

走近了看,是一尊木雕,送子娘娘的模樣依稀可見,再瞧了瞧穿戴,倒像是西遊記里的觀音菩薩。

這雕像既不是送子娘娘也不是觀音菩薩,不倫不類。

不知是哪裡的邪祟佔了雕像裝成神明來騙香火。

「對,就是這個神像,我老婆拿回家後,不僅見她天天供香換水,甚至還碰見過她往裏面滴血。」劉福生在一旁小聲說道。

「是血契!」袁月身體里的聲音再次響起,又說了些其他。

袁月瞭然。

回到卧室問王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