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風雲》[神醫風雲] - 第1章大婚之日

深秋,夜晚有風吹過,微涼。樹影婆娑,零零落落的葉子飄然於樹與地之間,一片又一片,孤單的,正像極了廂房內正乖巧坐着的她--苑碧棠。

凝溪閣內,苑碧棠靜靜地坐在床榻邊緣,她身上的喜服,紅的耀眼,整間閣內,整座院內,都是喜慶的紅色。

今夜,是她苑碧棠的大婚之日,雖然周身的環境營造了成婚的唯美氛圍,卻少了另一位主角到場,她的夫君,靖夏國國都的慕王爺,還沒有進這紅艷艷的新婚之房。而少了他,饒是新娘裝扮再美麗,也只是無人欣賞的孤女一人。

苑碧棠靜靜地坐着,這麼安靜的房間,安靜的讓她都有些害怕了。

終於,她還是坐不住了,蔥白素手緩緩抬起,將頭上的紅綢蓋頭稍稍撩起,映入眼帘的,是紅色的海洋,卻空無一人。

妝好的眉梢微微蹙了那麼幾許,澄澈的水眸恍然變得黯淡,玫紅的櫻唇,也不自覺地瞧瞧向下彎了一些,所有的臉容變換,無一不表現出女子的淡淡哀傷。

王爺他,今晚當真不打算來這凝溪閣安置了嗎?當真是不打算與她……圓房了嗎……?

苑碧棠如是這般地想着。與人成婚,卻不能圓房,對一個女子來說,有着多麼大的衝擊力,讓靖夏內的臣民得知後,定會成為人們口中的笑柄的!

她越是這樣想,越是黯然神傷,還有點無法自拔了,她苑碧棠,就這麼惹他嫌棄嗎?

嘭--

苑碧棠正愣神兒的時候,這木門,就這樣在一聲巨響中被拍開了。

來人同樣一身鮮紅的喜服,與苑碧棠身上的服裝般配無二。

他,正是她今夜的成婚對象,靖夏國內年輕英武的慕王爺--墨台勛。

「……勛……」苑碧棠保持着自我掀開蓋頭的姿勢,櫻紅的小嘴兒微微成了圓形,輕輕喚了他一聲,叫的讓人憐惜。有些激動,有些驚訝。她沒想到墨台勛會在這個時候進來,早知道,就不要掀開蓋頭了。

墨台勛淡漠地冷哼一聲,不屑的態度讓苑碧棠立馬心寒了。

他隨意把廂房的門關上,抬着慵懶的步子走進屋來,靠近了苑碧棠。

苑碧棠隨着墨台勛的靠近,揚高了眼神,看着墨台勛清俊的臉龐。

「自己把蓋頭掀完了?」墨台勛戲謔地問苑碧棠。

「我……」她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只是等他等的太久,她悶壞了,所以才掀開的。她想說,她並不是不耐煩的……但卻無從開口,她,有些怕了他。

「自己掀開最好,本王懶得幫你這女人掀開這塊破布。」墨台勛說道。

破、破布?

苑碧棠驚呆於這兩個字眼。他怎麼可以這樣說,這是他們成婚的蓋頭啊,掀開了之後,他們就該名正言順地在一起了啊!可是,這帶有漂亮圖案的紅色綢布,竟成了墨台勛口中的「破布」!

「怎麼?不願承認你頭頂上的東西是塊破布么?」墨台勛無情地說著,一點不在意苑碧棠的感受。

他不會知道,現在苑碧棠的心裏,比被人刺一刀還要痛,痛得那麼透徹!

墨台勛上手,把苑碧棠掀開一半的蓋頭扯了下去,隨意扔到了一邊,扔到了他們的腳下,還有紅毯的地上。

苑碧棠的眼神追隨着蓋頭落到地上,心兒,隨之碎了。

瞬間,她的眼眶紅了起來,眼底的液滴衝擊般的凝聚,差一點,就傾盆而瀉。

墨台勛上手,一隻大手捏着苑碧棠嬌麗的小下巴,狠狠往上一提,讓這個嬌柔的溫婉女子被迫和自己的視線持平,他要把有些話,在今晚清楚地說出。

苑碧棠吃痛,額頭狠狠地被揚起,這男人的力道之大,差點把她的脖子扭到。

本該延流下兩串溫熱的清淚,此刻卻只掉下一串,斷斷續續,晶瑩剔透,滑過她妍麗的妝顏,滴到了墨台勛的食指指腹上。

「哭了?」冷郁的問話,不帶一點溫度,冰寒了碧棠尚還柔暖的心房。

下意識地輕輕搖頭,不怎麼舒服的感覺。只求另一邊的淚水,可別再掉下來了。滿心想的都是--王爺他會不會不喜歡自己這樣嬌氣的軟弱樣子?

「苑碧棠,就算你想用眼淚讓本王心軟,也是永遠都不可能的,本王對你,這輩子,都只會陌生和厭惡,你休想讓本王對你產生一點好感,一輩子都不可能!」墨台勛說的堅定有力,彷彿這一輩子就真的會永遠恨極了苑碧棠。

「勛……你……」

「住口!本王什麼時候允許你叫我的名字了?」他聲音從低沉提高到氣憤之音,足足讓苑碧棠的心臟微微地顫抖。「喊王爺,本王的名字,只有溪兒才能叫,你不過是個妾,記住了你自己的身份。」

「王爺……」終還是抵不過墨台勛的一番言辭。

果然的,她這輩子,永遠都別想讓墨台勛親近了。

墨台勛不理會苑碧棠的呼喚,捏着她下巴的手又用了幾分力道,他說:「苑碧棠,你知道你這閣院的名字為何稱作『凝溪閣』么?」

苑碧棠搖搖頭,沒說一句話。

「這是本王特地為你造選的名字,這『溪』字,代表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