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風雲》[神醫風雲] - 第4章他的粗劣給她享受

墨台勛沒有真的走開,至少拿了一碟甜糕走出膳房後沒有直接回去他跟溪兒的房間,反倒是停留在膳房的門口後,又不着痕迹地回過頭看了看山房內。他是突然來了興緻想要看看苑碧棠那女人會有怎樣的神情,她不是貪圖榮華富貴所以才嫁進來的嗎?她不是處心積慮的想要勾引他嗎?那麼在他說完刺激她的話後,她是不是該在暗地裡露出她陰險的表情……

帶着這樣的想法探頭往裡看進去,然而,讓墨台勛驚疑的是,他只看到苑碧棠接着本本分分地在熬藥,手上的動作比先前慢了些,但還是那麼溫柔。而這女人的臉上,多了幾許無奈。

不知怎麼回事,墨台勛突然覺得苑碧棠有幾分讓自己心軟,他本就不是硬心腸的男人,說那些話刺激苑碧棠也並非他本意,可若不是這女人不肯自己推掉這樁婚緣,他又怎可能這樣待她!懊惱的收回視線,怪自己多餘回頭看苑碧棠的舉動,拿着食物走開了。

藥物終於煎好,時間也剛剛好到了溪兒該服用茶葯的時刻。苑碧棠小心翼翼地將熱氣騰騰的湯藥搗入瓷碗中,放涼後端着走入溪兒的房間內。

房間里,墨台勛正捧着夙沙溪兒的雙手呵氣,已經不是初秋的天氣,溪兒的手也因為大風降溫的緣故時長變涼。

平時墨台勛不在的時候,苑碧棠在門外輕輕道一聲後便走進溪兒的房間,現下也是如此,她道了一聲後就走了進去,結果看到溪兒公主和王爺一雙人正情意綿綿,她登時就愣在原地……

這時,溪兒和墨台勛的目光同樣往苑碧棠這邊看來。

苑碧棠對自己不適時候的闖入慌忙解釋:「公主……王爺……我不是故意的……」

「棠姑娘。」溪兒笑盈盈地說道。她的一雙手還被墨台勛捧在手心裏小心翼翼地呵氣,面對苑碧棠的到來,倒也沒覺得有不合適。

苑碧棠有些不知所措起來,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能站在那裡支支吾吾地說:「我……我看還是……」

某王爺似乎看得不耐了,冷沉着嗓音道:「誰准你沒有得到允許就擅自闖入溪兒的廂房內?」

木盤上藥碗中的液體因為主人的輕顫而晃動,差點就有葯汁灑出來。她看了一眼墨台勛,又趕忙低下頭,連聲說:「對不起,是我做錯了,我馬上出去……這葯,我放在桌子上了……還請公主趁熱喝完。」

墨台勛看她不卑不亢的樣子,心裏有種莫名的情愫,他其實很想看到苑碧棠在此刻投向他的那種無助的眼神,就像在他們的新婚夜裡她留着兩行清淚用眼神訴說她的不甘願……可是現下,她好像並沒有如那夜的深情流露,反倒是有些從容,他竟覺得自己很不喜歡聽到她的道歉。

看到她急忙放下的木盤以及葯碗,溪兒開了口:「就現在喝吧。」轉頭又向墨台勛說:「白日你不在府內的時候,我都是讓棠姑娘隨時進來房間的,今日不能怪她是闖入而來,勛你就不要責怪她了。」抽出那雙被墨台勛呵護在掌心的玉手,準備下床喝葯。

見溪兒就要下床,苑碧棠補上一句:「公主不要麻煩了,棠兒幫您拿把葯拿過去吧……」她說是這樣說,可是手上沒動靜,而眼神已經看向了墨台勛,正等待他的同意。

她不敢擅自做什麼決定,哪怕是這簡單的、完全可以自己做主把藥丸送到公主面前的事情,她都要尋求墨台勛的肯定,她很怕自己又做錯了什麼會讓王爺不高興……她害怕了他的羞辱,所以每做一件事都想着還是得到王爺的肯定後再做吧……

墨台勛看着苑碧棠,不再多言。她瞧見王爺的默許後,便又重新端起那木盤和葯碗走到溪兒的面前,也是墨台勛的面前。

自始至終她也沒敢多看王爺一眼,好像一看他,就會刺疼她的雙眼,然後混着血的淚液滾滾流下。

夙沙溪兒拿起湯碗喝葯,然而只一口,她便再也喝不下去,強忍着將那苦澀難聞的葯汁咽下口,旋即把葯碗放回苑碧棠手上的木盤,而她自己卻捂着胸口乾嘔起來。

墨台勛大驚,撫順她的後背忙道:「溪兒,你沒事吧?」

同時,苑碧棠也被嚇到,連忙蹲下身子跪在床榻前扶着溪兒說:「公主!您有沒有怎麼樣?」

夙沙溪兒一手支撐着床榻,一手捂着嘴唇,那秀美的彎眉緊緊簇成一起,凝的不像話。她強忍着被葯汁填充進胃的嘔吐感,搖頭說:「沒什麼……只是這葯,好苦……我有些咽不下去……」

墨台勛斷然將苑碧棠扶着溪兒的手隔斷開來,將溪兒穩擁入懷,同時眼神犀利的瞄向一旁的苑碧棠,厲聲呵道:「還不快去拿蜜餞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