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風雲》[神醫風雲] - 第4章他的粗劣給她享受(2)

些呆愣的她訥訥地回答他說:「哦…是,我……我這就去拿……」

苑碧棠走出房間,狠狠地吸了一口氣,心裏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地砸了一拳,疼的她喘息不上來。

墨台勛將她的手與公主的身子阻斷開的一刻,她便懵了,那個動作太過明顯,明顯是王爺嫌棄自己觸碰到夙沙溪兒,他在嫌棄自己,就連碰到他心愛女人的肢體,他都要覺得厭惡,他的行為明顯表示着:苑碧棠,你休要靠近溪兒!

自己到底算得上什麼呀……是不是連這王府的下人都不如呢……

腳上向灌了鉛一般,沉沉地邁着步子往膳房走去,打開專門裝蜜餞的小盒,卻頓時就傻了眼,小盒裡已經空了,蜜餞都已經食用完了!她一下子變得不知所措,心裏撲通撲通跳的節奏很不正常,墨台勛凌厲的雙眸還有呵斥的嗓音充滿她全部腦細胞,想着那樣的墨台勛,她簡直要打哆嗦!

別慌,別慌。她努力安慰自己來平靜心態,四下看了一眼,視角落在那邊的儲物櫃中,靈機一動,趕忙到柜子前翻找起來,柜子不大不小,應該裝調味品用的儲藏櫃,這裡邊……應該還有買拆包的蜜餞吧……她一層一層地翻找,迅速而仔細,可是結果卻不盡人意,她根本就沒看到一顆蜜餞的影子!苑碧棠頓時就頭大了,這……這讓她怎麼回去交差?

怕時間耽誤的太久,關上柜子走出了膳房,忐忑地往回走,心裏盤算着怎麼交代……沒走兩步又折了回去,她,找了一隻紅彤彤的大蘋果……

苑碧棠將蘋果藏在身後,諾諾地走到公主和王爺的身邊。

墨台勛感受到苑碧棠回來的腳步,頭也沒抬,依舊看着懷中的溪兒,伸出手,意思是讓苑碧棠把蜜餞拿來。

「王爺……」她輕輕地喚了一聲,準備做出解釋。

墨台勛不耐地回頭去看苑碧棠,不耐的說:「拿過來啊。」

「我……」她還想解釋,可是看到王爺如此不耐的樣子,終究是把她想要說的話硬生生地給抵了回去。最後,她也不準備解釋了,直接唯唯諾諾地把背後那隻蘋果放到了墨台勛的手裡……

墨台勛壓抑地看了看手中的果子,又去瞧瞧苑碧棠的臉,有惱火感正在燃燒……

「你什麼意思?」

「王爺,您聽我解釋,膳房裡……」

「你叫溪兒直接啃蘋果?」

「不是的……可是……」

「咣--」一聲,墨台勛慢慢的把蘋果從手心中滑落,於是那隻蘋果華麗麗地掉在了地上,圓滾滾的從苑碧棠腳邊滾過。

她詫異地看着墨台勛,「王爺……」

「我不想聽解釋,去拿蜜餞。」然後多一眼不再看苑碧棠。

苑碧棠自然沒有乖乖走開,她實話實說:「蜜餞已經全部用完了,沒有了……」

墨台勛挑眉,「沒有了?」

「是這樣的……」

「那你叫溪兒怎麼喝下你熬得這麼苦的葯?」墨台勛特意將「你熬得」幾個字說的倍感清晰。

「勛……」一直沒言語的溪兒出了聲,「沒有蜜餞就算了……我忍一忍也行……」從墨台勛的懷中脫離,準備再次去拿那隻湯藥碗來喝。

苑碧棠突然跪下,對着床榻上的溪兒說:「公主,棠兒給您切幾樣水果吧好嗎?」

溪兒勉為其難的點點頭,可是從表情上來看,相比水果來說她分明還是更盼望着能有蜜餞來甜潤口腔……

墨台勛看後,又是不給苑碧棠任何說話的機會,直接衝著門外嚷道:「來人!」

幾個僕人趕忙走進來等着聽吩咐。

「蜜餞不是沒有了么?帶着她去園子里摘些溪兒愛吃果子做成蜜餞!去,現在就去!」墨台勛厲聲道。

「哎勛,你別這樣……棠姑娘沒做錯什麼……」

「不必管她,我叫人給你做些桂花糕。」

他的柔情向來只給公主,他的粗劣從來只有她「享受」。

下人們不知如何是好,兩個小女僕見苑碧棠沒動靜,一左一右的小聲對她說:「二、二夫人……咱們走吧?」

這一刻,苑碧棠深深感受到被諷刺的滋味,他叫她同下人們一起去園中採摘果子,她無怨言,她身份本就低位,不在乎別人對她的看法;可是聽到他明晃晃地說著「不必管她」時,她就被狠狠的刺傷了。是啊,她默默地愛着他,而他卻用「不必管她」來將她打發。

墨台勛與溪兒相視間,苑碧棠紅着鼻尖轉身,輕而哽咽着道:「走吧……」像是在對身旁的兩個侍者再說,又像是在,對自己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