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開局干倒女主播》[神醫:開局干倒女主播] - 第2章 她有了,孩子不是我的

陸英不再看向女主播,而是對着鏡頭沉聲道:「有身孕還穿成這樣,也不怕對胎兒不好,真是一點都不負責任。這就是你們追捧的網紅?狗屁不是。」

陸英此話一出,現場頓時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懷孕?」

「不可能,美美是我的,怎麼可以有別人的孩子。是哪個混蛋,我要弄死他。」

「假的吧?看着也不像啊?」

「她懷孕了,孩子卻不是我的,心痛!」

直播間的彈幕在停滯了三秒後,立刻滾動起來。

「不會是有人故意混淆視聽吧。我們家美美怎麼可能懷孕。」

一臉橫肉的女人轉過頭,一臉狐疑的看向女主播美美。

「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懷孕。別聽他瞎說。」女主播突然蹦了起來,發出尖銳的聲音。

她可是每次都做足了安全措施的,怎麼可能懷孕。還以為他看出自己有什麼病,差點被這個混蛋唬到了。

女主播想到這裡,臉色變的陰沉起來。

「敢污衊我,我要起訴你誹謗。別以為穿個長袍就是中醫了。凡姐,幫我找律師告死他。」女主播咬牙切齒的說。

「小夥子,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關係到人家姑娘聲譽的。」人群里也有人對陸英表示不滿。

陸英聽到女主播的話,眉頭一挑,露出一個玩味的笑:「想知道還不簡單嘛。做個檢查就行了,我在這裡等着結果出來就是。」

然後不等其它人說話,又看着秦老說:「我看老先生也挺累的,不如這剩下的10個人我幫他診好了。正好打發一下時間。」

滿臉橫肉的女人也就是凡姐走到女主播身邊,嘀嘀咕咕起來。

而這時直播間里的網友也吵翻了天。

「快去檢查,求現場打臉。」

「B超,B超。」

「樓上沒常識了吧,最快肯定是尿檢。」

「同意尿檢,B超要懷孕一個半月才能查出來的。」

過了好一會,凡姐走了過來,對着陸英惡狠狠的說:「你等着法院的傳喚吧。」

說完,就找來醫護人員一起去做尿檢去了。

陸英沒有理會他們,快步走到秦老身邊坐下。

「老先生方便讓我診個脈?」

秦老細細打量着眼前年輕人。劍眉星目,眼神明亮,身材高大,甚是俊朗,卻穿了一件極其不匹配的黑色長袍。

「小友請。」秦老收回目光,把右手放在脈枕上。

陸英的伸出右手中指,輕輕搭在秦老的關位上,手指時不時向下緩緩按壓。

很快女主播就做完尿檢回來了,鏡頭裡拍到陸英正在給秦老診脈,立刻有人無數彈幕刷起。

「我去,還真是穿長袍的都是中醫,這邊又把上脈了。」

「兄弟牛逼啊,看一眼就懷孕,再看一眼你有病。」

「小中醫給老中醫看病,你們猜怎麼著?都有病。哈哈哈」

彈幕狂飛,網友的目光幾乎都在陸英這。

女主播恨得牙痒痒。

她發現現場有好幾個人拿出手機開啟了直播,她剛走一會,直播間的流量明顯下降了不少。

為了熱度,女主播只好把鏡頭對着陸英。她現在只想尿檢結果快點出來,好把陸英按在地上摩擦。

秦老看到陸英的診脈手法眼角一跳,臉上漸漸呈驚訝之色。

這單指診脈的手法有一個說法,叫一指定生死。大意是使用這種手法診脈的人已經到了一根手指就可以定人生死的地步。這是早就失傳的技藝,怎麼會出現這個年輕人身上。

而且看他手法純熟,顯然是技藝上了身的。難不成是哪個隱世大家的傳承?

陸英自然看到了秦老臉上的神情變換。

實際上這一手單指診脈他就是有意抖摟的。對方能認出這個診法自然是有真才實學的,再結合老者的癥狀,看來這場所謂的比賽,還有更深的貓膩。

「小友看來成竹在胸了。」

「肝風內動,鎮肝息風湯增減。您就是因為這個,所以手才會抖,才會有那6個診不出來的婦人吧。」

「善。」秦老撫須贊道,臉上的憂色淡了幾分。有這個年輕人在,他終於不用擔心砸了中醫的招牌。

圍觀過來的群眾看到兩人一問一答確實像那麼回事,不免有些疑慮。

難道這小夥子還真能看病?

陸英低頭沉吟了一會,轉頭對女主播說:「這位老先生累了,剩下的比賽就讓我來吧。」

女主播眼睛一亮,只要陸英錯了一個,她就可以往死里踩。都不用等尿檢結果了。

女主播用詢問的眼神看向旁邊的凡姐。

凡姐會意,立刻向一旁的診療室走去。

「讓開讓開,讓我們的中醫來診脈。」凡姐領着一個個戴着口罩的婦女從內間走了出來。

「只能摸脈,不能說話,不能幹別的。每個人不能超過五分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