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女將軍》[攝政女將軍] - 第7章 這該死的勝負欲

只見沙盤上,祁軍以一萬騎兵為兩翼,發起進攻後騎兵右翼射擊我方步兵的左翼,騎兵左翼射我方右翼。兩翼騎兵護衛着 中間數萬人的步兵方陣,只等騎兵將我方戰陣沖亂衝散,他們便持械而上,大開殺戒。祁軍憑此戰術攻城掠地,少有敗績。

蘊歡思索片刻,拿起一旁的長桿指向沙盤,道:「我略微研究過祁軍的戰術。咱們可在主力步兵之前先派出八百盾牌兵,之後再放一千強弩兵。盾牌兵以靜待動,等祁軍的騎兵衝到十步開外時,所有盾牌兵一起衝出去,以盾擊打馬腿的同時也可抵抗傷害,同一時間,安置在後的強弩兵向敵騎射擊。若配合得當,定能擊敗祁軍。說來沒什麼技巧與難度,但必須做到兩點,密集的隊列和絕對的紀律。稍有差池,必敗無疑。」

溫於庭微笑聽着,看向蘊歡的眼神中火光一閃,點頭道:「郡主所說正是我們對陣祁軍時所用的辦法。」

蘊歡道:「早就聽說溫將軍治軍嚴明,難怪也只有你們才能破得了祁軍。」

此時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一名華服男子拍着手走進來,笑道:「於庭,我這妹妹若身為男子,在你們溫家軍中可得個什麼職位?」

是霽王蒼霂。

溫於庭施禮道:「見過王爺。以郡主見識,做一軍副統制是不成問題的。」

蘊歡眉頭輕輕一動,她自小跟着容恆習武練兵,可以算是大將軍唯一的關門弟子了,到他們溫家軍中卻只能做一軍副統制?

蒼霂道:「要我說,以好兒的能力,做你們的前軍統制也綽綽有餘。」

溫於庭卻笑而不言。

蒼霂看熱鬧不嫌事大,道:「看來你還不了解她的實力。不如這樣,你們比一比如何。」

「胡鬧。」容恆知道蒼霂的性子,最是好事好熱鬧,連忙出聲阻止。

可溫於庭和容蘊歡卻同時被激起了興趣,齊聲問道:「怎麼比?」

蒼霂搓了搓手掌,他只感日子越發無聊,現今總算有點樂趣了。

「來個三局兩勝的比試如何?第一局嘛,就比蹴鞠。於庭可是有名的蹴鞠好手,你離都兩年,也想好好玩一玩了吧。好兒嘛,嘿嘿,就不用說啦。」蒼霂笑着對她眨了眨眼,她加入女子蹴鞠隊的事他早就發現了,「第二局嘛,讓於庭見識見識你的領兵能力,就比對戰,你們各自選定陣地,誰先拔得對方陣地上的旗子誰就算贏。第三局,就比文的,具體比什麼到時再說,可以由第二局贏的人定。怎麼樣?」

「好。」

「可以。」

溫於庭和容蘊歡不等容恆發出反對的聲音,同時答應。

「簡直是胡鬧嘛。」容恆急道,「子羽,你這出的什麼餿主意啊。讓你妹妹去和一幫男人蹴鞠?就算我同意,長公主那關也是過不了的。不行不行,你們趁早打消念頭。」

蒼霂笑道:「姑父放心,既然是我的提議,姑母那邊我去就是,必不讓姑父你為難。」

蘊歡什麼也不說,只是望着容恆。他太了解自己的大女兒了,性子倔又要強,溫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