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蝕骨寵婚:老公大人別過來》[蝕骨寵婚:老公大人別過來] - 第2章 承諾現在生效

  他喉頭一動,沉沉「恩」了一聲,細長的眸卻沒有半點溫暖,如同揉碎了的冰渣。

  「……」

  喬雅知道,此時她最應該做的,就是閉嘴。

  男人帶着她上了頂層,沒有任何曲折猶豫的直接入了總統套房。

  一進房門,他就將她重重扔在沙發上,丟給她一個不大的藥箱,面容清冷,「自己處理。」

  喬雅掙扎爬起來,小心翼翼打開藥箱。

  身上披着的西裝滑落下來,露出她半敞的衣裳,雪白的皮膚暴露無遺,她連忙捂着胸口,餘光瞟向那個神秘的男人。

  他正在扯領帶,修長的手指骨節分明,扶在暗紅花紋的領帶上,他揚起脖子,露出白皙皮膚。

  渾身都充滿魅惑像是一團解不開的迷。

  察覺到她的注視,他眼神望了過來,她如同電擊一般,心裏一慌,手指夾着鑷子,也掉落在地。

  她彎腰去拾,他比她快了一步,拿起鑷子,溫熱寬大的手掌握住她冰涼的腳裸。

  喬雅下意識往後一縮,他的手卻如鐵一般將她套住,她皺眉,還沒出聲,鑷子就已經落下。

  儘管他取的很快,她還是痛的後背染了一層冷汗,額頭也是細密的汗珠。

  他熟絡的給她消毒上藥包紮,彷彿這種事情已經做過很多次。

  喬雅也褪去了渾身的不自在,稍微安定一些。

  「你……」

  她話沒說完,就被他打斷,「承諾現在生效。」

  她抬起頭,對上他如宇宙漩渦般的黑眸,一臉訝然:「什麼?」

  男人面無表情,眼底騰起一絲不耐,渾身散發出讓人懼怕陰冷的氣息,「你的身體,做為償還的回報。」

  聽到這話,喬雅頓時面紅耳赤。

  這個男人,原來也不是什麼好人。
她咬唇,兩片略薄的唇如沾着露水的玫瑰花瓣,飽滿香甜。

  心裏亂如麻,她支支吾吾,「我可以不可以,用金錢……」

  男人沒等她說完,就俯身壓了下來,冷冽的氣息讓她忍不住寒顫,他眯眼,細長的眼蘊藏着尖銳的光。

  渾身清香,籠罩在她的鼻翼。

  他嘴角浮起一絲譏笑,「你看我像沒錢的人?」

  他渾身散發的森冷氣息實在太過嚇人。

  喬雅僵硬的身體不敢亂動,他手一揚,她戰戰兢兢閉眼,只聽耳邊細碎紙扉聲響起。

  下一秒,他強大的氣場遠離她的身體。

  桌上,多了一張薄紙。

  喬雅眸子划過一絲驚詫,拿起來一看,頓時大腦「嗡嗡」作響,如同被人割掉了腦神經。

  半天都不能緩過來。

  「這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