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靈契約》[使靈契約] - 第3章 夜間詭校(2)

近。

來不及多想,向忘川猛地轉過身。

月光透過窗邊顯露出那人下半部分的臉,黑夜中那人雙眼泛着淡淡藍光,顯得異常詭異。

向忘川警惕的看着那名神秘人,「你是什麼人?」

「我和你屬於同一類人」神秘人平淡的回到。

「嘭——」

一聲爆炸,伴隨着玻璃悉數掉落於地面然後碎裂的聲音。

神秘人目光冷淡的看了一眼教室外面,很快又轉回頭看向向忘川,「那女人好像很拚命的樣,估計撐不了多久了」

那女人……

是真璃千羽!

不等多想,向忘川就已經掠過神秘人身旁跑到教室後門口。

「你要去嗎……」神秘人突然問。

「那還用問」

向忘川也沒再多言,一躍而起,站在一樓外圍欄邊,一個縱身跳到樓底。

這時教室中那個神秘人的身影也從黑暗中消失了。

……

爆炸聲在四處回蕩,向忘川緊閉雙眼,再次睜開,眼前的一切變了模樣。

這裡,是死獄……

死獄內,真璃千羽正和一頭長着人臉、高約5米,嘴裏直到喉嚨部位全是尖牙的巨大蠕蟲形禍妖在戰鬥。

那禍妖吞食過人,已經擁有了實體能力,最具標誌性的是它那張即將成形的人臉,那張人臉莫名覺得眼熟,想到這裡,向忘川不禁將那張臉與腦海中的某個人的臉相比對。

得出結論,向忘川表情一滯。

那是賈川!

早晨第一節課,被賴老師叫出教室外罰站的那個男同學。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再看戰場那方。

真璃千羽完全被那蟲形禍妖壓得沒法還手,只能不停用那黑白的雙劍去抵擋,全身的銀制盔甲似乎受到過重創,有被刮出很深的痕迹,也有凹陷的跡象,從她嘴角有血跡,估計已經戰鬥了許久了,看形式估計撐不了多久。

「實體禍妖嗎?真是個麻煩的存在!」

向忘川躲在暗處,目睹着這一切,作為擁有使靈者資格的人,他卻沒有簽訂契約,根據條件,他無法在人面前展露其真實身份。

解開左手的繃帶,被劃破過的手掌還留有很長很明顯的痕迹,不過並不礙事,最多也就是流血過多會暈倒罷了,雖然沒有神靈庇護讓傷勢秒速恢復,但擁有黃泉之血的自己,也有加快治癒速度的能力,雖然這效果比不上神靈庇護就是了。

向忘川口中念着某種神秘咒語。

咒語詠唱間,左手掌間那條傷痕開始慢慢裂開,一顆顆的血珠從中流出,像是失去重力那般向上流動,大小不一的血珠如星辰般浮在半空,然後逐漸開始融合成一顆巨大的血球。

「啵~」

血球如氣泡般破裂。

一副血色的鬼臉面具落在了向忘川手中。

將其戴上,面具緊緊貼合於臉上,紅色火焰包裹着全身,待那火焰慢慢散去,一身黑色長袍的鬼臉面具人形象出現在這死獄之中。

禍妖掃動尾巴,真璃千羽雙劍交叉去格擋,可這巨大的衝擊力還真不是那麼容易擋下的,況且還是在身體超負荷運作下,那更是苦不堪言。

真璃千羽被這掃尾得連連後退,就連腳踩的地面都被划出一條長長的痕迹。

在真璃千羽咬緊牙,使盡解數去擋下,黑白雙劍發出黑白雙色的劍芒,禍妖的攻擊竟奇蹟般的彈了回去,就連禍妖自身也被震得有向後倒的傾向。

抓緊空檔,真璃千羽強忍着疼痛,一個緩衝跳躍至那禍妖頭頂,雙劍交叉,分離,黑白雙色的十字斬,斬出!斬擊落下,禍妖那巨大的身體轟然倒下,並揚起濃濃沙塵。

身體穩穩落地,也不做絲毫停留,真璃千羽雙劍插入地面,調整呼吸,閉上雙眼,口中開始念着某種神秘的咒語。

咒語詠唱中,真璃千羽全身開始泛起黑白雙色的氣旋,神秘的符文環繞其周身,將她包圍,黑白色的氣旋逐漸融合在一起,那模樣很像太急陰陽魚,不過沒有中間的黑白點。

「契約化形·鳴仙降臨·白羽虛影,展! 」

『展』字一出,黑與白的兩道氣旋融合成形,一聲空靈的長鳴,仙鶴虛影展開潔白的羽翼。

真璃千羽抽出雙劍,屏息凝神,一躍而起,身軀懸浮於空中,仙鶴跟在其身後扇動着翅膀。

在鶴仙的靈力加持下,真璃千羽雙眼泛着銀白色的光芒,連那黑白雙劍周身都在散發著黑白兩道劍氣,雙劍交叉,真璃千羽閉目蓄力,仙鶴虛影將全部力量灌入這雙劍之中後,自己則化作一層庇護,附着於百綾神羽身上。

雙眼睜開,雙手交錯分離,一個比那那禍妖還大兩倍的十字斬斬出。

勝敗在這一式。

十字斬切開沙塵,撞向禍妖。

「嘭嘭———」

一聲轟烈的巨響,捲起滾滾濃煙。

成功了?

真璃千羽望着那滾滾濃煙中未見其動靜,柳眉微皺,露出疑惑。

就在這時……

那禍妖發出一聲巨吼,那聲音使得整個空間都在顫抖。

真璃千羽痛苦的捂着耳朵,這一刻她都感覺到連自己的靈魂也在顫抖,「攻擊沒有奏效嗎?為什麼還能有如此這般的生命力!」

真璃千羽雙眼開始有些模糊,也不等她作出反應,沙塵中一條碩大無比的尾巴朝她撞了過來,身體的極度虛弱令她無法做出閃避。

即使如此,她還是強撐着意志,試圖再次用雙劍交叉的方式擋下這一擊。

顯然,她高估了手上雙劍所能承受的極限。

隨着一聲脆響,雙劍破碎。

真璃千羽的身體被撞飛數十米,直到撞到一個大樓間,留下一個深坑後才停下。

「已經……沒有辦法了嗎?」

她的雙眼緩緩閉合,身體靜靜下墜。

就在此時,她感受到自己的身體躺在一處柔軟的地面,她儘力的睜開眼睛,讓自己看清周圍的狀況,從模糊的視線中她好像看到了一個戴着面具的身影。

「你已經做的很好了,好好睡吧……」

在一聲似是誇讚卻更似安慰的話語中,她安然的閉上了眼睛,靜靜地睡著了。

……

將真璃千羽放在安全的地方。

自己隻身進入戰場,面對着眼前那個巨大生物。

那巨大生物全身傷痕纍纍,身體一部分還冒着青煙,看模樣是傷得不輕!

她的攻擊確實是奏效了!

但是無法致命。

撿漏這種不光彩的事我向來不做,不過……

這次就破個例吧!

「今晚要加個班了……」

「我們上,彼岸姬!」

「呵呵~」

魅惑十足的一聲嬌笑,深紅的虛影顯現於面具人身後上方。

……

猜你喜歡